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874章 我什么时候想男人了?
    男人的衣服敞开着,双腿张开,女人一只手被男人握着,另外一只手因为过度的紧张紧紧捏着男人的衣服,双腿并拢,看起来格外的娇羞。

    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叶子青感觉到自己的腹部好像有一处热热的东西,在一点点的变大……变大。

    这东西是什么,她只要稍微动一动脑子就能知道。

    脸蛋越来越红,身体的温度也越来越滚烫,鼻翼处弥漫着男人身上的气息,她说不清楚这种气息到底有什么好的,只是觉得有点无可抗拒。

    别说叶子青这个单纯得没有经历过男人的女人难受不自在了,欧阳谨这个早已经是花丛老手的男人,此时也有点控制不住,把持不住。

    叶子青算是单纯的,所以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不是很有经验,反应就不大也正常。

    欧阳谨是个花丛老手,早已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欲,和那些毛头小子不一样。

    然而此刻,两人的呼吸都越来越沉重,脸色也越来越红润,就像是……在开久了的蒸汽房里,身体热热的,像是有一道道的热流要释放出来,但又找不到释放的出口。

    “你还想趴在我身上多久?难不成你真的想爬上我的床?”

    压抑、沙哑的嗓音,一字一句的想起。

    叶子青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

    她咬着唇,红润的唇瓣被咬着,看起来格外的委屈,欧阳谨差一点就忍不住亲上去了。

    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一个用力,就把叶子青从自己的身上推了下去,推叶子青的时候他掌控了力道,不会伤着她,但是也不会有太多亲密的接触。

    特么的,要是再这么接触下去,他非欲火焚身不可。

    叶子青被欧阳谨推到床的另外一边,心中莫名泛起一阵委屈,还没来得及说话,欧阳谨就一下子从床上弹跳起来,“我去浴室洗个澡,你自己回去休息!”

    看他那急匆匆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憋久了呢。

    叶子青心底的委屈因欧阳谨那急切而又搞笑的反应消失不见,她嘟起嘴巴,哼哼道:“臭流氓,占了我的便宜还想卖乖,我想爬上你的床上?分明是你拉我上来的,恶人先告状!”

    鄙视完了之后,叶子青也觉得有点累了,慢慢下床,刚站起来就发现自己的腿一下子软了,她连忙扶住床边,暂时稳定了一下身形。

    “什么情况?”

    难道是被他的动作下腿软了?

    她叶子青没那么脆弱吧?

    叶子青哪里知道,其实她是身体产生了自然反应,这会儿别说是腿软了,手软、身体也跟着软了不少呢。

    欧阳谨冲了个冷水澡,把自己的欲火全部熄灭之后才敢出来,看到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欧阳谨默默叹了口气,“欧阳谨啊欧阳谨,刚刚就是最好的机会,你怎么就给放弃了呢?只要拿出你的本领来,那女人根本就不是你的菜,肯定乖乖就送上门了。”

    “不不不,还是不能这样,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绝对不能用对其他女人的方式来对待她,那可是一种侮辱。”

    “女人嘛,有什么不能动的?两厢情愿的事儿,又不是第一次了。”

    “叶子青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我可舍不得这么对她。”

    欧阳谨人格分裂了,脑袋里出现两种声音,不停地在争吵着,争吵的原因很简单:刚刚该不该上了叶子青?

    他是个风流的男人,不过一旦也不下流。

    这是欧阳谨给自己的人生定位,吃喝玩乐,短暂一生。

    这一夜,欧阳谨和叶子青都没睡好。

    第二天是周末,不用上班,自然不用早起。

    叶子青早早就收到了蒋朝阳和莫瑶的结婚请柬,早上九点多醒来,猛地打开手机。

    看了下时间,还来得及。

    “奇怪,我的闹钟呢?”

    她不是定了闹钟的吗?

    打开闹钟看了下,之前定好的闹钟已经被取消了。

    “谁动了我的手机?”叶子青自言自语的说着,去浴室洗漱。

    下楼,看到餐桌旁坐着的男人,叶子青大步走过去,“欧阳谨,是不是你动了我的手机?”

    “什么?”

    “我的闹钟明明定时在七点半的,结果现在闹钟没了,我睡到了九点。”

    “这只能说明你的记忆力不好,你自己忘记定好时间了,另外,你昨天晚上睡得晚,而且还差点和我……我估计你晚上没睡好,才睡到九点而已,这懒觉可以睡!”

    提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叶子青恨不得把欧阳谨的脸上揍出N个拳头来。

    “欧阳谨,你还好意思提昨晚的事情,你昨晚试探什么啊试探,这也就罢了,竟然还……”

    “我怎么了?”欧阳谨喝了口牛奶,又吃了一口吐司,自言自语道,“我昨天晚上只是困得睡着了,之后做了什么完全就是在梦游,叶大小姐,你不吃早餐吗?还是你要和我回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着男人那副打死不承认的表情,叶子青都忍不住想要动手了,但到底还是没有。

    她冷哼了一声,严肃道:“不管你是不是在装傻,总之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最后一次了,如果再发生一次的话,我就和你绝交。”

    “绝交都用出来了?那我可真是要小心了,吃东西吧。”

    叶子青弯起眼角,似笑非笑的盯着欧阳谨,“你是不是很久都没有出去鬼混了?”

    噗。

    听到这话,欧阳谨差点儿没把口中的牛奶吐出来。

    好不容易吞进去之后,他锋锐的目光盯着叶子青,“你这话什么意思?”

    “能有什么意思,只是看你的反应那么大,一定是因为……”

    “这么说的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以前都没有过男人,昨天晚上一定是想男人了?”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想男人了?”

    叶子青这激烈的反应,分明就是羞恼了。

    欧阳谨喜欢她这种羞恼的表情。

    “既然不是,你干嘛认为我好久没出去鬼混了?我和你说过的,我那不是鬼混,而且我也是看对象的好吗?我们都是你情我愿的,在西方,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况且我可从来没有欺骗过别人的感情,也没有为了钱就放弃自己的初恋,更加没有在失去金钱和权力之后就跑来找初恋女友求救,还离了婚,哧哧,这样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