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49章 季闻伤了乐乔?
    季闻怒了,看到季沉头也不回,而他抱着的乐乔脸上还布满了惊慌和不安,眼神一凛,季闻看到楼梯口放着的两个花瓶……

    这两个花瓶是当做摆饰的,有十二三岁的孩子那么高。

    他扔了手里的拐棍,抬起花瓶,对着旋梯砸了下去。

    花瓶砸在了季沉的后面,碎片纷飞,有一些碎片尖锐的刺进了季沉的小腿上。

    这是季闻在季宅发的最大的一次脾气,也是季沉唯一一次在季宅受伤。

    “季沉,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你放我下来,我看看你怎么样了,季沉……”

    季沉紧紧抱着乐乔,脚步微微顿住片刻,随即安抚她:“我没事,爷爷想怎么闹都可以,我们走!”

    他这话没有一点压抑,季闻听的是一清二楚。

    “季沉,你这个逆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季闻一把捞起第二个花瓶,对着季沉的后脑勺就要砸去。

    此时季沉已经抱着乐乔到了楼梯口了,只要再走几步就能下楼了。

    乐乔瞪大眼睛,瞳孔紧缩,看到季闻手里的花瓶从楼上飞射下来……

    她的脑海一片空白!

    “季沉!”乐乔这时候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此刻脚好像也没有之前那么痛了,她的手掌狠狠推在季沉的胸口上,把季沉推开,季沉抱着她的时候没敢太用力,生怕她会难受,这会儿人也正是他的没有用力,才让他突然脱了手。

    手掌一空。

    季沉的怀里也跟着空了好大一半。

    砰!

    一声。

    花瓶在快落地的时候,砸在了乐乔的后背上。

    这重重的一股大力,直接冲击在乐乔的后背,再传递到胸口。

    噗。

    乐乔只觉得胸口一痛,喉咙传出一阵血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嘴角溢出了血迹。

    季沉倒在地上。

    千钧一发之际,他被乐乔救了?

    被乐乔推开时,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倒下的那一瞬,看到偌大的花瓶毫不留情的朝着乐乔的脑袋砸来……

    虽然最后是落在乐乔的后背上的,但看到她吐出的鲜血……季沉的眸子猛地猩红起来。

    “乔乔!”

    几乎是失声叫出这个名字。

    乐乔斜躺在楼梯口,胸口的气血不断地汹涌着,侵袭着她的神智……

    看到脸色发黑,眼底充斥着恐惧和担忧的季沉,看到他没事……乐乔的眼前开始模糊起来。

    还好他没事。

    他没事就好。

    季沉迅速把乐乔抱在自己的怀里,地上全都是花瓶的碎片,到处都是……每一处可以下脚的,但季沉不在意,他就这么坐在碎片堆里,任由碎片刺穿自己的裤子,刺入自己的皮肤……

    “乔乔,你没事吧?你怎么那么傻?”

    乐乔的脖子被季沉轻轻搂着,他的手紧紧握着她冰凉的手,这样的温暖让乐乔清醒了一些。

    努力扯出一丝笑意,她摇头道:“我没事,就是有点晕。”

    “乔乔,你真的是吓死我了,你怎么可以这么不顾自己的安危?走,我带你去医院!”

    “不去、不去医院。”

    “必须去!乔乔,你一定要听我的话,我们去医院看看,走,现在就去!”

    季沉抱起乐乔时,双腿都颤抖着,也不知道是被刚刚乐乔吐血的那一幕给吓的,还是被花瓶的碎片给伤到的。

    罪魁祸首季闻看到季沉抱着乐乔颤颤巍巍的起来,然后跑出去,他突然大声叫道:“季沉!你给我站住,就这么一点小伤,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她又不是泥娃娃,哪有那么容易碎掉?你给我回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季沉果然站住了。

    只是他没有回头,可冰冷刺骨的冷酷嗓音,残忍在客厅里响起,带着浓浓的寒意,与血腥!

    “爷爷,如果乔乔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算你是我爷爷,我也绝不原谅!”

    听到这话时,季闻的身体狠狠颤抖了两下,沧桑的脸庞上布满了不可置信。

    瞬间,他好像老了十多岁。

    “季沉,你为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对我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你真的想好了吗?”

    季沉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想好了,我早就想好了!如果不是顾及到你是我的爷爷,不是乔乔一直宽容,不愿意以离开的方式伤了您的心,我们早就在昨天晚上离开了,哪里会有今天的事情?”

    不等季闻说哈,季沉继续道:“爷爷,我不会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突然这么针对乔乔,但是从现在起,我不会再让你伤害到乔乔,一根头发也不行!”

    “你给我站住!”季闻匆匆下了楼,也顾不得楼梯全都是花瓶的碎片,看着季沉抱着乐乔出去的背影,他冲到客厅门外对外面的守卫大声道:“给我拦住他们!”

    卫兵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季闻是这个家年纪最大、地位最高的人,还是当年的军长,他们自然不敢对他的命令有什么质疑的,立刻就拦住了要出去的季沉。

    乐乔的脑袋很晕,后背的疼痛化作了一阵阵的恶心和难受,气血不断奔腾,喉咙口处的腥甜越来越浓烈……

    “季沉,带我回去吧,别和爷爷吵了。”

    “乔乔,我们必须去医院看看,你别说话。”看到她连说话都那么难受,苍白的脸色更是让季沉心疼,季沉冷冽的看着两个卫兵,“让开!”

    “少将?”

    “再不让,耽误了乔乔的情况,我让你们俩陪葬!”

    “谁敢让?你想让他们陪葬是不是?那就先让我陪葬好了,季沉,你为了这个女人什么也不管不顾了,那现在是不是连自己的亲爷爷都要对付了,嗯?”

    季闻一步步的走过来,口中的话语充斥着浓烈的刺骨寒意,“我不管你和她的感情有多好,但现在因为她,闹得阖家不宁,你就不想想为什么会这样吗?”

    “不,是因为您!”季沉咬牙道,抱着乐乔转过身来,“爷爷,这一切都是你引起的,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家还好好的,不是你的话,乔乔不会受伤,不是你的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