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982章 你从不想让她长大
    哪怕她抛弃了自己,哪怕她一直不愿意出现在自己面前,可……那毕竟是自己的母亲!

    曾经把她养到六岁的母亲。

    她有多少苦衷?乐乔很想问乐筱,可看到乐筱什么也不肯说的坚决神色,到了嘴边的话就变了味道。

    不会原谅!

    她真的不会原谅吗?不,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此时此刻,她不想原谅。

    “乐乔。”

    沙哑的声音,夹杂着些许的关心传来。

    乐乔转过身去,看到在一颗杨柳树下的程岳,尽管他的脸上全都是烧伤的疤痕,尽管他的身体看起来有些不平衡,可乐乔看到他眼底漆黑瞳孔中的关心和担忧时,心头的闷气也减少了不少。

    “程岳,我得回去了!”

    “你已经找到你想找的人了吗?”程岳问道,树木的叶子遮住了阳光,他站在阴影下,隔着乐乔眼底朦胧的泪光,有那么一瞬,乐乔仿佛看到了程岳的原本面目。

    英俊,帅气,轮廓精致,五官突出。

    可是闭上眼睛之后,再仔细的看一次,却发现,他的脸上全都是烧伤的疤痕,那些疤痕,成为他不敢抬头直视别人的弱点和自卑来源。

    乐乔走过去,站在下面,仰起头,看着程岳,语气莫名的问道:“程岳,如果你的心里有很多的不忿、很多的不甘、很多的不理解和痛苦,而让你有这样情绪和悲伤的人就站在你的面前,她是无辜的,是有苦衷的,你会选择原谅她吗?”

    她和程岳只是朋友,点头之交。

    问这样的问题,程岳不会揣度自己问的人是谁,她也可以不用说。

    果然,程岳并没有问乐乔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他只是低垂了眼,想了一会儿,才沙哑着自己的喉咙,语气很轻的说道:“乐乔,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原谅。有时候原谅一个人,远远比恨一个人要简单的多,你若是真的去恨一个人的话,会让自己变了模样,也会让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恨意和怨气,那些负能量会影响你获得幸福,也会影响你身边的人。”

    “难道,原谅不是更加艰难吗?”

    恨才是最简单的吧,原谅,才是最难做出的抉择。

    “或许,但在我的眼里,恨一个人才是最累、最伤神,也最不值得的事情。”

    “其实你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真的不必问我。”

    她要的,只是有一个人站在她的这一边,坚定她的决心。

    而他,选择无条件的站在她的这一边。

    乐乔吸了吸鼻子,苦笑道:“是啊,其实我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程岳,我走了,我想,短时间内,我是不会来这里看你了。”

    “我知道你的电话。”

    言外之意,你不来看我,若是我有事的话,也会给你打电话的。

    乐乔扯了扯嘴角,“嗯,有事给我电话,再见。”

    “再见。”乐乔。

    乐筱的家里,保姆已经暂时离开,先前那个身体不够平衡,脸上满是烧伤的难看疤痕的男人——程岳,动作慵懒的坐在乐筱家的沙发上。

    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沙发的边缘。

    乐筱坐在不远处玻璃窗旁。

    背对着他。

    “想好怎么解释了吗?”

    程岳的声音,和之前的沙哑不太一样,现在的他,嗓音低沉之中带着几分慵懒,淡漠之中又夹着几分威严,让人听之不忘。

    “还没有想好,今天看到她眼中对我的绝望和恨意时,我真的很自责,恨不得当初自己是真的得了癌症,死在了二十年前!”乐筱紧紧握着拳头,好看的指甲掐进手心的皮肉中,剧痛之下,也无法掩盖她心底的痛楚和悲哀。

    “当初的事情,也不是你能决定的,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带她回去。而你,若是可以把事情解释清楚,让她心甘情愿的跟我们走,是再好不过的了。”

    乐筱转过头来,不悦的看着男人,“你想让她心甘情愿的走?不,那是不可能的。还有,江州的事情没有解决,我们无法带她走,她也不会跟我们走。”

    程岳深沉道:“江州的事情那么多,为什么要解决掉?不是还有季沉吗?就算季沉没有回来,如果我们想带走她的话,一样可以。”

    “季沉不会善罢甘休的,除非是季沉主动她让离开。她也不会接受你们的胁迫,若是你们逼的狠了,她会反抗,甚至是以血的代价。”乐筱一字一句,说的无比的轻微,但那语气中的坚定,又是那么的清晰。

    “岳程,大人说了,她要乐乔心甘情愿的回去,如果你自作主张强行带走乐乔,违背了大人的意思,她会不高兴的。”

    岳程闻言,脸上的疤痕全部皱作了一团,看起来吓人,狰狞。

    “我知道大人的意思,可和她接触的这段时间,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什么?”

    “她太善良了,也太容易心软了,不知是遗传了谁,没有一点狠辣,也没有半分的冷血,这样的她,如何在风云涌动、格局诡谲的江州保住自己?”

    乐筱的身体,僵了片刻。

    “我知道她遗传了谁?云家,云雨月,她的亲生母亲。”她语气莫名道,“至于她如何在江州保住自己?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即便她的心再柔软、再善良,身边也有愿意用命保护她的人。”

    以前是她,现在是季沉,将来……还会有很多很多。

    “你从未想过让她成长,这些年你一直在暗中守护着她,如果你有意让她成长大的话,她不会变的那么柔软善良!”

    这话,分明就是在怪乐筱了。

    乐筱的目光锁定在程岳的衣服上,浅浅道:“是啊,如果我让她变得和关果凌一样狠辣独断,或者是变得和安娜那般偏执冷血,又或者……我让她成为最为强大却又最冷酷的江州女强人,你现在就不会有机会穿到她送给你的衣服,你的心里也不会多了那么多的温暖,你更加无法体会到,这种奇特又美妙的朋友的感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