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724章 我知道的季少将并不愚蠢
    许久,季沉道:“乔乔,这个欧阳谨真的只是来江州这边找你合作的?”

    “嗯,我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说谎,他说的那些东西,我都很清楚。”

    “那三十万的事情……”

    “我直接问了,他说是莫项让他做的,他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反正他这么做了之后,莫项会介绍给他几个不错的人脉,还有项目。他觉得花三十万块钱可以买一段不错的人脉很值得。”

    季沉眯起深邃危险的眸,“三十万买人脉,当然很值得,但是真的只是为了得到莫项手里的资源吗?”

    “季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欧阳谨只是故意以这个借口来找我合作,其实是为了对付蒋朝阳的?”

    “我不敢确定,不过我想,我得去见一见这个人。”

    乐乔惊讶道:“你要去见欧阳谨?”

    “不错。”

    欧阳谨才把今天的视频会议结束,又把文件都看完了,准备好好睡一觉,门却被敲响了。

    老王这时候已经被他安排出去办事了,不可能是老王。

    医生和护士刚刚也来换过药了,也不会是医生和护士。

    难道是杨乐乔?

    他想到这个可能,眼底亮起了一片耀眼的光芒。

    “请进。”

    他自以为自己刚刚的语气很是性感,嗓音很是迷人,只要是女人,应该都会喜欢。

    虽然杨乐乔已经是个有夫之妇,但是……未尝不可。

    反正是看着喜欢的女人。

    他很慵懒的靠在床头,目光柔和而又温柔的看着门的那边。

    外边的门,缓缓打开。

    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穿着……军装?

    是个军人?

    脑海中,顿时闪过两个字:季沉!

    而出现在欧阳谨面前的人,也的确就是季沉。

    看到季沉的时候,欧阳谨整个人都震惊起来,而季沉看到他的时候也浑身都不舒服,尤其是听到他那有些故意装的很性感的声音,还有看到他慵懒而又潇洒的姿态……

    这分明就是要勾引人的节奏。

    虽然很确定乔乔是根本不会把这些放在眼里的,但是季沉的心里还是憋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怒火。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把这个欧阳谨狠狠的揍一顿,然后扔到月球上去。

    免得在这里自以为是的想要得到自家老婆的注意。

    “欧阳谨。”季沉深呼吸一下,便已经把自己的情绪给调整过来了。

    欧阳谨眯起了眼,冷冷的盯着季沉,“季少!”

    听到欧阳谨称呼自己为季少,而不是季沉,季沉的心里其实是有些复杂的。

    他淡淡道:“我找你有点事情。”

    “是为了蒋朝阳,还是为了你的老婆杨乐乔?”

    眯起眼,季沉周身弥漫起让人难以承受的寒气,他一字一句道:“欧阳谨,我劝你最好是识相一点,不要用我的妻子开玩笑,我的脾气不怎么好。”

    “我当然知道季少你的脾气不怎么好,早在临城的时候就听说过了。你不只是江州第一少将,更是连总统大人都很看重的人才,想来,前途一片明亮了,如我这样的商人,怎么敢在季少你的面前放肆呢?想起当初莫凌峰死在你的手里,我就觉得后怕,连那样的人物都败在你的手里,其实我还是比较忌惮你的。”

    如果忽略欧阳谨脸上的淡然神色,还有些许的冷嘲,他这番话是任何人都会相信的。

    季沉眯起眼,冷冷道:“为什么替莫项把三十万给章浪?章浪是不是给莫瑶下了毒?”

    下毒?

    这两个字一出,欧阳谨的眼神一凛,“季少,虽然你是少将,还是个地位不低的人,但是也不能这么信口开河,信口雌黄的冤枉别人吧,我的确是帮助莫项把三十万的现金交给章浪,但是为什么,莫项让章浪做什么,我可都是不知道的。”

    “这么说,你也不敢确定,章浪是不是给莫瑶下毒了,对吗?”

    季沉说话如此犀利,态度如此冷锐,欧阳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道:“季少,你这话,我可不敢随便接,我甚至连点头都不敢,你知道的,如果我点头的话,我就是要负责的,你看我有那么傻吗?”

    季沉冷笑,如果你真的有那么傻的话,就不会在我面前装疯卖傻了。

    “这么说,你真的只是帮莫项给了章浪一笔钱?”

    “真的!这件事情我已经和杨乐乔解释过了,连杨乐乔都相信我,身为她的丈夫,季少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你不相信我,可就是不相信你的妻子。”

    欧阳谨是故意激怒季沉的,他这话分明就是在表达,他和乐乔很熟,熟到了乐乔无条件相信他说的任何话的地步。

    如果不是深深了解乐乔的话,季沉只怕都要被欧阳谨给算计,激怒了。

    季沉干脆走了过去,站在病床边,目光直视着欧阳谨的眼睛。

    “你和你的父亲很像。”

    季沉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一直以为他会暴怒,或者是摔门而去的欧阳谨彻底懵住了。

    等到他回神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刚刚季沉说的是什么。

    “你认识我父亲?”

    季沉闻言,心中暗暗有了想法。

    “我当然认识你父亲,我小时候见过他,就连我爷爷,都说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军人,如果他不是执意在穆阳生的身边,他早就不是一个副官了。”

    “你说得对,如果我父亲不在穆阳生的身边,他不会一直都只是一个副官,他更加不会莫名其妙就殉职了。”

    提到殉职这两个字,季沉的眼神陡然一凛。

    果然,欧阳谨对他父亲的“殉职”也是很有意见的。

    “听你的口气,你似乎极其在意你的父亲,是吗?”

    欧阳谨冷笑:“我是否在意我的父亲和季少你有关系吗?还有,他当初既然愿意抛下我和我妈,还有我那还是婴儿的妹妹,我们就不会想他,也不会再提起他。”

    “可你刚刚已经提起他了。”季沉道,“欧阳谨,你别急着否认,我只问你,你是否怀疑你父亲的死。”

    “季沉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这个时候提起我父亲,难道你是希望我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告诉你我说的是不是真话?我知道的季少将可不是这么愚蠢天真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