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960章 有些仇,深入骨髓,怎能不报?
    “这不可能!”

    乐乔猛地站起身来,此刻的她觉得自己的脸部都在抽筋,难以想象,她的内心到底在经历什么样的刺激和激荡。

    “我不会相信你的,我绝对不会相信你的,你一定是觉得我害死了关厉珏,所以你要报复我,你要故意让我活在不安宁之中,你想让我承受那些本来就不该出现在我身上的苦难,是不是?”

    她的情绪很激动,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很愤怒,乐乔这会儿没办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愤怒与冲动,更加没有办法控制她的理智。

    她后退了好几步,目光冷冽的盯着关承刚,一字一句道:“我是不会被你蛊惑的,我也不会去找什么乐筱,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我也不知道什么将军,我不是你们关家的人,我是杨家的人,我和你们关家没有关系,和乐筱也没有关系,你以后都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也不会再来看你,你……好好保重身体!”

    乐乔本来不想说最后一句话的,但想到关承刚这些年来虽然没有疼爱过自己,没有护过自己,可他是关厉珏的父亲。

    关厉珏救了她一条命。

    她不会忘记。

    决绝的转身离开。

    下楼时,看到坐在客厅里的关果凌,乐乔有点失态,低下头。

    关果凌其实一直都在门外偷听,知道乐乔控制不住情绪之后,这才到了客厅等她,看到乐乔下来,她站起身,走过去,道:“乐乔,我知道爸爸可能说了一些让你难受的话,但我还是希望你看在厉珏的面上、看在我的面上,不要和他计较,他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说胡话,还喜欢告诉我乐筱的事情,我……”

    乐乔一抬眼,漆黑的眸中,映出关果凌故作疑惑的神色。

    “你说什么?他和你说过乐筱的事情?”

    “是啊,我也不知道爸爸会不会和你说乐筱的事情,我还以为乐乔都已经死了呢,当初不是她生病了,没办法医治了才把你送到我们家的么,谁曾想,她竟然还没有死。”

    关果凌越说越好奇,“你说,既然你是临城杨家的孩子,是杨程显和云雨月的女儿,为什么会是乐筱把你送来呢?我记得你说过,你是被你爷爷的政敌偷走,然后送到江州这边来的,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被乐筱捡到,最后送到我们关家的,可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奇怪的地方太多了。

    为什么乐筱和关承刚没有关系,关承刚还要收养她为关家的二小姐?

    为什么乐筱能那么巧合的捡到她,还把她送到关家?

    为什么乐筱明明没有死,却还是要假装死了,但又留在了江州?

    这一切的一切,都太奇怪了。

    关果凌见乐乔的神色不断地变得阴沉,她轻轻拍了拍乐乔的肩膀,道:“不过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其实真的没有必要再想了,真的,乐乔,你现在是杨家三小姐,是季少将的夫人,你的生活那么好,那么平静,那些事情就不要去追究了。”

    不要去追究了?

    乐乔紧紧的握着拳头。

    是啊,她现在是季沉的妻子,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为什么还要去追究几十年前的事情呢?

    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即便真的和她有什么关系,也不是她想追究就能追究的。

    她现在只想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所谓的秘密与真相……她真的没精力再去关心了。

    “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了。对了,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不要说出去,我也希望关先生不要说出去。”

    听到她对关承刚的称呼改变,关果凌便知道,这事儿已经放在了乐乔的心里。

    她就算是现在不去计较,以后也还是会去计较的。

    没有人不想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

    等乐乔走了之后,关果凌赶紧上楼去了关承刚的房间。

    看到关承刚这会儿虽然脸色苍白,但精神还可以,他坐在床头,目光盯着手中的照片。

    关果凌一眼就看到那照片上的人是谁。

    是关厉珏。

    那是关厉珏出国留学回来后,两人的唯一一张合照。

    “爸爸,我看乐乔已经把你说的话放在心上了,我想,她应该还是会去找乐筱的。”

    “果凌,你总是说我一直放不下厉珏的死,可我怎么放得下呢?你想想肖扬是怎么死的,你就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难受,有多纠结,有多放不下了。”

    提起肖扬,关果凌的眼神猛地变得凌厉起来,美艳动人的脸庞上,浮现了深夜里的阴沉与森寒冷厉。

    “是啊,肖扬死的有多惨,我当然不会忘记,我一直以为肖扬只是殉职了,却没有想到……”

    关果凌的话,在空气中戛然而止。

    父女俩的眼神都凝固在自己在意的地方,神色都是如出一辙的冰冷和残忍。

    有些仇,深入骨髓,怎么能不报?

    乐乔恍恍惚惚的回了季宅,海伦中途收到她的信息,说她要去关家一趟,就先带着孩子们睡觉了。

    乐乔回去的时候,海伦还没有睡。

    看到乐乔苍白恍惚的神色,她走过去握住了乐乔的手。

    “乐乔,你怎么了,你的手怎么那么冰?”

    乐乔摇头,道:“我没事,我只是……有点冷。”

    “那你赶紧去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

    海伦没有多问乐乔什么,她现在这个状态,问了也是白问。

    “好。”

    乐乔兀自走到了房间里,去浴室洗澡。

    出来时,看到海伦在孩子们的床边坐着,她放缓了脚步走过去,道:“海伦,你怎么还不睡?”

    “我在等你啊。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乐乔现在的感觉的确是好多了。

    洗澡既可以范松,也能让她平静下来好好的把今晚的事情消化一下,尤其是关承刚和自己说那番话。

    其实她就是太在意了,如果她可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不去在意的话,她就不会那么痛苦,也不会那么纠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