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976章 季沉威胁小姑娘
    林夏摇摇头,“才不是呢,那只是我的项链,你的队长也太讨厌了,居然第一次和女孩子见面就抢女孩子的东西,一定没有人喜欢他的,对不对?”

    “你说错了,喜欢我队长的女孩子多了去了,你是不是也喜欢我队长?”

    明封见林夏的脸蛋在提起队长时微微泛红,眼神还游移个不停。

    乖乖,不会真的喜欢队长吧?

    队长都已经结婚了啊,除了有个长得漂亮、气质极好的妻子,还有三个可爱到不行的天才宝贝。

    虽然队长结了婚,依旧会不顾一切喜欢队长的女人很多,但这个小姑娘今晚才看到队长,这就一见钟情了?

    “你可别喜欢我们队长,我们队长他……”

    “我才没有喜欢他呢,冰块脸,木头人,还没有风度,我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

    “你不喜欢就好,只希望你不是在嘴硬!”明封说着,站起身来,准备进去,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动作凌厉的从怀里掏出枪,对准林夏的眉心。

    “别动!”

    林夏耸耸肩,“我没动啊!”

    明封眯起眸,一步步走过去,“你把绳子解开了?”

    这种特殊的捆绑法,一般人是解不开的,她只用了短短十五分钟的时间就解开了?

    看到林夏身上的绳子松开,明封彻底惊呆,这个只有二十三岁的小姑娘把他的特殊手法给解了,这算不算是他输了?

    NO!

    他还没有输呢。

    “别动啊,如果你动一下的话,我也不会怜香惜玉的。”

    “你不怜香惜玉?你以为我会要你对我留情吗?”林夏的眼角闪过一道寒光,右脚往上一踢,直接超过了自己的脑袋,将明封手中的枪踢开。

    可见,这个小姑娘的腿到底有多长。

    明封作为一个特种兵,把枪给丢了?

    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如果不把林夏重新抓起来的话,他简直不能出去见人了。

    被耻辱刺激到了的明封再也不敢小看林夏,招招凌厉狠辣,好几次都差点伤了林夏。

    林夏觉得自己今晚实在是太倒霉了,她多年混入资料库那边,还能拿到芯片,明明一切都做得很好很完美,她只要安全回国就行了,怎么会在半路遇到追踪的人?

    甩开了追踪的人,却遇到了两个高手。

    真是越想越憋屈。

    本来就不是明封的对手,再加上她心中怨气和悲哀丛生,很快的,林夏再次被明封给制住。

    “如果不是我今晚没吃饭的话,你以为我会输给你?”

    林夏咬牙切齿的说着,恶狠狠的瞪着明封,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明封这会儿大约已经死了好多次了。

    轻哼一声,明封重新把她给捆住,“我真是小看你了,你放心,没有下一次了,就算你吃饭了,也不是我的对手。”

    “你……”

    林夏本来还想继续损人的,但看到那边的卧室门打开,季沉步履沉稳的走出来。

    她的眼前一亮。

    季沉是那种长的让人无法移开眼神的俊美,又有着独特的禁欲气息,还有种高高在上、独断尊贵的气质,林夏这种小姑娘是最喜欢的了,这会儿哪怕季沉的脸色看起来很阴沉,周身的气息冷的可以将此地冰冻三尺,但林夏还是保持着最单纯的微笑,看着他。

    明封打了个冷战。

    “队长?”

    怎么看队长的神色,除了杀气腾腾之外,还有那么几分骇人呢?

    季沉看了眼明封,道:“注意外面的动静,我要审问她。”

    “现在?”

    “现在。”

    他审问人的时候,必然要有人守着附近,以防出现探听。

    明封去外面检查了一下环境,又守住了窗户的那边。

    季沉站在林夏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冰冷刺骨。

    林夏缩了缩脖子,扬起下巴,道:“你想审问我什么?问完了可以让我吃点东西么,我好饿。”

    “别在我面前假装单纯和天真,林夏。”季沉淡淡道,语气冰冷刺骨的很,比他此刻的目光还要骇然。

    “我什么时候假装单纯和天真了?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盗这芯片里的东西?”

    帝都有一处资料库,叫做星眼。

    里面,有着整个Z国的资料,不管是哪一方面,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国家的每一个的资料,从生,到死,不管做过什么,在这个人的专属资料库中,都有着最为详细的记载。

    而她盗走的芯片中,装着的,就是临城杨家那位年纪轻轻就殉国的空中少将杨程显的终生资料。

    林夏闻言,眼神凝重几分,和之前的淡然一点也搭不上。

    她吞了吞口水,道:“如果我说,我只是偷着玩的呢?”

    话刚说完,冰冷的枪口就抵在了自己的眉心。

    “你觉得我的子弹是可以射着玩的吗?”

    “你想威胁我?你以为我会怕死吗?如果我怕死的话,我就不会来帝都了。”

    季沉点头,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怕死,我也知道你很厉害,但你害怕什么,我想我还是很清楚的。”

    “什么?”

    林夏好奇的看着季沉,她就不信,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能知道自己怕什么?

    季沉看向了窗户那边的明封,吩咐道:“去给我买九条蛇来,不要带毒的。”

    明封听了一怔,“蛇?”

    “嗯。”

    看了看季沉,再看了看听到蛇就双颊泛白的林夏,明封明白了什么。

    审讯的人有很多种方式让被审讯的人老老实实的开口,不管是身体上的打击,还是心理上的压力。

    “我这就去,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宠物园,里面就有不少无毒的蛇,都是作为宠物来卖的,队长你等会,我最多半个小时就能回来。”

    “等等——”

    叫这话的,不是季沉,而是被抢抵着脑袋也不变色的林夏。

    她最怕的,就是蛇。

    “你、你怎么知道我怕蛇的?”

    季沉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道:“现在愿意说实话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