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01章 要孙女,还是要孙子?
    她假装自己不知道,故意装傻,就是为了帮忙掩饰这样一个天大的秘密。

    可她今天鼓起勇气问了,杨天辰的话语中也表达出了那种意思,也还能继续装傻吗?

    “若是这一次三妹来的话,有些话,我们也该说了。不,是我该说了!”杨天辰眯起眸,淡淡道,“好了,话已经说了,我得去查一查那个魏青兰到底是什么人。”

    “那我也回医院去了,说不定还有什么发现呢。”

    “嗯。”

    杨天辰和童心虞夫妻俩一起出了门,殊不知,此刻的杨家大院的书房里,除了一开始就在练字的杨建国,此刻那沙发上还端坐着一个穿着灰色中山服的老者。

    老者的气息很平稳,背影看起来也很平静。

    他的视线落在杨建国的毛笔上,目光中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意味。

    杨建国本来是在练字的,可被一个人这么看着,打量着,即便这人不打扰他,他也无法保证自己有一个平静的心态来练字。

    放下毛笔,他皱起了自己的眉头,语气愠怒,“你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什么?存心来打扰我的吗?”

    “我可没有打扰你的幽静生活,风没有动,云没有动,只有你杨建国的心在动。”老者的声音很沧桑,仿佛在这沧海桑田中,他经历了无数别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与考验。

    “你还说你没有打扰我?你说说,你这次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是你自己的心乱了,杨建国,其实你已经坐不住了,你也知道,那件事情再也无法压着不让人知道了,是不是?”

    杨建国闻言,苍老的脸庞上布满了黑沉的神色,“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坐不住了?没看见我在练字吗?”

    “你的确是在练字,但你已经没有了练字的那种平静和安宁。之前你的孙子杨天辰是不是来找你了?”

    杨建国眯起眼,眸底飞快闪过两道精光,手中的毛笔被随手扔进了笔筒里,他冷冷道:“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还多说什么?”

    “看你的心情不是很好,可以知道你的压力很大,我和你直说了吧,我这次来找你,是希望你不要让杨乐乔知道她的真实身世,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只要你瞒住这件事情。”

    杨建国坐在椅子上,冷冷盯着神秘老者,目光锐利得可以杀人。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那如果我要你死呢,我要你为那孩子偿命呢?你也可以付出这样的代价吗?”

    他气势汹汹,神色冷冽、凛然。

    “杨建国,你我都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也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气势汹汹、咄咄逼人的?那件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么,况且我也给了你好处。”

    “好处?哼,你以为我稀罕你的好处吗?我告诉你,当初如果不是为了Z国的安宁,你以为我真的会就这样放过你吗?”

    听着杨建国的愤怒反驳,神秘老者微微勾起了嘴角,语气莫名道:“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终归我们两个是在一条船上了,也终归你是答应了我的要求了,这一次我可以给你任何好处,除了刚刚你说的那天方夜谭般的话。”

    “我不会再答应你帮你做什么,我没有这个义务!”

    蹙起眉,神秘老者道:“真的不愿意再做了吗?如果你不帮我做这件事情的话,你失去的可就不是你的孙女了,而是你的孙子!杨建国,你唯一的孙子走到今天真的是不容易,我一点也不想毁了他的前途!”

    杨建国虽然坐着,但他的身体无意识的颤抖了一下,手指僵硬,手心里不断地冒出冷汗来。

    他的唇微微颤抖着,喉咙动了好几下。

    半晌,他目光森寒冷冽的锁定了神秘老者得意的眼神,“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是不愿放过他?!

    难道当初做错了一件事情,就要用一生的代价来偿还吗?

    眼神微微一动,神秘老者道:“我只希望杨乐乔暂时不要回到临城,江州的水还那么深,她连游都不会游,这么快就想回到临城来多管闲事,你这个做爷爷的是不是该好好的教育引导一下?”

    眼神闪烁了几下,杨建国冷哼道:“你也知道江州的水很深吗?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当年你就是这么武断,现在你还是这么武断,怎么,难道你现在还怕那个人不成?”

    “怕她?”神秘老者摩挲着自己的右手,他的右手拇指上有一个深蓝色的扳指,这样的扳指很难找到一模一样的,不管是质地还是款式,都可以算是独一无二的了。

    从这扳指的珍贵和稀有可以看出,这位神秘老者的身份真的很特别。

    “我怎么会怕她呢?我只是……想为她做一点事情罢了。总之这是我的事情,如果你不希望你唯一的孙子失去前途,失去人生光明的话,你最好是按照我说的话来做,当然,还是老规矩,只要你能让杨乐乔留在江州,暂时不要来临城这边搅和,我还是会给你好处的!”

    杨建国的嘴唇蠕动了几下。

    他想拒绝,可是一想到杨天辰是自己唯一的孙子,这人现在以杨天辰的前途来威胁他,他该如何拒绝?

    不,他现在要纠结的是,他到底该不该拒绝?

    “你这些年做了这么多,到底想做什么呢?”

    “我想做什么,没必要告诉你。好了,我该走了。希望下一次见面,会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再见!”

    神秘老者说完,也不管杨建国的脸色有多难看,神情有多纠结,兀自起身走了。

    杨建国在他起身离开时,好几次都想叫住他,可他没有这个勇气。

    他不敢赌,不敢用自己唯一的孙子来和这样一个高深莫测、心机城府都让人害怕的人赌!

    “乔乔,在想什么呢?”

    江州。

    乐乔坐在季沉改装过的独特吉普车上,时不时就盯着车外的灯光发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