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845章 师父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不用麻烦叶子了,我自己打车去也是一样的,你别担心我,快去吧,说不定是真的有急事儿呢。”

    “嗯,我先走了!”

    季沉这次连分别吻都没来得及给乐乔,乐乔眯起了美眸,暗暗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季沉的脸色这么难看?

    军区里,季沉飞奔到荣师长的办公室里。

    “季沉,你找到穆阳生的副官欧阳武,为什么不和我报告这个情况?”

    荣师长的语气很愤怒,显然是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季沉站直了身体,敬礼,“报告师长,我只是找到欧阳武,但是还不确定欧阳武是不是真的疯了,而且……也有一部分人在找欧阳武,在没有确定欧阳武是安全的情况下,这件事情我不敢告诉别人。”

    “这么说,我是别人?”荣师长怒道。

    “这……当然不是,不过总统大人既然把那件事情交给我来调查,我也不敢乱来,乱报告,如果我的报告错了的话,我怕引起大的后果!”

    季沉怎么也想不到,欧阳武的下落竟然会被荣师长知道。

    “那你说说,欧阳武可有和你交代了什么?”

    “没有,因为他的精神出现了问题,我不确定他到底是真的疯了还是装疯的,原本还想试一试的,但是您也知道,蒋朝阳出了事情,乔乔后来又要做手术,我没办法,只能暂时不管欧阳武那边的事情。”季沉说着,好奇道:“师长,您是怎么知道欧阳武这个人的?”

    “哼,你小子,还敢瞒着我呢,如果不是有人匿名告诉我,欧阳武在香山精神病院,我都不知道你已经把人给找到了,还送到了香山精神病院!”

    “这不科学啊,我虽然找到了欧阳武,但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这件事情除了叶子之外,我没有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乔乔,这是军区里的机密,怎么还有人知道?”

    荣师长皱起了眉头,也好奇起来,“是啊,怎么会有人知道呢?不好,你赶紧去香山精神病院看看欧阳武还在不在!”

    季沉低吼一声,“调虎离山?”

    荣师长看到季沉跑的连影子都没了,不由对着外面大喊道:“记得带人!”

    季沉没带几个人,除了叶子阳,还带了几个自己以前带过的士兵。

    香山精神病院那边他也联系不上了,这事儿发生的太突然了。

    “师父,您接到荣师长电话的时候怎么不让我去看看人还在不在呢。”

    “荣师长只和我说,要和我了解一下欧阳武的事情,我还以为他派人把欧阳武带回来了呢,没想到他只是接到了匿名的举报,说是看到欧阳武在香山精神病院。”

    季沉的话,让叶子阳皱起眉,疑惑的咬着唇,道:“这么说,是有人故意利用荣师长,把你调走,然后再把欧阳武带走?可是这不科学啊,如果那个人真的只是想把欧阳武带走,何必告诉荣师长,让荣师长告诉你?让你知道不是麻烦了吗?”

    季沉冷冷道:“如果我没有预料错的话,对方早已经把欧阳武带走了,之所以会有这么一出,完全是想要故意让我担心,耍我一番。”

    “额……师父,您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不然怎么要耍你呢,好好把欧阳武带走不就是了?”

    “是啊,我也好奇,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把我玩弄于鼓掌之间。”季沉咬着牙,话语如那寒冬中凛冽的寒冰,几乎把人冻僵。

    叶子阳疑惑不解道:“师父,既然你都觉得那人已经把欧阳武带走了,为什么你还要去香山?是要去碰运气吗?”

    季沉冷睨了叶子阳一眼,“碰运气?你说的好听,还不负责任。我这是去了解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以帮助我找到下一步线索,欧阳武是个很重要的证人,我绝对不能让他出事。”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叶子阳再也不敢胡乱说话缓和气氛了。

    乐乔出了季宅之后,走到了路边准备打车去军区医院治疗,输液。

    她这手术已经做了,身体也恢复了不少,但是后续的治疗也是不能停的。

    一辆黑色的奔驰缓缓靠近了乐乔。

    乐乔后退了一步,看到熟悉的司机脸庞,条件反射的看向了车窗已经打开的后面。

    “你?”

    “好久不见,乐乔。”

    这声音,听起来有几分邪邪的意味在其中。

    “欧阳谨,你还没回临城呢,我们Wish不是已经拒绝和你合作了么,你怎么还不走?”

    乐乔对这个欧阳谨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虽然说他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他给莫项办事就是错。

    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是商人的那种投机和钻营的狡猾气息,她一点也不想和这样的打交道。

    欧阳谨打开车门,道:“我就是要离开了,特意来找你喝杯茶的,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

    乐乔摇头,“不好意思,我现在很忙,没时间陪你喝茶,我也不想知道你要说的那些话。”

    对于这个狡猾的男人,乐乔的做法是,坚决抵制他的任何靠近。

    欧阳谨没想到乐乔的态度这么坚决,他默了默,道:“乐乔,你不会连蒋朝阳是不是被陷害的事情也不想知道吧?”

    乐乔一听,顿时皱起了秀眉。

    脸色微微凛冽了几分,她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上车。”欧阳谨好整以暇的看着乐乔。

    他就知道,乐乔为了朋友一定不会拒绝自己,况且一个理由不够,他还有很多个。

    他的手里,有太多乐乔和季沉的软肋。

    坐在欧阳谨的车上,乐乔努力坐的离他远一点。

    “你这么防备我,真是让我难过。”欧阳谨故作可怜道,“当初你和我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时,可不是这样相处的。”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有多狡猾。”乐乔冷冷道,一点面子也不给欧阳谨。

    欧阳谨挑眉,“这么说,你是知道我的身份之后才开始疏远我、远离我的?”

    “不,知道你的为人之后,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我都不会和你做朋友!”

    疏远,远离,都是应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