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32章 这个花痴女人是特工?
    “我说了,我叫林夏!你轻一点,轻一点,好痛的。你这个男人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我可是特意来找你的,你怎么可以这么粗鲁的对我?”

    紧了紧目光,“你特意来找我的?”

    “是啊,我是来找你的。我上次还有话没有和你说完呢,我要和你说清楚。”

    季沉冷冷看着她,眼神冷冽如冰,可这个长相娇俏又有几分乐乔的神态的少女一点也不害怕。

    她扬起骄傲的下巴,一字一句道:“我喜欢你!虽然这里不是很适合表白,但是没关系,一点也不影响我对你的喜欢。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么,我林夏喜欢的人,我一定要记住!”

    打死季沉,他也想不到这个奇奇怪怪、长得还和自己的妻子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儿会和自己表白?

    喜欢?!

    呵,真是可笑!

    “别和我开玩笑,我问你,你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跟到江州?今晚出现在警局又是为了什么?”

    林夏的手腕被季沉捏的生疼,骨头都要被这男人无情的捏碎了,她咬着唇,可怜兮兮的瞪着季沉,一双月牙眸中闪动着委屈的泪光。

    这样的神态和动作……和乐乔实在是太像了。

    季沉莫名的产生一种欺负了乐乔的愧疚感。

    他松开手。

    动作很自然,也很快。

    “我的问题,我希望你一个个老老实实的回答,不然的话,别怪我把你带进警局慢慢审问。”

    “我才不要进警局呢,我从小到大什么地方都去过,就是没去过警局,我奶奶说了,那个地方不适合我这样的女孩子去!喂,你既然那么想知道我的来历,能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呢?你对我温柔一点,我心情一好,就全都告诉你了呀。”

    “别在我面前转移话题,我再问一遍,你的来历是什么?”

    嘴角抽搐了几下,林夏道:“我哪有转移话题,我说的是真的,你别这么凶巴巴的看着我,我怕我会说不出话来。”

    林夏见季沉的脸色软和了几分,她大着胆子凑过去,“我二十三岁了,我叫林夏,我很喜欢你,我是从你们国家的帝都跟到江州来的,我无意间在路上看到你来了警局,就偷偷跟着来了。”

    季沉后退两步,目光冷冽的直视着林夏,“我警告你,不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你的话里有太多的漏洞,我不会相信!”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很喜欢你。”

    “闭嘴!”季沉冷冽的打断了林夏的话,强势的靠近她,进捏着她的手腕,“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好,我这就带你去警局,正好我也有点事情要办,你什么时候愿意说了,我就什么时候带你出来!”

    “喂,我不去警局,我不去!你这是侵犯我的人身自由,我有权告你!”

    “如果你是我们Z国的公民,你的确有告我的权利,如果你不是的话……不好意思,那我就要在你的身上进行更进一步的调查了。”

    说着,季沉不顾林夏的哭闹和喊叫,直接拎着人进了警局。

    上一次她在明封的手里都被人救走,这一次他还不信了,在警局里也能被救走?

    让人准备了一间单独的囚室,把林夏无情的扔了进去,季沉留了句话:“半个小时之后我会来看你,如果你不愿说真话,那我就自己走了。”

    “喂,等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喜欢你,你知道吗?你不能对我这么无情!”

    听不到季沉的回应,林夏确定他这次是真的走远了。

    她坐在硬邦邦的床上,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男人啊,怎么那么粗鲁,那么霸道?讨厌死了。”

    “我早知道来这里会碰到这个无情冷酷的家伙,我就不来了。”

    “也不对,幸亏我来了,不然的话,怎么会遇见他呢?这次到江州这么久,我都没有找到他,这一次我一定要抓紧机会,一定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林夏啊林夏,你的机会来了,一定要把握住哦!”

    她自言自语了许多,按照季沉的吩咐在这间囚室里装过窃听器的人录了音,等着一会儿拿给季沉听一听。

    季沉现在要见的,是今天白天和乐乔的车子撞在一起的奔驰车车主。

    既然是闯红灯,那就有一个闯红灯的目的和缘由,他想听一听。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夏觉得自己等的花儿都要谢了,季沉还是没有回来。

    她暗暗道:那个男人不会忙到把自己这个大活人给忘了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她林夏也活的太悲催了一点吧?

    要不要联系二哥或者三哥来救自己出去呢?

    反正她一个人是出不去的。

    林夏正准备把自己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拿出来,给自家三哥发个求救信号,谁料到手刚碰到胸前的衣服,就听到了一声薄凉的嗓音:“想好了吗?”

    是他!

    林夏赶紧把手垂下来,站起身去。

    “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你刚刚去干嘛了,我一个人在这里好怕的说。”

    季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想到这动作太粗鲁,于是便忍住了。

    他冷冷的打量着林夏,问道:“你在警察局外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我、我报警啊!”

    “报警?”

    林夏眼珠子一转,故作怯怯的想靠近季沉,奈何刚刚靠过去,季沉就让开了,她差一点就摔了。

    “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我这不是要和你说我遇到什么事情了么?我来警察局完全是因为我今天晚上出去吃夜宵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酒鬼,这酒鬼还是个臭流氓,竟然想占我便宜,我害怕,他拽着我不放,我最后只好来报警了。”

    “你骗人的时候态度可以端正一点。”季沉冷冷道,转身要走。

    “喂,你等等,我没有骗人,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叫什么名字?”

    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在惦记着自己叫什么名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