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949章 她是鱼,离不开这水
    修罗堂的人都是认识墨萧的,突然看到墨萧出现,他们已经觉得很奇怪了,这下墨萧还要进去?

    墨萧的胆子会不会太大了?

    就算他是墨门的人,是墨门的门主,但他一个人就敢走进修罗堂的总部,这胆量和气魄会不会太强势了点?

    修罗堂的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冷笑。

    走进去。

    “为什么不留下杨乐乔?”

    坐在大堂的主位上,修罗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墨萧打量着大堂的摆设和装饰,语气温和,“她对我有恩。”

    “你说什么?杨乐乔对你有恩?墨萧,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我没搞错,乐乔对叶儿有再造之恩,她不仅解开了叶儿的心结,还让叶儿感受到了什么是母爱,什么是陪伴,我欠了她的,自然要还。”

    修罗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极道组织的老大说出这样天真又感人的话,他仰头,大笑了几声,目光诡异的看着墨萧,“墨萧,你的脑子是不是抽了?怎么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来,就算杨乐乔给了你儿子希望,给了他亲情,可你仔细想想,这次季沉和杨乐乔等人离开的这么顺利,难道不是他们在阳城安插了人的缘故?”

    “我知道季沉在阳城安插了人,我也知道他们要走,还要故意引蛇出洞带走凌翔,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和我有关系吗?”

    墨萧坐在椅子上,随手端起一盏茶,喝了一口。

    哪怕很难喝,但他还是优雅的把这口茶吞进了肚子里,“这茶不行,你的品味还是不怎么样。”

    “我喜欢喝酒,不喜欢喝茶。”

    修罗冷冷看着墨萧,“你倒是喜欢喝茶,但你喝茶……有用吗?如果是喝酒的话,不管是浇愁还是爽快,都能感受到,可你喝茶,除了喝出心慈手软、喝出天真幼稚,我真的没看到你喝出了什么。”

    “有些事情你不会懂的,正如你没有儿子,你不知道作为一个父亲,该做什么,你也不知道面对儿子时,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你是在讽刺我没有儿子?”修罗冷道。

    “我只是在实话实说而已,什么时候讽刺你了?”

    “那好,我问你,季沉这次带走了凌翔,你有什么打算?”

    墨萧的黑眸闪烁了几下,摇头道:“没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好,墨萧,看来你是真的因为杨乐乔和你儿子的关系就铁了心站在杨乐乔的那边了,是不是?”

    “我只是站在我的立场,遵守我的原则。修罗,你也别用这样的口气和我说话,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琢磨什么吗?说实话,你想利用季沉和季家的势力去对付那个人,我觉得是你异想天开。”

    嘴角,抿成一条直线。

    “异想天开是吗?那咱们俩就走着瞧好了,只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的女人可随时都会死,想不想救她,能不能救她,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修罗说起这话时,分明看到墨萧眼底的难过和悲哀。

    他冷冷道:“这不关你的事情,你只要记住,不要干涉我的事情,不要伤害我儿子。”

    “我会记住的,你的事情我不会干涉,但杨乐乔的事情,我是非干涉不可。”

    闻言,墨萧的心里泛起一阵不安,他质问道:“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在当初告诉她季沉和你在什么地方的时候,她答应过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这我没义务告诉你了。”修罗说完,笑了,“杨乐乔和你的女人长得那么像,你儿子叫她妈咪,而你又这么关心她,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吧?”

    “修罗,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

    “你紧张什么?我只是随口一说,你这么激动的反应,我还真有点怀疑了。”

    墨萧握紧拳头,目光深深的看着修罗,“修罗,别让我动手。”

    “真要动起手来,你以为我会怕你?”

    两人四目相对,空气中弥漫着杀气腾腾的寒气,就在两人快要忍不住动手时,外面突然跑进来两个人。

    “堂主。”

    “门主。”

    威虎和井岗一前一后的叫道。

    “什么事?”

    “什么事?”

    两人对视一眼,冷哼一声。

    “有人想见你们。”

    “谁?”

    “那位。”

    墨萧和修罗的脸上同时布满了凝重之色,两人的手心里同时冒出了些许的冷汗。

    那位来了,难道和季沉、乐乔离开阳城有关?

    江州。

    季沉一直在等乐乔。

    好不容易看到乐乔的车出现在季宅门口,他不等乐乔的车子到门口,率先跑了过去。

    乐乔看到季沉,干脆把车子停下来,刚下车就被男人抱进了怀里。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体温,熟悉的呼吸。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仿佛从来都没有失去过。

    乐乔紧紧抱着季沉的腰,把脑袋靠在他的胸膛上,两人之间的气息融为一体,谁也离不开谁。

    季沉就是水,乐乔就是鱼。

    离开了水,她活不成。

    对于季沉而言,乐乔同样是他的水。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我的确很担心你,但你不能说对不起这三个字。”

    乐乔闻言,眼神温柔而又满足,“嗯,不说这三个字了。看到我们家三个小家伙了么,他们长大了么,长高了吗?”

    “长大了,长高了,走,我们进去看看。”

    季沉说着,松开了乐乔,紧紧握着她的手一起进去。

    “墨萧没有留你吗?”

    乐乔一顿,道:“嗯,很奇怪是吧?我也奇怪着呢。”

    “没什么好奇怪的,他是个聪明的男人,做任何事情都会有一定的考量,不会一意孤行,叶儿复查的结果如何?”

    “一切都好,不用担心。”

    季沉点点头,道:“那就好,我也很担心他。”

    “看来你已经对你这个干儿子上心了。”

    “我的老婆都对他那么上心,我能不上心吗?”

    “林野呢?”乐乔好奇道。

    林野这个时候到底是回临城呢,还是留在江州参与工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