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796章 他住院动手术了
    如果换做别的小孩子,虽然季沉是个英俊的男人,但是被他那浑身的霸道气息包裹着,肯定会吓哭的。

    “季少,我发现我女儿很喜欢你啊。”

    “这是乔乔的干女儿,自然就是我的干女儿了,当然要喜欢我,你以为小庭庭跟你一样,还知道挑人?”

    程落蝶斜睨着方圆,“你还知道挑人?”

    方圆一看到自家老婆斜睨过来,赶紧摇头,“不,不是的,是季少瞎说的,我小时候可乖了。”

    “哈哈哈,方圆,你真的是一个怕老婆的人。”

    “没错,这就是一个怕老婆的人的真实写照!”

    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来,乐乔满眼笑意的看着方圆。

    方圆真的是一个十分幽默有趣的,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笑声。

    方庭庭不知道大家在嘲笑自己的爸爸,只一味跟着笑得开心。

    病房里,全都是欢声笑语。

    没多久的时间,文欣儿和巧嫂也带着季珏、季绵绵、季寒三小只来了。

    乐乔住院这么久,还做了这么大的手术,这是第一次看到三个孩子和方庭庭一起,也第一次感受到这种轻松简单的幸福。

    季沉整个下午的时间,嘴角都噙着疼爱而又满足的笑意。

    关果凌要被容恒烦死了。

    那天晚上他去关家之后,和肖城之竟然玩的很开心,肖城之的性子和他的爸爸肖扬一样,一直都是一个十分内敛而又沉默的性子。

    只是,那天晚上容恒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逗得肖城之哈哈大笑,在他走之后,肖城之还一直很想找他来着。

    难不成,真的是天意?

    城之这么喜欢容恒,和容恒在一起的时候笑容比和自己这个亲妈在一起的时候还要多,这真是让关果凌有够失落的。

    过后的几天容恒一直往关家来,别说是肖城之了,就是关承刚,那嘴角的笑意都没有消失过。

    看到时间,快要下班了,关果凌真担心一会儿下楼又看到等在公司门口的男人。

    这几日他一直都来公司门口接自己。

    她很烦躁,不知道是烦容恒,还是烦她自己。

    时间一到,关果凌吩咐秘书把文件都归整好,然后拎着包下楼了。

    在电梯里,她竟然有种莫名的期待感,仿佛想要看到那个男人得意而又傲娇的身影。

    尽管她不是很喜欢容恒,可是爸爸和城之都喜欢,有他在的时候,爸爸和城之都能多吃一点东西,也能多笑一笑。

    关果凌一直在纠结,该不该接受容恒,可每次一想到肖扬,她的心都会再一次的冷硬下来。

    她不想让肖扬觉得,他不在了,她就会爱上别人。

    她不能爱上别人,哪怕那个人对自己很好,哪怕那个人愿意为了自己放弃很多东西。

    要娶她这个人,容恒就必然会在娶她的同时放弃很多男人本该有的东西。

    深吸一口气,关果凌甩了甩自己的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开,决定暂时欺骗自己一下,不要想那么多,只要享受容恒给关家带来的欢声笑语即可。

    出去之后,没看到预料之中的身影,关果凌的眼眸深处泛起一道道失落的光芒。

    没来吗?

    果然,很多事情都是无法长期坚持的,比如他现在很喜欢关家,很喜欢城之,但是时间一久,他自然就会反感,就会觉得那其实就是一个骗局,一个不值得坚持的习惯。

    关果凌再一次回到公司里,走进了电梯,准备去地下停车场开自己的车。

    因为容恒每天下午都来接她回家的关系,她已经很久没有开自己的车了,上班的时候都是让司机送的,下班则是和容恒一起。

    不知怎么的,关果凌的心里闷闷的。

    哎。

    她突然叹了口气。

    打开车门,坐在车上之后,她随手拿起手机,看到一条短信:今天和过几天可能都会有事,不能来接你了,不要生气。

    关果凌有些意外。

    这个时候容恒还记得给自己发短信,是不是意味着,其实他还记得呢?

    开着车离开了公司,关果凌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你好。”

    “请问你是关果凌关小姐吗?”

    关果凌挑眉,“嗯,我是关果凌,请问你是?”

    “你好,我是容恒的妹妹,我叫容容,我大哥他现在在第三医院住院,你能去看看他吗?”

    “你说什么?住院?”

    “是的,我大哥住院了,我也是在他的手机上找到你的电话的。”

    眼神微微一动,关果凌的脸颊上浮现了担忧之色,“他怎么会住院的?”

    “说来话长,我大哥突然在家疼得晕倒过去,后来送到医院才知道他得了肾结石,你可以去看看他吗?他本来是想去你们公司接你的,刚刚醒来的时候还给你发了短信。”

    “你怎么知道他给我发了短信?”

    “我刚刚就在他的身边啊,关小姐,我知道你的情况,也知道我大哥很喜欢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在这个时候来看看他,他生病了还记得给你发短信,还希望见到你,我……”

    关果凌闻言,打断了容容的话,“我和他是朋友,他生病了,我当然会来看他的,我这就过来,谢谢你通知我。”

    “没关系。”

    关果凌和容容挂了电话后,想到刚刚容容说容恒在医院的时候,她的心口分明清楚的狠狠颤抖了两下,正如当初知道肖扬殉职之后,那种难受和担忧。

    只是,她和这个男人之间根本没有爱,为什么她还会这么的担心他呢?

    一定是因为早就把他当做了朋友,所以才会这么在意。

    关果凌把自己对容恒的一切关心都归根于朋友之间的情谊。

    叶子阳握紧了容容的手,不顾这里是医院,凑到容容耳畔,“你觉得你这么做,你大哥会感激你吗?”

    “肯定不会的,大哥讳疾忌医,而且如果他想告诉关果凌他住院的事情,他早就说了,用得着我开口吗?”

    “那你还给关果凌打电话?”

    容容眨巴一下眼睛,咬着唇道:“我大哥在这段感情中,一直都是一个自欺欺人,不对、是一厢情愿的角色,如果可以通过这一次看看关果凌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那也不错啊。再说了,不管结局如何,反正我大哥一定可以从这次的事情中看出关果凌的心思,有助于他采取下一步行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