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726章 季沉狠虐欧阳谨
    季沉穿着军装,还是个少将,加上他现在还有任务在身,带枪,那是必然的。

    只是,谁也想不到,他竟然会这么暴怒的就把枪拿出来。

    别说是欧阳谨自己了,就算是很了解季沉的乐乔,在冲进病房看到他用枪抵着欧阳谨,而欧阳谨被他按在病床上动弹不得的一幕都吓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张大嘴巴,仿佛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就是自己了解的季沉。

    没人知道季沉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也没人知道他眼底的暗色,包含了多少寒意与杀意,更加没人知道此时的季沉最想做的是什么。

    乐乔反应过来,赶紧冲了过去,一把就要将季沉手里的枪给夺下来。

    她受过训练,夺枪对她来说就是小case,但季沉也不是一般人,他可是个军人,还是精英基地的魔鬼教官,是特战队的队长,是江州第一少将,种种光环在他的身上可不是装饰品。

    这些光环,都是他用真本事换来的。

    乐乔的手刚碰到他的手腕,就被他的手臂一顶,那手臂跟钢铁一样,顶在乐乔的手腕上,只觉得手腕处一阵疼痛和麻木,就像是被人点了穴一样。

    乐乔怎么也想不到,季沉竟然会这么厉害,这么说,平时他都是让着自己的?

    想到这里,乐乔也不再动用蛮力了,而是很严肃的看着季沉,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听起来平静一点。

    她道:“季沉,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先把枪放下,你这样做是在犯错误。”

    欧阳谨没想到乐乔会突然来,更加没想到季沉会用枪抵着自己的脑袋。

    他刚刚也是被季沉那可怕的一系列动作给吓懵了。

    此时回过神来,他恶狠狠的看着季沉,完全没有之前和乐乔谈话时的风趣和幽默,眼神中带着锋锐的杀意,语气中更是森寒可怕,“季沉,有种你就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漆黑的眼底,飞快闪过一道暗光,“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我告诉你欧阳谨,如果我要杀你的话,就算是一百个欧阳谨,也已经死在了这里。”

    “哈哈哈……大言不惭,你以为我会怕吗?你根本就不敢杀我,季沉,如果你杀了我的话,你就完了,你会身败名裂,你想要的,都会离你而去。我不会让你得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我也不会让你如愿的,要么你现在杀了我,要么你接受我未来无休止的报复,你自己选!”

    季沉的手一紧,眼看着就要扣动扳机,乐乔赶紧抱住了季沉的左手臂,“季沉不要,不要动手,我求你了。”

    不等季沉说话,乐乔又对欧阳谨严肃凝重道:“欧阳谨,你最好不要挑战季沉的底线,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相信季沉一定是对的,我劝你不要拿你自己的命来作为赌注,因为你一定会输的!”

    到了这个时候,乐乔还是在维护季沉?

    欧阳谨越想越憋屈,就算季沉是她杨乐乔的老公,她也不能在季沉用枪抵着自己的脑袋时维护季沉吧?

    乐乔才不管欧阳谨在想什么呢,她赶紧劝季沉,“季沉,不管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好好说的,你千万不要动手,好不好?如果你动手的话,事情就难办了,你千万要记得,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和孩子们,难道你真的要因为一时冲动就放弃我和孩子们吗?”

    如果季沉毫无理由的杀了人,那么就算他是少将的军衔,季家也难以保全他。

    这就是部队里的纪律,没人能够打破。

    季沉偏着脑袋,深邃的眼底,映出了乐乔紧张和担忧的神色来。

    俏丽精致的脸蛋上,布满了对他的乞求和不安。

    他的心,微微的一松,就像是被人紧紧握住的心脏在这个时候重新恢复了跳动。

    他放下枪。

    握着乐乔的手,缓缓后退。

    深深看了一眼还在咳嗽的欧阳谨。

    “我还会来找你。”

    他扔下一句古怪莫名的话之后,带着乐乔离开了。

    欧阳谨抚着自己的胸口,气息还未完全调整过来,大口大口的呼吸,额头上布满了因为膝盖和腿传来的痛楚而不断冒出的冷汗。

    很疼,很疼。

    他几乎都想仰天长啸了。

    可是他没有。

    他只是紧紧握着手边的被子角,目光凛然而又充满了怨恨和狠辣的盯着季沉和乐乔离开的方向。

    好!很好!

    季沉,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绝不放过你!

    季沉和乐乔一起到了车上之后,乐乔没有开车,而是一直盯着季沉,总觉得今天的季沉很不对劲,为什么突然这么冲动,甚至把枪都拿出来了?

    她不相信是无缘无故的,她只能相信,这是季沉忍不住了。

    一定是欧阳谨说了什么让他难以忍受的话。

    乐乔深吸一口气,对季沉道:“季沉,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希望你和我说,我是你的妻子,我也是你的战友,我希望你能够告诉我,刚刚你在病房的时候,为什么举止如此失常?”

    季沉偏头,深情凝望着乐乔,这种眼神如果是在平时的话,乐乔一定会很害羞,或者是会很不尴尬,但是现在不一样,乐乔只觉得在季沉那深情无悔的目光中,包含着一团雄雄燃烧着的火焰。

    她不知道这火焰到底是怒气,还是恨意,还是不甘?

    又或者,只是单纯的对自己的爱意。

    “季沉,你说话啊,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会害怕的。”

    乐乔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起来,连眼神都微微的湿润了几分。

    “我无法忍受任何人用你来威胁我,不管是谁,就算是你的外公云江也一样!”

    季沉这话突然冒出来,乐乔有些震惊的看着他。

    他刚刚……说了什么?

    为什么她一句都听不懂?

    乐乔不解的看着季沉,“你到底在说什么?是不是欧阳谨刚刚威胁你了?”

    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欧阳谨满是恨意和挑衅的眼神,只是看到季沉失控、难以制止的局面。

    她如何想象在她赶到之前,季沉和欧阳谨之间发生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