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991章 乐乔在关家的过去
    关果凌站起身来,一字一句道:“两位,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们,对于你们的质问,我想我没有必要回答,你们这是干涉我的隐私,也是干涉我们关家的家事,另外,乐乔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妹妹了,她现在是杨家三小姐,如果你们真的对她那感兴趣的话,不如去找她好了。”

    “我们也想去找她啊,但是在找她之前,我们得了解她以前过的都是什么样的日子才行啊。再说了,如果这件事情你不好说的话,我们就去问关先生好了,反正关先生也是这件事情的负责人!你当时只是一个小孩子,肯定什么都不懂。”林夏十分理所当然的说道。

    “岳先生,你真的不打算管一管你的这位妹妹吗?怎么可以像她这样说话,我是关家的大小姐,我父亲现在卧病在床,关家当然由我说了算。”

    岳鑫挑着眉,冷睨着关果凌,“既然现在关家是你在当家,也是你说了算,那你就实话实说,把乐乔在关家发生的事情,以前的待遇,全都说清楚。我只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说清楚,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浪费时间,希望你能配合我!”

    关果凌没想到岳鑫的态度这么坚决,强硬。

    她握紧拳头,想起关承刚说的那些话,她的手心里不自觉的冒出冷汗来。

    额头上也开始冒出细细密密的一层汗。

    她咬着牙,道:“这么说,你们今晚是来审问我的?可是……你们有什么资格审问我?虽然现在Z国和M国是友国,但我似乎没必要对你们礼貌一待,你们这么对我,不怕我去找警察吗?”

    “哈哈哈,三哥,这个女人也太愚蠢了吧,竟然要去找警察?真是笑死我了,如果她找了警察,让警察知道当年他们关家都做了什么的话,他们关家会不会直接从江州除名啊?”

    林夏就是故意刺激关果凌的。

    也不知怎么的,她就是看关果凌不顺眼,总感觉这个关果凌不简单,心里藏着事儿就算了,还想和她打埋伏?

    关果凌蹙起眉,紧紧盯着林夏,这才冷不丁的注意到这个二十三岁的小姑娘竟然长得有点像乐乔。

    一开始只是因为她的气质和乐乔完全不符,所以她不曾多看几眼,可现在一仔细看,才发现这个林夏长得和乐乔真是太像了。

    至少有七分相似。

    怎么可能!

    除非……除非她是乐乔的亲人!

    可……这可能吗?

    她摇头,道:“你未免也太会说大话了,你觉得我会害怕吗?我们关家在江州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名头了,若是我真的怕了你,我还怎么成为关氏集团和关家的当家人?”

    林夏走过去,抱着岳鑫的手臂,笑嘻嘻道:“三哥,她说她不怕呢,要不咱们给她点颜色看看?”

    岳鑫瞪了林夏一眼,“谁让你乱说话的?”

    语罢,他又冷冷看着关果凌,视线冰冷如锋锐利刃,“关果凌,即便你对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不多,但你应该知道鑫隆集团给了你们关氏集团多少经济上的帮助吧?你们公司每三年一次的过桥资金可都是鑫隆集团零利息的给的,怎么,这么快就想忘了这些?”

    关果凌闻言,心口狠狠震动起来。

    难道真的是因为这个吗?

    深吸一口气,她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了,你现在还没有资格知道我的身份和来历,要么让关承刚告诉我,要么你自己告诉我。不过你可得想清楚了,关承刚现在的情况是否方便和我说这些?”

    咬着牙,关果凌道:“我爸爸身体不好,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但是过桥资金的事情,你不能再提!”

    一旦被江州的人知道关氏集团每隔三年就会找鑫隆集团要一次八千万的过桥资金,关氏集团的名声可能就真的要毁至少一半了。

    这些年关氏集团一直和什么公司合作,她再清楚不过。

    这个鑫隆集团的出现,无数次的把关氏集团带起来,甚至是拯救了好几次关氏集团的资金链。

    季沉一直都在帮助关氏集团,也让方圆帮忙关照关氏集团,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季沉才会在这短短的两三年之间查到了鑫隆集团的存在。

    她已经很努力的在抹去与鑫隆集团的合作痕迹了,可季沉那个人……

    关果凌干脆把这些都和岳鑫说了,当然,也没有少说乐乔在关家的事情。

    对于关厉珏和乐乔之间的关系,以及后来的情感牵扯与纠缠,都是她说的重点。

    她得让这个来历神秘的男人知道,乐乔到底欠了关家多少,欠了关厉珏多少。

    这一说,就是两个多小时。

    岳鑫的表情和情绪一直都是淡淡的,神色并未有什么不对劲,但林夏却是听的义愤填膺的,听到关厉珏为了乐乔,用自己的身体去挡子弹的时候,她都感动得哭了。

    关果凌意识到,这个叫林夏的女孩儿虽然很讨厌,也很骄傲自信,盛气凌人,但她绝对是个容易心软的人。

    既然如此,还不如从林夏的身上打开缺口。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最后总结道:“乐乔在我们关家的生活的确是不如真正的千金小姐,可也是吃穿不愁的,虽然我一开始因为她是私生女的关系不大待见她,但那也是因为我以为乐筱是我爸爸的情人,以为乐筱是故意在自己要死了以后把乐乔送到关家来膈应我们家的。”

    林夏狐疑的看着关果凌,道:“可就算是这样的话,乐乔也只是个孩子,和她有什么关系?”

    “对啊,她只是个孩子,可那时候我也是个孩子,我也是长大以后才明白了一些道理,其实我们所有人都是身不由己的,真正作孽的……”关果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一直正襟危坐的岳鑫,他很少开口,但每次开口都让人难以承受那股可怕骇然的压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