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43章 我和这个女人谁更重要
    不管今晚季闻说的话到底有多难听,她的内心有多痛苦,她都不会轻易耍脾气离开。

    在这里,有曾经对她很好的爷爷,有包容疼爱她的婆婆,还有外冷心热的公公,更有愿意用性命来保护自己的丈夫。

    面前睡着的,还是自己最爱最爱的孩子。

    她怎么舍得走?

    现在的乐乔,经历了太多的考验和悲剧,她不会再任性的做出任何决定了。

    今晚流的这些眼泪,都是她做出这个决定要付出的代价。

    季沉轻轻眯起眼,道:“今晚我们和孩子一起睡,怎么样?”

    她哭了那么久,一定很累了。

    “嗯。”

    季沉把三个孩子抱到他们的卧室,他们卧室的大床很宽大,除了他们两个大人之外,再睡三个小家伙也是够的。

    乐乔睡在右边,季沉睡在左边,季绵绵挨着乐乔,另外两个男宝贝就挨着季沉。

    一家五口,安静和谐的躺在床上。

    季沉听着孩子均匀的呼吸声,时刻关注着乐乔的情况,直到听到她规律的呼吸,他才确定她真的睡着了。

    可今晚睡不着的人太多,季沉就是其中一个人。

    早早的起来,乐乔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季沉眼神温柔的看着自己和孩子们。

    “早安。”

    “早安!”乐乔回了一句。

    “今天早上吃什么?我去做。”

    乐乔想了想,“等宝宝们醒了再说吧。”

    本以为经过昨天晚上的激战,季闻累了,季沉也累了,乐乔的脚受伤了,季沉和文欣儿各自抱着孩子下去,她走在后面。

    看到坐在餐桌旁的季闻时,乐乔的眼神不自觉的闪躲。

    毫无疑问,她还是有点害怕季闻的。

    以前季闻是疼爱她的爷爷,但昨晚……季闻是厌恶她的长辈。

    “爷爷,早安!”季沉抱着季珏和季寒过去,两个小家伙也跟着季沉道:“早安、早安。”

    季闻对自己的亲曾孙肯定是黑不下脸的,他扯了扯嘴角,温和道:“小珏、小寒,早安。”

    “小绵绵早安。”

    小绵绵看到季闻,又一次稚嫩又贴心的伸出手,“抱抱。”

    小姑娘真的是看到谁都想要个抱抱来着。

    “爸,您先抱着孩子,我去把早餐拿出来。”

    “不用你去拿,让乐乔去好了,她不是你的儿媳妇吗?”

    “可是爸,乐乔的脚受伤了,她……”

    “让她去!”

    乐乔赶紧拽住想要说话的季沉,冲他摇摇头,随即恭敬道:“好的,我这就去。妈,您坐会儿吧,季沉,看好孩子们,别让他们在餐桌上玩。”

    一瘸一拐的,乐乔艰难的厨房里端出昨晚熬好的红豆粥,又回去把从外面买来的馒头和包子都拿出来。

    放在餐桌上后,她本来要坐下一起吃的,谁料到季闻道:“乐乔,我想吃个鸡蛋,你去厨房煮一下。”

    “爷爷,过分了!”季沉咬牙切齿的,就像在和敌人说话一样。

    “季沉,别乱说话,爷爷想吃鸡蛋,我去煮就是了,你看着孩子们。”乐乔轻言细语的说道。

    不管季闻是因为什么原因不喜欢自己,要为难自己,她都能接受,都不害怕,不生气。

    这是她的长辈。

    别说季闻突然变成这样,就算季闻从她嫁给季沉的那一天起,就是这么刻薄冷酷的,她也得受着。

    她不能总是安享这个男人带给她的尊荣与幸福,她还要承受和他在一起的考验和艰难。

    “乔乔,你坐下,我去!”

    “不用,你坐下。”

    “乔乔!”

    “如果你不听我的话,那我就走了。”

    季沉闻言,不由得按住自己的烦躁坐下,他定定看着乐乔的眼睛,知道她没有说谎,也不敢真的不听她的话。

    文欣儿一大早看到这样的一幕,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我吃饱了,上楼休息一会儿。”说着,她把季绵绵放在季沉身边的小椅子上,然后走了。

    这态度……季闻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对自己的一种无言的反抗?

    季闻斜睨着乐乔,乐乔不敢说什么,忍着脚上的疼痛一步步的走进了厨房里。

    餐厅里,孩子的声音不断地响起,他们似乎也感受到气氛的不对劲,少了平日的欢乐和笑声,多了些乖巧和懂事。

    “阿沉,我不想吃了,你送我去军区吧,我找荣师长有点事情。”

    季沉突然听到季闻说他又不想吃了,嘴角狠狠一抽,眉头也皱的高高的,“爷爷,您到底想干什么?”

    “我怎么了?我让我的孙媳妇给我弄点吃的错了?我突然不想吃了我也错了?”季闻不悦的看着季沉,道,“你到底送不送我去?在你的心里,是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亲爷爷重要,还是一个和你没有任何血缘的女人重要?”

    “爷爷,我一直都以为您是个思想开朗,大度包容的人,我和乔乔也一直都很尊敬您,但您的举止和行为,实在是太让我难以理解了。”

    “我要去军区,你送不送?”

    季闻不想和季沉废话,只问这么一句。

    季沉犹豫了。

    嘴唇蠕动着。

    他想拒绝,万一他送爷爷去军区之后,乐乔带着孩子走了怎么办?

    虽然他相信乐乔不会走,但他这心里还是很不安。

    “哎,我老了,我的孙子现在已经开始违背我的意思了,既然我已经是个废人了,那还活在这世界上……”

    “爷爷,您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幼稚?”

    “那你送我去军区吗?”

    就在季沉准备说让卫兵送他去军区时,乐乔的声音轻轻的从厨房里传来:“季沉,你送爷爷去军区吧,我和孩子们在家等你回来,晚上我们一起去方圆家看看落蝶。”

    季沉听到这话,就知道乐乔是什么意思了。

    他咧开嘴,笑了,“好,晚上我们一起去看程落蝶。”

    季沉和季闻都走了,季沉连早餐都没有吃,不过他今天早上也没什么胃口。

    乐乔一个人,伤了脚,虽然行动很困难,不过三个小的都已经会走路了,也不用她太操心。

    把孩子们的玩具拿出来,乐乔一直陪着孩子们在玩,云嫂已经去做午餐了。

    文欣儿下来时,看到乐乔抱着季绵绵,盯着落地窗外的菊花在发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