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788章 乐乔,我真的佩服你
    从小一起长大,乐乔怎么会不知道陆煜寒的梦想是什么呢?

    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拿起手术刀,就是成为一流的医生,帮助更多的病人解脱病魔的折磨。

    乐乔不知道,曾经,陆煜寒最大的梦想不是拿手术刀,而是……她!

    她曾是陆煜寒最大的梦想。

    当然,也只是曾经。

    “这次给你动手术的专家是霍比教授,意大利的顶尖专家,他认识一个很厉害的外科圣手。”

    “所以陆煜寒很快就要去意大利了吗?”

    “嗯。”

    “真好。”

    “是啊,真好!”

    “蒋朝阳的事情呢?”

    季沉一听到她问蒋朝阳的事情,不由蹙起眉头,“乔乔,你这才刚刚醒来,怎么就开始关心这些了?”

    “反正我躺着也没事,我只是听你说而已,你放心,有你在,我是不会去操心的,你说说吧,蒋朝阳现在如何了?”

    “蒋朝阳的事情已经调查到后期了,很快就会结束。”

    “情况如何呢?”

    “还不错。”季沉道,“反正名誉是保住了,很多事情也都可以处理好。你放心吧,说不定等你好了以后,就要去参加蒋朝阳和莫瑶的婚礼了。”

    今天的喜事儿,真的是一件接一件。

    “你说的是真的,蒋朝阳真的要和莫瑶结婚了?”

    亲吻一下她的手背,季沉轻轻的抚摸着她的手,“是真的,我的季太太,我的夫人,蒋朝阳和莫瑶真的要结婚了,我保证你没有听错。”

    “太好了,我好高兴!”

    “唔,高兴就好。”

    季沉的眸底深处,还有一层暗暗的灰色。

    虽然蒋朝阳和莫瑶快要结婚了,但是蒋朝阳的处分是什么,他还不清楚,也没有把握。

    “乐乔宝贝!”

    一声熟悉的妩媚的嗓音从外面传进来。

    季沉嘴角一抽。

    “早知道我就把门反锁了。”

    “喂,季沉你搞错没有,我可是来看你的老婆的,你还敢说要把门反锁,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海伦拿着一束花进来,走到窗户边去,把花插在窗户边的花瓶里,“我来的可真是时候,乐乔已经醒了,乐乔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睡了一觉醒来,发现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了?”

    季沉看到进来的莫北霆,点了点头。

    莫北霆和季沉都坐下来,只有海伦还忙活着插花,以及和乐乔说话。

    乐乔很喜欢海伦身上这种乐观又热情的气息,就像是一个小太阳,走到哪里都能给人温暖,也像一阵风,吹拂来的时候让人觉得很舒适很凉爽。

    和她在一起,是不需要压力的。

    听她说话,总是能感觉到耳目一新,也能不自觉的放松心情。

    “世界的确变得更加美好了,经历了一场生死,我突然觉得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好了,尤其是你。”

    “哇哦,你这次总算不再眼中只有季沉了,乐乔,我顶你!你一定很快好起来。”

    “你的心里,一直都没有莫先生?”

    “这……我心里当然有他了,但是我这心里还放着你呢,你呀,是我在Z国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海伦的话让乐乔感动。

    一开始她们的相遇很古怪,她喜欢季沉,却帮着季沉挽回自己。

    而她,很喜欢这个英国的优雅迷人的女子。

    两人后来真的成为好友,成为知己。

    莫北霆的眉头挑了一下,“的确,在你的眼里,季太太怕是要比我重要一百倍。”

    “谁说的?”海伦扬起下巴,“明明是比你重要一千倍!”

    “噗嗤。”

    乐乔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的脑袋刚刚动过手术,这么一笑,觉得脑袋都在痛。

    眼泪笑出来,乐乔彻底无语了,“海伦,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逗,我真的笑的好累。”

    “谁让你笑的?我可是问过医生了,做你的这种手术一定要好好恢复,如果后期恢复不好的话,以后可是会很容易头痛的。来,我给你把眼泪擦了,你以后不准动不动就哭或者笑了,你要知道,保持情绪的稳定是最好的良药,就算是开心,也要默默的开心。”

    海伦一边说着,一边温柔的给乐乔擦眼泪。

    这动作,弄得坐在一旁的季沉和莫北霆都是一阵无语。

    为什么他们有种自己的女人要被抢走的感觉?

    不对,莫北霆的感觉是:自己的女人即将抛弃自己去抢了别人的女人。

    “我知道你其实还是很痛的,麻药过后肯定会痛,但是据说痛习惯了就好了,医生应该会给你推针的吧?你今天推了吗?”

    海伦好像知道的很多。

    “还没,有点痛是真的。”

    其实不是有点痛,是脑袋跟针扎似的,一阵阵的痛。

    任谁的脑袋被打开,从里面取出血块,然后再缝上,都会痛!

    海伦见乐乔还能保持这么冷静的神色,不由得打心眼里佩服起来,“乐乔,亏得你以前在部队里吃苦无数,还被某个家伙训练得习惯了疼痛,不然你这手术换了个人,肯定疼的满地打滚了。”

    季沉嘴角抽搐了一下。

    海伦口中的某个家伙说的可不就是自己吗?

    不过她有句话说得对,乔乔以前若是没有吃过在部队里的苦和痛,现在就承受不了这样的痛。

    心中揪起,抽痛着,可是季沉明白,这样的痛只能自己承受,只能熬!

    他之前,不也熬了好几次吗?

    只是他是男人,乔乔是女人,乔乔肯定会熬得更加艰难。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这身上全都是针管,如果真的满地打滚,那还了得?”

    “我开玩笑的,不过我是真佩服你。乐乔,好样儿的。”

    “怎么有种我是小孩子,而你是长辈,在给我打气的代入感?”

    眼神微微一动。

    海伦笑眯眯的看着她,道:“等你好了以后,我带你去英国玩,那边挺多好玩的,唔,也得带着我干女儿。我最近都没时间去看看她。”

    “你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可以去季宅看看。”乐乔道。

    其实她也好久都没有看到季珏和季绵绵、季寒了。

    算起来,也只有三天。

    但是对乐乔而言,三十天都不止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什么时候我也能生一个和小绵绵一样乖巧可爱的女儿呢?”海伦撑起自己的下巴,觉得未来的事情好捉摸不透,好遥远。

    “很快的,你生下来的可是混血儿,一定是最聪明的孩子。”

    “是啊,我是英国人,莫北霆是Z国人,如果我们生下孩子的话,就是混血儿了,我听说混血儿好像都是捡父母好的基因遗传,莫北霆可不比季沉差,我觉得我们的孩子一定赶得上你们家那三个。”

    “那可不一定!”季沉出言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