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03章 谁才是最大的靶子
    尤其是她后来进入部队,又去了精英基地,不管是从大局观,还是从心理方面,乐乔都不相信这只是巧合。

    如果一切都是巧合的话,那也未免太巧合了一点吧?

    当然,她还是没有把自己的身世以及见到了乐筱的事情告诉季沉。

    有些事情,就该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只有这样,才能瞒住这个聪慧睿智的男人。

    季沉果然是被瞒住了。

    他想了想,道:“乔乔你担心的这些也不是没有道理,我只是没有想到……”

    “没想到什么?”乐乔好奇的看着季沉,一双眼珠子转个不停。

    面对这样的眼神,季沉都不敢去多看,只得假装很认真的看着前方的路。

    他道:“我只是没想到,当初承诺给你的无忧无虑的生活竟然会变得这么复杂矛盾,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你不要再想这些事情了,乔乔,只要你和孩子们好,你们是安稳的,我就放心,我就能去把所有的阴谋都拆开。”

    其实他更想说的是:乔乔,我没想到你这么敏感。

    这几件事情串联在一起是这么的复杂,很多人根本看不出其中的联系,但她看出来了。

    甚至还在思考,这之间的幕后推手到底是谁,什么身份……

    只能说,她太聪明,在精英基地的时候,他把她教的太好。

    “季沉,右转!”乐乔突然提醒道。

    她没有直接回答季沉的那些话,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和言辞来回答,她现在只想让季沉安心,不再担心自己,这样她才能好好去接触那些人,去掌控属于她杨乐乔的主动权。

    “好!”

    乐乔心里有事,也没注意到季沉心里的事儿。

    夫妻俩的话题,仿佛闪电突然划破了天际,一声响动之后,戛然而止!

    这样的寂静气氛,一直持续到方圆家的别墅入口处。

    方圆和程落蝶都亲自出来接人了,程落蝶的怀里还抱着方庭庭。

    乐乔一下车就把方庭庭抱了过来,“好久没有抱一抱我的干女儿。小庭庭最近吃饭吃得好吗?睡得好吗?”

    前段时间程落蝶与乐乔说过,方庭庭这段时间晚上总是莫名其妙的哭醒,也不知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到白天的时候,吃东西也不好好吃,总是吃了就吐,可去了医院还是看不出有什么。

    乐乔想,大约是因为方圆之前被人恶意撞到住院的事儿。

    “她还好,比之前好一点了,现在都在慢慢恢复了。乐乔,季少,咱们进去吧!”

    方圆和季沉对视一眼,都知道对方有很多话想说,乐乔干脆跟着程落蝶走在了前面。

    进去后,季沉和方圆坐在了客厅的沙发区,乐乔则是抱着方庭庭跟着程落蝶一起上了楼,说是去看看方庭庭的一些新衣服。

    乐乔知道,这是程落蝶得到了方圆的暗示,要把她带走,好让方圆和季沉说会儿话。

    其实乐乔也想单独和程落蝶说一会儿话。

    两人一进婴儿卧室,乐乔就直接问道:“方圆的身体真的没问题了吗?”

    程落蝶无奈的坐在婴儿床上,耸耸肩,语气带着几分无力感,“他的身体已经没问题了,可现在的他每天都在打电话,那些内容……乐乔,我真的担心有一天方圆会做出什么过分或者犯法的事情来。”

    乐乔闻言,暗道:这可比电话里说的还要严重许多。

    她抱着方庭庭坐下,然后拿了一个洋娃娃放在方庭庭的手里,方庭庭也乖巧,仿佛知道自家妈咪和干妈有话要说,安安静静的任乐乔抱着,玩着手里的洋娃娃。

    “是不是方圆想报复什么?”

    “反正我听到他打的那些电话,说的都是关于这一次车祸的事儿,他甚至是在我的面前抱怨过,江州第一警局无作为,这么一个明显是恶意杀人的案子都查不出来,还当做是酒驾?”

    乐乔蹙起眉头,道:“这么说,方圆自己也觉得是有人恶意谋害他?”

    “是啊,之前你与我说的时候,叮嘱过我,不让我告诉方圆,让他安心的养身体就行,可他还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不放心把事情交给别人去做,也不相信第一警局那边,这段时间他一直打电话联系朋友。”

    “这么说,方圆已经联系人帮他查这件事情了?”

    “我不清楚,不过你也知道,方圆这些年在商界混的也还可以,手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江州的经济血脉,他的人脉还是可以的。他想查出这件事情,我觉得没错,但如果是他自己去查,去报复,而不是让上面的人用法律手段来调查的话,一旦被人恶意谋害或者栽赃什么的话……”

    乐乔见程落蝶欲言又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想了想,道:“季沉这不是来了吗?季沉和方圆是好兄弟,相信方圆还是会听季沉的话的。”

    “你的意思是,季少会劝方圆把这件事情放下?”

    “至少我知道的季沉是绝对不会让方圆在这个紧要关头冒险的,他知道方圆出事的时候很生气,但也很快局冷静下来开始分析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了,落蝶,你也知道,方圆的手里有部分股份是属于季沉的,不管是军区还是国家,都知道季沉在外面是有产业的,他没有做生意,但他有方圆手里这些产业的部分股权,一旦有人要借助这件事情来诬陷或者针对季沉的话,他会很危险。”

    程落蝶的眸色微微一动,道:“而这件事情最大的靶子,就是方圆!”

    其实在国家和法律的规定里,如果是任职国家重要领导人,或者是地区重要领导人,那都是不能做生意的,也就是说,不能既从政,又经商。

    但季沉的情况不一样,季家本来就有人在经商,季沉只是被季闻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在部队里,他是少将军衔没错,但他并非是某个军区甚至是地区的领导人,他这是军衔,而不是职位。

    加上这些年来,季家对Z国的忠诚,以及后面修改的一些条例,季沉的身份是不影响他投资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