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651章 真相唯一的见证者
    把墙角的欧阳武扶起来,季沉眸光冷然的盯着他,“我知道你刚刚说了杨程显的名字,可是这个人,在二十六年前就已经殉国了,不是吗?你为什么要突然提起他?”

    杨程显?

    叶子阳的脑海中,过了一遍这个名字,突然瞪大眼,杨程显不是师娘的父亲吗?

    临城第一天才,空军少将第一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现在已经是整个Z国最优秀的飞行战斗员,更会成为国家首位空军上将!

    可是,那位曾经的临城第一天才,不是早就陨落了吗?

    临城杨家,好不容易出了这样一个天才级别的人物,却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殉国,这件事情但凡是部队里的人,都知道。

    很多人都会把他的师父季沉和临城那位第一天才做对比,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殉国的杨程显更优秀,还是此时的江州第一少将季沉更胜一筹,可老一辈的人在看到季沉之后,都会想起临城杨家的那位天才。

    虽然季沉是陆军少将,而杨程显是空军少将,可他们两人都是一样的天才,拥有上天赐予的一张近乎完美的俊颜,更拥有一身让人无法比拟的好本事,无论是枪法还是搏斗,无论是领导才能还是智慧格局,这两人,都是Z国军事方面的璀璨所在。

    只可惜,二十六年前,杨程显因一个意外,殉职。

    如果不是这个意外的话,如今的杨家,只怕更是水涨船高。

    叶子阳的脑海中在短暂的瞬间,已经闪过无数的回忆和想法。

    此时他静下心来,紧紧盯着被季沉扶起来的欧阳武。

    欧阳武紧紧捏着季沉的手腕。

    季沉感觉到疼痛,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道:“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如果你再不告诉我你知道的那些真相,那么,那些真相将会永远和你一起被掩盖在这精神病院中,随着你一起进入黄土,你再也无法见到你的儿子,再也无法去找你那失踪的女儿。”

    季沉的话,很冷。

    欧阳武的眼皮,在此时跳动了几下。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问我。”

    季沉松开了欧阳武的手,挑眉,“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为何会出现在精神病院里?我可不相信一个训练有素、有着高强度抗压能力的师长副官竟然会成为精神病人。”

    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

    欧阳武不敢再看季沉的眼睛,他只是摇晃着脑袋,嘀咕着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

    季沉叹了口气,“算了,看来你并不希望二十六年前的真相被揭露,或者你根本什么也不知道。你是真的疯了。更或者,是我想太多了,竟然觉得那一场意外是一个阴谋,欧阳武,如果你还听得懂我的话,那么,你现在听好了。”

    季沉背对着欧阳武,语气清冽,威严:“你是一个军人,你曾经也穿着一身军装,接受别人的敬礼,每一个军人的内心都有着正义与热血,而现在的你,没有人会认识你,甚至是你的亲人,见到你也不会认出你是谁。我听闻当年的欧阳副官不仅身手极好,更是军功累累,如果不是一心想要跟在他的兄弟身边,他早就成为某一军区的师长了。”

    这样的话,太过震撼。

    不明所以的叶子阳,震撼了。

    而那呢喃着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的欧阳武,也震撼了。

    “当年的事情是如何的,你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或者你已经是唯一的证人了,如果你真的愿意让我们国家那让无数人记在心里的英雄就这么死去,让他的英魂永远也得不到安息的话,你就继续在精神病院做你的病人。”

    他说完,大步走出了欧阳武的门。

    “等等!”

    与刚刚那疯狂凶横的语气不一样,与重复说着不知道时的无助和害怕也不一样,此刻说出这两个字的嗓音,是那么的坚定,沉稳。

    尽管已经有了沧桑的味道,可其中所夹杂的冷静和沉稳,都是旁人无法比拟的,也是装不出来的。

    叶子阳又一次被吓到了。

    刚刚还疯了的男人,现在突然清醒了?

    难道说,他真的如师父所说,只是装的?

    季沉转过头来,看到欧阳武变得严肃的神色,嘴角弯起一抹不可察觉的弧度。

    “叶子,出去守着,不准让任何人进来。”

    “是,师父!”

    虽然叶子阳的内心是无比的好奇,一会儿这个装疯的人到底要和师父说什么,但师父的命令也是不可违抗的。

    叶子阳出去之后,守在了精神病院的门口。

    好在这个时候的精神病院比较安静,在这幢楼住的病人,都吃了安眠药,已经睡了。

    至于远处传来的尖叫,或者是那种阴森森的声音……都是在其他地方无法控制的精神病区,他还不是很害怕。

    房间里。

    季沉坐在椅子上,而欧阳武坐在他的床上,两个男人,一老一小,对视着。

    欧阳武总算是开口了,这一次他的声音虽然还有点沙哑,却很正常,“你叫季沉?”

    “是,我叫季沉,欧阳副官可能不太清楚,我是江州季家的人,季闻是我的爷爷。”

    “我知道你的名字,也知道你。那时候就听说季军长多了一个小孙子,很聪明伶俐,才三岁大,就已经会拿枪,会射击,也会骑马。”

    季沉没想到自己的事情,竟然会被这个远在临城的欧阳副官记住。

    看来,小时候爷爷没少带他出去玩,也没少在外面夸奖他。

    三岁的时候,也就是说,是在杨程显,也就是乐乔的父亲出事之前的一年。

    那时候,乐乔还没有出生。

    “你真的……是云雨月的女婿,是杨程显的女婿?”

    “不错,他们的女儿杨乐乔,就是我的妻子。”季沉一字一句道,他神色凝重的看着欧阳武,道:“我现在是在为我的岳父找到他牺牲的真相,我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也帮助我的岳父找到杀害他的真凶。”

    拳头突然紧握起来。

    “你怎么知道杨程显是被人害死的,所有的人,甚至是杨家自己的人,都以为那只是一场意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