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660章 季少将被女儿画地
    季沉当场被自己的儿子给吓到没了神情。

    最大的神情就是,呆滞。

    乐乔笑眯眯的坐在他身后的沙发上,笑盈盈道:“是不是没想到?这脸是不是打的挺疼的?”

    “乔乔,这是真的吗?咱们儿子才一岁多,就已经会玩游戏了?”

    “是啊,一开始我看到的时候也和你是一样的,被吓到不行,谁知道仔细看看之后,发现小寒真的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季沉你说,咱们是不是生了个天才?”

    季沉木讷的看着季寒,然后再看向了正在拼接坦克和枪支的季珏,虽然动作不娴熟,而且看起来也很幼稚,但是那一举一动落在他这个在部队里待了十几年的人眼中,是很有章法的。

    他默默抹了把额间的黑线,“这才多久没见,我的孩子们竟然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这还真是让人……”

    他想了许久,才想到两个词语:“惊喜,惊吓!”

    “其实我也没想到小珏在军事方面这么有天赋,更加没看出小寒在计算机方面的反应也这么快,和这两个孩子比起来,小绵绵的表现倒是较为正常一点,一看就知道是个比较正常的孩子。”

    嘴角狠狠一抽,季沉为两个儿子辩解道:“小珏和小寒就不正常了?其实他们都挺正常的,不对,他们是超级聪明,超级懂事儿,你看看,才这么大一点已经有自己的思维逻辑了,小时候爷爷时常夸我聪明,可我觉得我和小珏小寒比起来,简直连菜汤都算不上。”

    “阿沉,你这说的就有点夸张了,这世界上还有人让你也跟着佩服呢。”文欣儿从厨房端着洗好的樱桃走出来,笑眯眯道。

    “妈,我说的是真的,我小时候也是爷爷看着长大的,爷爷对我的夸赞……”

    “我对你的夸赞当然是真的,不过小珏在军事方面的天赋的确是比你更加好,更加优秀,看来我们季家是后继有人了。”从外面花园里散步出回来的季闻接了一句季沉的话。

    季沉赶紧站起身来,过去扶着他,“爷爷,我说呢,你怎么不在家里陪着这三个,原来是去花园里了,爷爷你刚刚的意思是,希望把小珏送到部队里去?”

    季闻看向了乐乔。

    乐乔接收到季闻的目光,微微垂眼,“其实我还是希望孩子大一点再说,毕竟现在还太小了。”

    感受到乐乔心里的想法,季沉也道:“我觉得乔乔说的很对,爷爷,小珏现在才多大呢,就考虑这个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季闻仿佛早就知道了季沉的心思,他无奈道:“我还不是在征求你和乐乔丫头的意见吗?而且刚刚我只是提了一句,说的最多的还是你。”

    “是是是,我是错,我的过,爷爷你坐。”

    “嗯。”

    季沉和季闻坐在沙发上,看着三个孩子在榻榻米上玩自己的,乐乔也坐在一旁,柔柔的看着孩子们,时不时喂给他们一点小樱桃。

    被弄成了小小的樱桃肉,喂给孩子吃的话,才不影响孩子的消化,也不容易呛着。

    季沉难得回家一次,觉得真是看什么都温馨的很,亲近的很,也新鲜的很。

    “我来陪小珏玩这个,小寒就知道打游戏,一点都不好玩。”季沉实在是忍不住了,扮演不下去父亲的威严,干脆坐在榻榻米上,开始和季珏玩起坦克组装的游戏来,而季寒则是自己老老实实的坐在姐姐的后面玩游戏,如果姐姐要爬出去的话,他肯定会拦着的。

    季绵绵玩布娃娃不是很有意思,因为在看到自家爸爸好像只陪哥哥玩,她心里受到了伤害,开始哭了起来。

    乐乔想要去抱她,却看见她的眼睛在盯着季沉。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乐乔道:“季沉,你女儿看你呢,你还不赶紧抱一下?”

    季沉转过身来,没见他多大的动作就把季绵绵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坐着,“小绵绵乖,爸爸陪哥哥玩一会儿游戏,如果你想玩的话,爸爸也可以教你。”

    季绵绵好奇的把自己肉嘟嘟的小手放在季沉的脸上摸啊摸的,觉得很有趣,也不哭了,听见季沉和自己说话的话,虽然她还不会说话,但也会咿咿呀呀的回答两句,时不时还吐出一两个口水泡泡来。

    “呀,看我女儿,就是聪明,还听得懂爸爸说的话。咦,我怎么觉得的大腿热热的。”季沉好奇的把季绵绵抱起来。

    乐乔反应到了什么,“是不是尿了?”

    这话一出,季沉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果不其然,把季绵绵抱起来之后,看到自己的大腿上,被画了地图。

    裤子湿漉漉的感觉……还有点热热的。

    “这、怎么会这样?”

    “现在是夏天,给他们穿尿不湿的话会很热的,所以……本来是要抱他们去尿尿的,不过……”

    好像已经晚了。

    季沉真是又好笑又好气。

    “老婆大人,你还不赶紧把孩子抱过去?我去洗一下,换个衣服。”

    “好。”乐乔把孩子抱过来,用看好戏的表情目送季沉去洗漱。

    关果凌好好坐在办公室办公,谁知道不一会儿,秘书就给她打了内线。

    “关总,有一位叫容恒的先生想见您。”

    容恒?

    她皱起眉头,怎么也想不出自己还认识一位姓容的,叫做容恒的人。

    “是什么人?”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对方要求见您,所以……”

    “好的,请他到会客室去等我。”关果凌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历,如果是其他一些想要合作的公司的负责人,她不见的话,就太说不过去了。

    先去见见再说。

    她把手里的事情很快结束之后,就起身去了会客室。

    打开会客室的门后,看到背对着自己的身影,看着好像有点熟悉啊。

    走进去后,她礼貌的打招呼,“你好,我是关果凌,请问你是……是你?”

    关果凌看到来人转过头来,顿时震惊了。

    “你好,关总,我是容恒。”

    关果凌的脸色很难看,“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你来这里干什么?”

    她现在才知道,这个让人讨厌的喜欢黏人的家伙叫容恒。

    容,这个姓氏怎么好像有点熟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