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775章 乐乔突然陷入危险
    记忆中的莫瑶,是一个很和善温柔的女人,竟然也能这么犀利坚决了吗?

    那么他自己呢?

    为什么所有人都有自己想要坚持的东西,可唯独他没有。

    他堕落,不堪,放纵,肆意的伤害身边的人。

    “莫瑶,你才出事,这个时候为什么不在莫家好好养着?”

    莫瑶“啊”了一声,不太懂蒋朝阳的意思。

    她刚刚才吼了蒋朝阳这么一句严肃犀利的,可他却跟没事儿人一样关心自己为什么不好好养着身体?

    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蒋朝阳,你怎么了?你是不是……”

    被她骂傻了?

    蒋朝阳应该没那么脆弱吧?

    蒋朝阳走上前去,一言不发的低头,然后伸出手握住了莫瑶因为紧张忐忑而紧紧握在一起的手,道:“你说的对,我不能那么自私。”

    “你、什么意思?”

    “我们结婚吧!”

    “什么?”

    我们结婚吧。

    这句话,是莫瑶这辈子听到最震撼的一句话。

    在这种时候,在她吼了蒋朝阳的情况下,蒋朝阳竟然开口向她求婚?

    这怎么可能呢?

    深吸一口气,蒋朝阳继续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结婚。如果你不愿意,我会想办法为你铺好后面的路,绝对不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他已经伤害过眼前的女人,绝对不能再让她受到一点点伤害了。

    “可是……你不是喜欢……”

    她知道,蒋朝阳真正喜欢的人,是乐乔。

    在那天晚上听到蒋朝阳嘴里喊着的名字时,她就感受到蒋朝阳内心深处那团炽烈而又压抑的感情火焰,也感受得到,他的绝望和悲哀。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选择原谅蒋朝阳。

    不管是被人陷害也罢,亦或者是他自己犯错也罢,她都愿意原谅他。

    因为在她的眼里,蒋朝阳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可怜的人。

    “我喜欢的人是她没错,可她已经是我的嫂子,她爱的人,不是我!我就算是连守护的资格,也没有了。”蒋朝阳的声音很是压抑,也很是疏漠,“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也谈不上什么放下,如果真的要放下什么,那便是放下那永远也不会成为现实的执念,莫瑶,我对不起你,我应该对你负责!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一定会好好对你,我也一定好好对待你的家人。”

    这是一个解脱,解脱所有人的方式。

    只要莫瑶愿意。

    对莫瑶而言,结婚……或许也是一个解脱。

    只要是结婚了,她就不再是莫家的人,不会再面对莫项那个所谓的亲生父亲,她也可以好好的生活。照顾自己的养父。

    抬眼,看着眼前这个长得不是非常俊美,但却给人一种难得的忠厚而又严肃的男人,她缓缓勾起嘴角,“好,我们结婚。”

    我们结婚。

    她的答案,便是如此。

    不管她对蒋朝阳是什么样的心,他们的结局,都是结婚。

    因为只有结婚,才能让身边的人都安好,才能让自己、也让对方解脱。

    如果不为自己负责,蒋朝阳一辈子都会活在愧疚当中。

    如果不结婚,这件事情还会被人利用。

    结婚,是最好的方式!

    “你、你真的答应了?”蒋朝阳因为太过激动,直接忐忑到结巴了。

    莫瑶扯了扯嘴角,“嗯,答应了。”

    反正除了嫁给你,除了结婚,我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如果我们真的有缘分,我相信,结婚以后我们会过得很好。

    她这么想着。

    蒋朝阳一激动,大手一紧,就把莫瑶揽入了自己的怀里。

    “谢谢你,莫瑶。谢谢你能够原谅我,谢谢你能够答应我,我发誓,我蒋朝阳这辈子都会对你好,如果我敢对你有半分的懈怠和伤害,就让我天打……”

    “别再说了,我不需要你那么多的承诺。”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

    蒋朝阳有他的坚持,可也有他的诚信和人格。

    她相信她不会看错人的,就算他的心里一辈子都住着另外一个女人,可她只要得到他的守候,得到他的半分疼爱,就够了。

    至于所谓的爱情……她也没有资格再去奢求了。

    季沉接了个电话,听到明封和他说蒋朝阳和莫瑶准备结婚的事情之后,性感的嘴角总算是勾起了一抹弧度来。

    这是最好的消息了。

    不管蒋朝阳和莫瑶今后的相处方式是什么,但他的兄弟他了解,莫瑶和他在一起不会有错。

    完成了这件大事,其余的后续,明封能够处理的很好。

    他赶紧推门进去,准备告诉乐乔这个好消息。

    “乔乔,我有个好消息要和你分享,刚刚明封给我……乔乔,你怎么了?乔乔?”

    季沉看到躺在床上的乐乔脸色惨白,整个身体都在抽筋,旁边测心跳的仪器也在滴滴滴的叫,那一声声,就像是一把把尖锐的刀刃,在季沉的心头插入,鲜血淋漓,却看也看不到。

    “医生!”

    “来人啊!”

    “乔乔,你别吓我,乔乔!”

    医生和护士很快就赶到了,病房里的情况越发的严肃、危险、紧张。

    季沉是怎么被医生推出来的他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只知道,无论他怎么叫乐乔,她都没有一声回应。

    季家的人和杨家的人很快就赶到了,方圆和程落蝶、莫北霆和海伦,都在最快的时间赶到。

    所有人都守在病房外面,整个走廊的气氛简直不能用死寂这个词语来形容了。

    每个人的呼吸都很沉重,正如他们的脸色一般。

    除了呼吸声,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海伦紧紧拽着莫北霆的手臂,时不时还因为担心和害怕,掐他的手臂一下。

    莫北霆知道她内心的担忧,她是个洒脱爽朗的人,有很多的朋友,不管是商场上的还是生活上的,可是在Z国,在江州,她最好的朋友除了季沉之外就是乐乔了。

    乐乔现在处于危险之中,她那么担心他能理解。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莫家大宅里哭的稀里哗啦了。

    程落蝶也不说话,只是眼泪咕噜噜的在眼睛里转动着,紧紧靠着方圆,连自己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一张俏脸上早已布满了泪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