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47章 蓄意谋杀和谋害
    “是啊,所以我一直都不曾把关家当做是自己的敌人,况且……那还是我曾经长大的地方!”

    “关承刚后来和文玉在一起,关厉峰的出生也让他看到了希望,毕竟这是一个儿子,可以继承他的事业,可惜,关厉峰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被文玉那个女人给骗了,之后文玉还丧心病狂的杀了那个孩子,就为了栽赃陷害他。说实话,关承刚经历的这些事情,别说他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了,就算是我们,也肯定难以熬过来的!”

    “这些……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乐乔垂着眸,脸颊上浮现了莫名的神色,她道:“咱俩是不是又说错话题了?你为什么突然要提醒我?”

    关家的事情程落蝶是最清楚的,她和关家的恩怨程落蝶更是一点一滴都见证过来的,为何程落蝶突然要提关家?

    她明明已经很久没有提起关家的事情了。

    乐乔的疑惑,程落蝶很快就给她解开了。

    “关承刚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这个我知道,但是乐乔,越是一个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他做出的事情就越是疯狂,不管你怎么对关家,关承刚始终都会记得关厉珏是为你而死,关厉珏有多爱你,关承刚就有多恨你,他一定会想办法在自己离开之前让你去陪关厉珏的。”

    看着程落蝶严肃的神色,乐乔的眉头不自觉的跳动了一下。

    “落蝶,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吧?”

    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如果关承刚真的要对她做什么的话,他不是早该动手了吗?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的心里就是很不安,我一直在想着关承刚的事情,也在想着关家。关果凌和容恒在一起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容容都告诉我了,而且我上次去关家的时候也看到了,他们的感情还不错。”提起关果凌和容恒,乐乔的神色中充满了温暖的祝福。

    “你这个人,就是欠不得别人,一旦欠了别人什么,就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都拿去偿还,当初对关厉珏是这样,对你二姐杨许诺还是这样,陆煜寒的事情……也是如此,乐乔,有时候人一定要获得自私一点,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无私的人。”

    程落蝶教育乐乔就像在教育孩子一样,从很小的时候,两人认识开始,程落蝶就总是在关心乐乔,教育乐乔,就怕她太善良了被人欺负。

    “我的方太太,你这话可说的不对了,谁说这世界上没有无私的人?你不就很无私吗?季沉不无私吗?还有很多无私的人,我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的。”

    “好人有好报?那你二姐杨许诺呢?她算是好人吧,不也被感情折腾成这个样子吗?”程落蝶叹了口气,“还记得以前在医院里的温暖吗?那个乖巧善良的小天使。”

    温暖。

    乐乔当然记得这个名字,这个人。

    那是一个多好多善良的少女,她那么干净,那么温暖,却还是抵抗不住病魔的折磨。

    见乐乔的眸色变暗,程落蝶一字一句道:“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所以……活自私一点,至少到最后,你不会因为想起从前的某些事情而遗憾、后悔。”

    乐乔不知道程落蝶到底想让自己怎么自私,可是……她真的很想自私!

    不论是在季宅的处境,还是在乐筱的突然出现中,她都想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只按照自己的心意而活。

    但那……可能吗?

    叩叩叩。

    “你坐着,我去开门。”乐乔听到敲门声,赶紧起来去开门。

    看到站在门口的两个男人时,乐乔怔了片刻。

    “嫂子,你和小辣椒说什么呢,这么久才开门。”

    乐乔让开了一些,道:“还能说什么,就是说说孩子们呗,你们已经聊完了?”

    说话间,方圆已经进去坐在了程落蝶的身边,他的手轻轻搂着程落蝶粗了一圈的腰,神色温柔的像一汪春水。

    乐乔歪着脑袋,感慨的看着两人,突然自己的腰间也多了一只温暖的手掌,她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

    “嗯,回吧!”

    男人的声音依旧磁性,低沉,乐乔的心里一怔,迷的要命。

    和方圆夫妻俩打了招呼,带着三个依依不舍的小家伙回家,路上的时候,三个小家伙都累的睡着了,乐乔这一次也坐在后面照顾他们。

    怀里抱着小绵绵,左边睡着两个小男孩儿,三人的呼吸都浅浅的,很规律,乐乔不忍心打扰这份难得的宁静,但心里确实是有疑惑,不得不问。

    她轻声道:“上次开车撞方圆的那个人,可招了什么吗?”

    “嗯,事情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提起这事儿,季沉虽然也压低了嗓音,但乐乔听得出他语气中的凛然和冰冷。

    她莫名的打了个哆嗦。

    “能告诉我吗?”

    车里,一阵沉默过后,季沉道:“这件事情说小了,是蓄意谋杀,说大了,就是故意扰乱江州经济,谋害军区军官。”

    “你的意思是,那个人是在对付你,也是在影响我们国家的经济格局?”

    虽然说方圆手里掌握着的财富和人脉很多,不过这不是最主要的,真正重要的是,他的一个公司在向国家的企业提供生产材料,这量不小,一旦他这边出事的话……后果难以想象。

    剑眉邪挑着,季沉一字一句道:“乔乔,再过不久,等全部的事实都核实清楚,也许就会有最后的判决了。”

    最后的判决?!

    乐乔的心里莫名的咯噔一声。

    “判决……谁?”

    “我也不知道,得看总统大人那边的意思,这次牵扯的人比较多,我们……”

    乐乔摇头,道:“我知道的,这也是军机,是国家机密,你不用告诉我!我也不想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知道,她之所以急切的说出这番话,告诉季沉不必说,就是害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不愿接受的答案。

    与其如此,不如不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