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当初在临城的时候,海伦一到Z国,就去临城找了季沉,之后还好几次为了季沉教训她呢,那些她可都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可是……莫家老佛爷那么不喜欢我,我也和你说过的,如果要我为了爱情放弃自己的尊严和骄傲的话,我是做不到的,我……”

    “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只是和你就事论事,你要相信莫北霆对你的真心,你想想,当初莫北霆为了得到你,甚至不惜用一切的手段留住你,好不容易你的心里有了他,你们结婚了,现在因为莫家的事情你又要走,他的心里能好受吗?”

    “乐乔,这事儿我都已经考虑半个月了,我还是过不了我心里的这一关。”

    海伦的神色,很是纠结、犹豫。

    乐乔默了默,也不再逼着她,只轻轻道:“反正在我看来,莫北霆是万万不会背叛你的,他只是无法给你一个两全的完美答案,一边是他很爱的女人,一边是他很孝顺的奶奶,一直听说莫北霆是个手段果决狠辣的男人,他能在商界这么强大,我也知道和外界传言的没有多大的出入,但是海伦……任何一个男人,孝顺就是他人品最大的保障,如果这个人不孝顺的话,你又怎么能相信他会真的爱你一辈子呢?你敢相信他给你的承诺吗?”

    车子里,气氛一阵变得沉默、寂静,除了周围车子的发动机的声音、还有时不时的鸣笛声,其他任何声音都没了。

    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红绿灯,海伦把车停在停车场之后,下车时,她站在车门边,看着下车的乐乔,“乐乔,我会再给我自己和莫北霆一个机会,等蒋朝阳和莫瑶的婚礼结束之后,我就去莞城看看。”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海伦,你早就该这么做了,对了,莫北霆会来参加蒋朝阳和莫瑶的婚礼吗?莫瑶可是他最疼爱的堂妹呢。”

    “他不来了,听莫瑶说,他特意给莫瑶打电话道歉,说是明天要去美国那边一趟,有急事。”

    “原来是这样,那不管,反正你早晚都要去莞城的,到时候你们可以好好解决一下你们的矛盾。海伦,我曾经因为一时冲动和季沉离了婚,也因为那一次的经历让我意识到婚姻到底是多么重要而又神圣的一件事,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不要和莫北霆分开。”

    “好了,这才半个月不见,你都要变成啰啰嗦嗦的老妈妈了,你不知道你年轻的样子最讨人喜欢吗?”

    “我才二十六岁,哪里老了?”

    “这倒是,哈哈哈。”

    说通了有些事情,两个女人很高兴的去逛街了。

    关家。

    今天是周六,关果凌没有去上班,不过早上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这不,刚回来,就看到一个熟悉的男人抱着肖城之在玩呢。

    “你怎么又来了?”

    “果凌,你这话是怎么说的,容恒来我们家看看我、看看城之还不行了?”关承刚很喜欢容恒做自己的女婿,这会儿自然是站在容恒的那边了。

    在这段时间中,关果凌哪怕对容恒再冷淡,容恒也都是一副逆来顺受,毫不厌烦的样子,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放弃。

    “关叔叔没关系的,我希望果凌这么凶巴巴的和我说话,别有味道!”

    容恒这受虐狂的特质,终于在这个时候彻底显现出来。

    “容恒我和你说,果凌这丫头的脾气大得很,如果你现在惯着她的话,以后你就都得惯着她了。”

    “我喜欢惯着她,娶老婆嘛,就是娶回家惯着的,疼爱的,果凌这样我尤其喜欢。”

    关果凌实在是受不住容恒这讨好的模样了,她捂着唇,干咳一声,“算了,我说什么你们都有的说的,我去楼上换衣服。”

    关果凌要上楼了,容恒还抱着肖城之在玩。

    关承刚这个过来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道:“容恒,你把城之放下,让他在这里玩,我看着就行了,你赶紧上去。”

    “嗯?上去?”

    容恒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哪里有爸爸会让别的男人去女儿的房间找要换衣服的女儿的?

    这不科学!

    关承刚哼哼道:“这可是一个好机会,你再不去的话就没时间了,你到底去不去?别这么看着我,这会儿是白天,我知道你不会乱来的,但是你现在去和她说说知心话,和她聊聊天,表达一下你对她的真心,她一定会感动的,难不成你还想一直就这么每天来陪城之玩,然后和果凌说不上几句话就回家?”

    容恒被关承刚彻底提醒到了。

    是这个道理。

    他再不去的话,就真的没机会了,他这都追了快一个月了,眼看着就要有胜果了,千万不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想到这里,他连忙把城之放在沙发旁边,让他自己靠着沙发玩,“关叔叔,我上去了。”

    “去吧去吧。”关承刚十分满意的看着容恒,其实他的内心还是很希望容恒和关果凌之间发生点什么的,他现在越来越老了,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了,就是想要看到关家一个继承人。

    肖城之这个外孙已经进了肖家的族谱,他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关果凌赶紧和容恒结婚,然后早点生孩子,再不生孩子的话,她都要成高龄产妇了,多危险!

    不得不说,关承刚为了关果凌的终身大事真的是操碎了心啊。

    容恒来到关果凌的卧室外面,轻轻敲门。

    这种时候直接推门而入的人就是耍流氓嘛。

    关果凌换好了家居服之后,回头问了一句:“谁啊?”

    “果凌,是我。”

    听见容恒的话之后,关果凌狐疑的皱起眉,“你来这里干什么?”

    不是在下面陪爸爸和城之的吗?

    “我来找你,有点话想单独和你说。”

    “哦,好,等一下。”

    关果凌走到镜子面前,仔细看了一下自己,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才去开门。

    “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