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699章 连衣服都不要了
    司机老宋不敢动男人,生怕一会儿又加重了他的伤势,听到他这么问自己,他赶紧道:“老板,刚刚车祸的时候,是这个女人阻止了那个酒驾的家伙,知道我们的车子漏油即将爆炸,还疏散了人,也救了你,你的伤口就是她暂时紧急处理的,没想到她还有点本事,真是看不出来啊。”

    男人闻言,深邃的眸底,射出两道精光,“如果不是为了莫家的破事儿,我怎么会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算了,不提了,你给那边打个电话,说我车祸了,暂时不能去处理那边的事情,让他耐心等几天。”

    “是,老板!”

    “另外,你给我想个办法,看看……”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手机老宋惊呼了一声,“这地上的钱包……好像是刚刚那位小姐的!”

    “给我看看。”男人赶紧道,想动手,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断了,动一动都痛的要命。

    老宋捡起地上的淡蓝色钱包,打开,放在男人的眼前。

    男人在看到钱包上那张合照时,眼神猛地凛然起来,“是她?”

    老宋不解,“谁?”

    他也好奇的看了一眼。

    钱包的照片夹里,放着一张全家福的合照,那照片的中间是三个粉嫩雕琢如小天使般美丽可爱的孩子,左边是一个穿着军装的英俊男人,右边则是一个美丽高贵的女人。

    那个英俊的男人,就是季沉,女人就是乐乔。

    男人闭上眼,半晌,吐出了一个名字:“杨乐乔。”

    没想到,救了自己的人,竟然是杨乐乔!

    男人以前见过乐乔的照片,刚刚看到真人的时候只觉得有点像,可当看到这张全家福之后,看到季沉也在照片里,看到他那张英俊让人难忘的脸庞,他就知道了乐乔的身份。

    想不到,是她救了自己。

    “老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先去医院,这边的事情交给交通局的人来处理,另外,你和那边说一下,我这次伤的很重,昏迷不醒了,等去了医院我再想想该怎么说。”

    老宋是男人最忠诚的手下,当即点头,“好,我这就打电话。”

    男人没有受伤的左手,捏紧了乐乔的钱包。

    杨乐乔,竟然是你!

    还真是……

    他本来还挺喜欢这个女人的,打算看看她是什么人,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追求一番,毕竟虽然只是短暂的一面之缘,可他还是忍不住的有点心动。

    这种感觉,可是很微妙的,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知道了乐乔的身份之后,他的脑海中已然开始压制这种想法,打算忘记刚刚的那种心动。

    只是,她的声音……他还是有些忘不了。

    深吸一口气,他低低道:“杨乐乔,季沉,我也想看看,你们这对聪慧厉害的夫妻,怎么破这一次的局。”

    乐乔着急的很,宝马车虽然爆炸了,但因为这辆车做的防护措施比较好,对周围的车子波及并不是很大,乐乔回到自己的车里,找到纪念册之后,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在车上就赶紧走了。

    坐在出租车上,乐乔一边给季沉打电话说起刚刚的车祸,一边问起季沉那边的消息。

    季沉这时候也正赶往医院那边,干脆就在医院门口等她了。

    叶子阳也跟着季沉呢,当看到乐乔从出租车上下来的狼狈,他彻底震惊了一把。

    乐乔看到他们,连忙小跑过来。

    “刚刚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你们那边到底……叶子,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怎么了?”

    季沉心疼的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乐乔穿上。

    叶子阳盯着乐乔的衣服下摆,“师娘,你这是遇到车祸了,还是遇到抢劫了,怎么连衣服都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乐乔低头一看,无奈地解释道:“我之前救了一个受伤的人,他的小腿被尖锐物插入,流了好多血,我就用自己的衣服给他包扎了。”

    “师娘,你可真善良,为了救人,连衣服都不要了!”

    “我只是撕了一点下来而已,又不是一整件,叶子你再乱说话的话,小心我不客气啊。”乐乔瞪了叶子阳一眼,然后抬眼看向季沉,“怎么了?你不高兴我救了人吗?”

    季沉摇头,爱怜的捏了捏她的鼻子,“我不是不高兴,我只是担心,好在你以前在部队里学到了不少本事,如今自保的能力足够强,不然的话,我才是最担心最后悔的那个。”

    乐乔捂唇轻笑道:“是啊,找个厉害的老婆也挺好的,至少不用担心她的人身安全出问题。”

    比如她被绑架,她能想办法逃走。

    比如她见义勇为,也不会反被欺负。

    季沉握紧了乐乔的手,对叶子阳道:“走吧,我们进去。”

    叶子阳真是又被撒了一把质量尤其好的狗娘,赶紧走在前面去,不想看到师父和师娘时刻都在秀恩爱的节奏。

    这两人感情太好,他看得羡慕嫉妒,就是没有恨。

    “好了,你现在可以和我说说你在银行那边的收获了吧。”乐乔低声问道。

    季沉沉吟片刻,“收获很大,但是……麻烦也很大。”

    “你什么意思?”

    “临城,欧阳谨。听说过这个人没有?”季沉问道,看着乐乔的眼神变得有几分莫名起来。

    乐乔不解的回望着他,“临城的人?欧阳谨,这个名字……好耳熟,好像……不对啊,这不是在我外公旗下的一家公司下面的总经理吗?”

    “你记得?”

    “我第一次和外公外婆一起吃饭的时候,聊起过云家的几个公司,虽然产业不是很大,但在临城也算是不错的了,主要是外公的身份特殊,不然的话,云家的企业能做的更大的,当时我随口问了一句,外公年纪这么大了,是谁在帮忙管理,外公就说是这个欧阳谨啊,那家电气公司就是他在管理。”

    “这么说,外公放权给欧阳谨了?”

    乐乔点头道:“是啊,外公这个人做事就是这样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对下面的人的制约和管理都还是挺厉害的。说是放权,一点也不为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