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06章 恼羞成怒的季太太
    这话……真是要多厚脸皮就有多厚脸皮。

    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乐乔咬着唇,怒瞪着男人,“季沉!这就是你的认错态度?”

    季沉一个用力,抱着乐乔的腰肢,将她再一次按在了墙壁上。

    “乔乔,我的认错态度可是很端正的,我可是把我做错的事情都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了,这态度还不够端正?”说着,季沉的呼吸温热的落在了乐乔的耳畔,“是不是我说的还不够具体?乔乔,如果你想听的更具体一点,看到我更加严肃端正的态度,我现在就可以好好认个错!”

    乐乔闻言,娇俏的脸蛋已经浮现了浓浓的红晕。

    她的喉咙微微干哑了片刻。

    “老婆大人,我错了。我昨天晚上不该一进门就受不住你的诱惑,直接粗鲁又霸道的把你压在墙壁上,我更加不该……”

    话没说完,他的唇就被一只纤细的手指轻轻按住。

    “别说了,别说了!我不让你认错了还不行吗?”她咬着唇,红润的唇瓣上,泛起了轻柔的光泽。

    季沉看的心头一阵火焰升腾。

    这是情欲的火焰!

    他思念她,就好像此刻他对她的身体和温柔馨香的饥渴程度般。

    “季沉你别这样,我们该下去吃早餐了,一会儿妈该等急了,还有孩子们,他们一定很想你了!”

    乐乔生怕一会儿这男人会狂性大发把自己重新压回去,认错什么的,就不必了,只要他能放过自己。

    她觉得真的特别的没出息,一被这男人引诱,她就什么都给忘了。

    一害怕这男人会兽性大发,她就什么原则都不顾了。

    好吧,夫妻之间有什么可认错的呢?

    她还是先下去再说好了,在卧室里可是最危险的。

    季沉看出乐乔的闪躲和紧张,大手一紧,握住了她的腰肢,低低道:“乔乔,看来你是真的累了,一会儿好好休息,好好吃东西,咱们晚上继续认错。”

    继续认错?!

    若是乐乔还听不出这其中的暗示,她就白跟着这男人这么久了。

    咬着牙,她一字一句,十分无奈的说道:“好,晚上继续认错。我一定让你好好知道一下你到底错在了哪里。”

    这男人,若是不好好教训一下的话,以后总是用这种引诱和勾引的伎俩来让她妥协,她岂不是亏大了?

    今晚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

    季沉并不知道乐乔心里在琢磨什么,不过在他的眼里,不管乐乔琢磨什么,到了晚上,还是他的天下!

    而他,就是他这天下中最美丽的一道月亮!

    乐乔和季沉一起下去之后,云嫂告诉两人,季闻和文欣儿带着三个小家伙去蒋家玩了,大约要下午才能回来。

    季沉闻言,心中略略高兴。

    三个小电灯泡不在,虽然他也很想孩子们,想要和他们一起玩耍,但比起陪在老婆大人的身边,和她享受二人世界,他还是更喜欢后者。

    用了早餐后,季沉趁着云嫂收拾的同时,赶紧跟着乐乔上了楼。

    乐乔正在换衣服。

    看到给白皙细嫩的肌肤,那身材玲珑的曲线尽管只是在后背上,季沉的目光还是灼热的有点骇人。

    察觉到两道灼热而又骇人的视线,乐乔立即把裙子穿好,随即转身。

    “你怎么不说话的?走路连声音都没有。”乐乔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察觉到那视线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没想到……

    这男人上来的还挺快的。

    “乔乔,你刚刚半遮半露的样子最好看,最迷人!”季沉一步步走过去。

    乐乔见状,连忙后退两步,“季沉你要干什么?我可和你说好,我现在真的很累,很疲惫,而且我的双腿一直都在发软,我实在是不能再来一次了,我……”

    她解释的动作和神态都太可爱,季沉大步走过去,修长的腿就这么迈出去,大手一揽,再一次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把乐乔给揽入了自己温暖宽阔的胸膛里。

    “你放手啊,我……”

    “我只是想抱抱你,如果乔乔你继续挣扎的话,我可以当做是你欲拒还迎,我一点也不介意再一次在乔乔你的面前展示我的威武和体力!”

    乐乔一听这话,脸色大变,“我才不是欲拒还迎呢,你别冤枉我!”

    “既然不是,就好好让我抱一抱吧,乔乔,你可是我的夫人!”

    他又一次强调道。

    乐乔本以为他真的只是抱一抱,于是也不敢说话,也不敢挣扎,就只是这么抱一抱。

    然而,过了一分钟之后,他的体温越来越不正常,他的手也越来越不规矩。

    乐乔挣扎了两下,没用,直接道:“季沉,你别这样,我要去医院一趟!”

    有些话,早点说的好。

    “去医院做什么?乔乔你身体不舒服?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昨天晚上我要用力了?真的需要去医院看看?”

    季沉是最见不得乐乔受伤或者难受的,这早上还好好的,现在就要去医院,难不成真的是自己昨天晚上太用力太孟浪了吗?

    他如此自我反省着,殊不知这关心的话落在乐乔的耳朵里却是一种格外独特的诱惑和引诱。

    她咬着唇,怒道:“季沉,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我什么时候说我难受了?我只是说我要去医院一趟,我有点事情要去做,你去忙你的事情好吗?”

    “乔乔,你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恼羞成怒……真是个该死的恼羞成怒啊!

    “我没有恼羞成怒,我……好吧,我是真的要去医院了,不和你闹了,孩子们都不在家,不如你去看看方圆,或者找蒋朝阳吃顿饭?不然做点别的也可以啊。”

    季沉眯起了睿智的黑眸,深邃眸底投射出一道温柔的精光,“如果我说,今天我只想陪着你呢?”

    乐乔闻言,额间冒出几根黑线。

    她陪落蝶去一天孕检,季沉一个大男人跟着,是不是不大合适?

    “我真的可以自己去的,季沉,你听我说,其实……”

    “其实什么?你生病了,还是有人生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