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48章 不成体统的逆子
    季沉漆黑的眸色闪烁了几分,他道:“好,正好我还不知道怎么拒绝你呢,不如不说!”

    “方圆什么时候把落蝶送到英国去?如果去了英国的话,不管之后发生什么事情,都影响不到落蝶了,我怕江州的水太深,到现在你们都还要弄清楚水里的鱼儿到底来自何处,不如把她送到英国好一点。”

    “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和方圆也一起想过,他说了,几天之后就亲自把程落蝶送过去,一起过去的还有小庭庭,以及……你。”

    “我?”乐乔惊愕的看着季沉,“你送我去英国做什么?我又没什么事情,再说了,小珏和小绵绵、小寒他们三个需要我,我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季沉蹙着浓黑的眉,低沉道:“乔乔,如果你舍不得孩子的话,我可以把孩子们也一起送到英国去。杰克,你还记得这个人吗?”

    乐乔点点头道,“我记得,但我不去他那里。”

    杰克有一座城堡,比长城还要安全,没有任何人能攻打进去。

    在七十年代,发生了很大的叛乱,他那座城堡里,永远没有硝烟,没有死亡的威胁。

    那座城堡堪称钢铁城堡,无人可破。

    其中还有防空设置,哪怕是飞机飞到上空用炸弹去炸,也伤不了里面的人。

    不止如此,杰克的城堡里还有高级雇佣兵,先进武器等等。

    没人知道杰克为什么会这么厉害,手里有这么多的可怕资源,却没一人要对付他。

    他的身份,是个迷。

    也许,唯一知道他身份的人,就是季沉,他唯一的好朋友!

    摇着头,乐乔道:“季沉,我不去那里,我不管你在想什么,总之我会一直留在这里,这里才是我们的家。”

    这里才是我们的家。

    这话,昭示着乐乔绝不离开的坚决。

    季沉闻言,好大一会儿都没说什么话,除了车轮滚动的声音,几乎没有别的声音了。

    蓦然的寂静,真的让人觉得很压抑。

    “就当做是去陪程落蝶,你也不去吗?只去一个月,甚至是半个月就行,你也不去?”

    乐乔定定看着反光镜里男人冷硬的轮廓,他的下颚微微绷紧,似乎是在挣扎着什么。

    “不,我不去!”

    她不想把季沉一个人留在江州这么复杂的地方,更加不想每次遇到危险就自己逃走。

    “季沉,我们结婚的时候说过的,无论生老病死,我们都不会离开对方,背弃对方,现在也一样,我不会走的。”

    季沉重重的叹了口气,“好,你不愿走,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寂静的气氛中,不知谁的手机震动起来。

    乐乔一只手扶着小绵绵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去包里拿手机。

    “喂?”

    “你在哪里,我想见你。”

    “我……你在哪里,我去找你。”乐乔皱着眉,道。

    “我在公司。”

    “好,我很快过来。”

    挂了电话后,乐乔一抬眼就对上季沉深邃的眼。

    她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几下。

    “关果凌在关氏集团有事找我,一会儿我们把孩子送回家之后,我去一趟,可以吗?”

    “你都已经答应了,我还能反对吗?”季沉踩了油门,加快了回家的速度。

    一到家,乐乔的脚受了伤,是文欣儿一起帮忙把孩子们抱回去的。

    都上了楼之后,乐乔换了身衣服,对季沉道:“我自己可能开不了车,你可以送我吗?”

    “乔乔,不要用这种请求的语气和我说话,刚到的不愉快已经过去了,你是我的妻子,是我的宝贝,我怎么可能不送你?走吧。”季沉说着,直接弯身把乐乔给抱了起来。

    心里的阴霾都被男人亲密的举动化解,乐乔惊呼一声,抱紧男人的脖子,“季沉你干嘛,突然这样好吓人的。”

    “我想抱你。趁着你的脚受了伤,我可以正大光明的抱着你在家里走来走去,季太太,抱紧了,我们现在出发!”

    乐乔弯起眼眸,笑的像个孩子,“季少将,辛苦你了!”

    “抱老婆,不辛苦。”

    说着,两人出了卧室的门。

    乐乔正想笑,可当她的视线触及到两道冰冷刺骨的光时,她的脸色猛地发白。

    “爷爷。”

    她一出声,季沉才转头看到季闻。

    看到季闻时,两人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不是因为不想看到他,而是害怕。

    季闻这段时间不知怎么了,总是针对乐乔,他们都想避开他,没想到……他还没有睡。

    “阿沉,在家里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乐乔,你好歹也是世家出来的孩子,就算你当初在关家是个私生女,但关家也没有教导你这么不知羞耻吧?”

    私生女?

    不知羞耻?

    乐乔听到这刺耳的字眼,心里抽搐了几下。

    季沉冷下脸来,一字一句道:“爷爷,乔乔的脚受了伤,她下楼不方便,我抱她又怎么样了?我们现在要出门,希望爷爷不要抓着这点小事儿不放!”

    “还有,我希望爷爷下次说话的时候可以注意一下用词,爷爷是大家之人,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未免不太好!”

    语罢,季沉抱着乐乔就要走。

    季闻被季沉这么教训,气的胡子抖了好几下,抬起手中的拐棍狠狠对着季沉的后背打去!

    “季沉小心。”乐乔是被季沉抱着的,尽管刚刚季闻的话很伤她的自尊,但现在看到季闻对季沉动手,她的内心更多的是害怕。

    砰。

    拐棍打在季沉的后背,季沉闷哼一声,可见季闻这一棍打的有多厉害。

    “你这个逆子,让你老子知道你这么对我说话,看他不打死你!”季闻怒道,“立刻给我把她放下来,跟我去书房!”

    “爷爷,我不去!”

    季沉不想和季闻争吵,但季闻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他失望,让他愤怒,他可以退让,可以不与季闻辩解,但他绝不会让季闻继续欺负他的妻子。

    “你说什么?”

    “我现在有事,要出门一下,爷爷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

    季沉说完,抱着乐乔就下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