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729章 脸皮厚的季少将
    关承刚一听,直接急了。

    站起身来,“你胡说什么呢,就算是你现在还不是很喜欢容恒,可你也不能和钱过不去啊,咱们公司接项目,一般都是大的,既然容恒说他手里有项目,那肯定是大的,我知道的。他之所以一直不愿意把项目放在你的面前,只是因为想要追求你呢,你给他一个机会的话,项目不就到手了?”

    “爸爸,你是希望我因为项目跟容恒在一起,还是希望我因为容恒去得到项目?”

    “这有区别吗?我既希望你把项目拿到手,又希望你和容恒在一起,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我真是不理解你还有什么可挑剔的。果凌,你是我们关家唯一的女儿,你的婚姻当然不能随便,这个容恒就是最好的选择。”

    “呵,最好的选择?爸爸,如果当初不是你逼着我和肖扬分手的话,不是你和文玉一起说话刺激肖扬,鄙夷肖扬的话,或许我和肖扬就不是这样的结局。也许我和他……会很好很好。”

    “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还……记在心里?”

    “是!”关果凌的眼角,溢出了泪光,她站起身来,神色微微凛然,一字一句道:“爸爸,我很清楚你当初为什么不让我和肖扬在一起,而现在为什么让我和容恒在一起,说实话,我不讨厌容恒,但是我也不喜欢他。我绝对不会嫁给容恒,因为我不会背叛肖扬,背叛我对肖扬的承诺。”

    “你真的要为了已经死去的人这么孤独终老一辈子吗?”

    “爸爸,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况且我还有城之,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背叛肖扬的。”关果凌很坚决的说道,“爸爸,我洗问你能够理解我,支持我,我也希望你能够不要再逼迫我了,不然的话,我真的可能和当初一样,离开这个家。”

    关承刚一听到她要离开这个家的时候,一张老脸都在这个时候抽搐起来,“你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果凌,你真是太让我……”

    话还没说完。

    关承刚突然浑身抽搐着,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

    他的浑身都在抽筋,手脚,身体……甚至是嘴巴……

    这个时候,他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了。

    关果凌直接被吓到了,“爸爸,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爸爸!”

    “来人啊!”

    关果凌大声喊着,声音里透着一股子害怕和不安的味道。

    乐乔和季沉回到家之后,刚刚吃了饭,就被季闻叫去开会了。

    在去往书房的路上,乐乔低低问道:“你说爷爷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怎么觉得他的脸色很不对啊。”

    之前和小绵绵在一起玩的时候,他的笑容都有些勉强,而且眼神还有些沧桑和精明,和往日的欢乐和放松完全不一样。

    季沉点点头,“可能吧!”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呢?一会儿到了书房,有你们说的!”

    季闻那苍老却又有力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乐乔耸耸肩,赶紧跟在季沉的身后。

    到了书房之后,季沉和乐乔就像是被老师罚站的小学生一样,乖巧懂事的站在书桌前,季闻大大方方的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目光严肃的盯着两人。

    “我问你们,你们最近急急忙忙的在外面不知道忙些什么,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

    闻言,乐乔看向了季沉。

    季沉严肃道:“报告爷爷,我忙的事情都是军区那边给的任务,乔乔只是协助我做一些事情,她大多时候都在上班。”

    “这是真的?乐乔丫头。”

    乐乔不是很有胆子对季闻撒谎,不过季沉都已经这么说了,她也只能点头了,“是的,爷爷!”

    啪!

    季闻一巴掌打在了书桌上,发出了剧烈的一声响动。

    季沉面色不改,但是一直都很敬畏季闻的乐乔被吓得脸色微微变白了。

    季闻看到自己疼爱的孙媳妇被吓着,不由得转移了火力,“乐乔丫头你先别说话,我也不是生气,我只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好了,接下来由季沉你来说。”

    乐乔闻言,心中一股暖流流淌而过。

    看来爷爷还是很疼自己的嘛。

    她有些得意的看向季沉,季沉,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努力的扛着吧,爷爷这都已经点名了,你就算是想叫我和你一起扛,我也不愿意了。

    虽然是开玩笑的,但季沉还是有些无奈地看着乐乔。

    “你看什么呢?天天看还没有看够?我让你交代事情!”

    季闻这声音,可谓是不大不吓人。

    季沉站直了身体,转过目光来,定定看着季闻,“报告爷爷,我在看乔乔,我天天看也看不够。”

    嘴角狠狠一抽,季闻有些无语了。

    乐乔的脸蛋儿……红的比煮熟的螃蟹还要鲜艳几分。

    这个季沉,怎么能在爷爷面前说这样的话呢?

    真是脸皮厚,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害羞的。

    “你……好了好了,咱们说正事儿,你说,蒋朝阳那小子,到底做了什么事儿,为什么会有人找他的麻烦?”

    两人闻言,对视一眼:爷爷果然知道了。

    “爷爷,请问您是怎么知道蒋朝阳的事情的?蒋家那边……已经知道了吗?”

    季闻斜睨着两人,狠狠道:“你说蒋家知道了吗?如果不是我去蒋家的话,我都不知道蒋朝阳那小子竟然犯了错,这下好了,连蒋家的人都已经知道了,部队那边很快就会闹大的,你……”

    “我已经在尽力封锁这个消息,部队里应该暂时不会知道,但是蒋家的人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

    “我说蒋家怎么会知道呢,原来是你小子把消息封锁了,部队里的人不能知道,人家干脆闹到了蒋家,这样的话,事情一旦闹大,部队里还是很快就能得到消息。”

    这话一出,季沉眯起了危险的眸,“爷爷的意思是,闹到蒋家的那个人,是莫项!”

    虽然是带着些许疑问的,但他的语气却是十分肯定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