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50章 季沉为乐乔VS季闻
    “你大逆不道!”季闻狠狠打断季沉的话,咬牙切齿道,“什么叫因为我?不是因为她么,一个私生女,一个外人,一个害了自己二姐的人,一个害死了那么多人的人……”

    “爷爷!你不要再过分了!”季沉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儿身体僵了起来。

    她那么善良,怎么受得了爷爷这么恶意的刺激?

    “好,要我不过分也可以,你现在就把她放下,跟我回去!不然的话,你今晚休想出去,她也休想在做我季宅的儿媳妇!”

    季沉闻言,黑眸中看不到底,精光微闪,目光扫了一眼周围。

    他抱着乐乔往回走了两步。

    乐乔的心一沉,再也说不出什么。

    她知道的,季沉一定要听季闻的话,他们是爷孙,季沉这个时候和季闻闹翻的话,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军区,都不好。

    他是个孝顺的男人,不能为自己和季闻抗争,反驳,更加不能为了自己断了他们之间的亲情。

    乐乔知道这一切的道理,可她用这些道理来安慰自己,来告诉自己,季沉做的是对的,她做不到!

    真的做不到!

    她那么爱这个男人,骨子里、内心深处,她都不希望这个男人背弃她,不要她。

    他没有背弃,没有不要,却还是选择在这样艰难的选择中,倾向了她的对面。

    善良和得体,让她顾全大局,始终相信季沉的做法是对的,是最好的。

    可内心对他的爱和信任,对他的一切放开,都在叫嚣着:为什么要妥协?

    乐乔的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警告自己不能流泪,不能哭给这个男人看,不能让他为难,不能……

    等等,他把自己放在这个廊椅上做什么?

    “乔乔,坐好。”季沉温柔的拭去乐乔脸颊上的泪水,眸光柔的无法言喻,看到乐乔嘴角的血迹,季沉当着季闻的面,直接凑到乐乔的唇边,伸出自己的舌头轻轻的将乐乔嘴角的血迹舔舐干净。

    这动作……太暧昧,太胆大,太刺激。

    乐乔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嗡的叫着,被季沉舔舐过的嘴角也麻麻的,好像被电流刺激到了,除了酥麻,什么感觉也没有。

    紧紧的握着手,乐乔的手心里早已湿的一塌糊涂。

    双眸如星,又如雾。

    “乖!”

    他最后在乐乔的唇瓣上吻了一下,很轻,但对她的情意有多重,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季沉高大挺拔的身体转过去,背对着乐乔,给乐乔一种哪怕此刻天无情塌下,这个男人也能撑起的安全感。

    “爷爷,您不是要拦着我吗?不如我们这样吧,如果爷爷拦得住我,我发誓,今后的一切都听爷爷的,但若是今晚爷爷拦不住,请爷爷以后再也不要针对乔乔,也决不再对乔乔说那些伤人的话。”

    这是一场决斗,不,是一场季沉对季闻发出的邀请。

    季闻眯起睿智沧桑的眼,盯着季沉意气风发又自信冷然的脸,这个样子的季沉,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你真的要挑战我?”

    “是!”

    季闻冷笑道:“虽然我现在已经老了,可我不信,我不信长江后浪真的能让前浪死在沙滩上,季沉,我答应你,只要你今晚赢了我,你想做什么,你和杨乐乔之间的事情,我再也不管!”

    季沉闻言,神色微微一动,往前一步,弯腰,“爷爷请!”

    乐乔看到这一幕,想开口阻止,可阻止的话梗在喉咙,根本说不出来。

    又或者说,她这会儿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要怎么阻止?

    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季闻和季沉两个开始动手。

    季闻的年纪大了,反应和动作的敏捷度都已经没有当年那般疾速,季沉没有任何的留情,这次,为了自己的妻子,他一定要赢,要赢的没有悬念,也没有任何的迟滞。

    速战速决,一直都是季沉的风格!

    犀利凛冽,也是他动手的调子。

    你一拳,我一脚,这爷孙俩打的不亦乐乎,但一股怒气和寒气也是混合交杂着,越来越浓烈。

    守在季宅大门口的两个卫兵好久都没有看到老爷子动手了,当然,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季少将这么敏捷又狠辣的招式。

    这爷孙俩绝对不是在切磋,而是在拼命?!

    两人对视一眼,纷纷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不可置信,还有浓浓的担忧。

    只有乐乔看得出来,季闻是真的下了狠手,季沉却还是在留手的,他若是不留手的话,季闻的身体根本吃不住他的那些攻击。

    看似狠辣,但力道到达季闻身上时,已经被季沉刻意卸去五分。

    季闻虽然经常都在锻炼身体,对于部队里的那些东西,早已是刻在了骨子里,但他还是老了,和年轻的季沉比起来,还是要弱几分。

    季沉眯起眸子,抓住了季闻的一个空挡,左手握住季闻的拳头,右脚踢在季闻的膝盖上,在季闻浑身的注意力都在膝盖上时,他的右手狠狠按住季闻的肩膀,反手将他牵制住。

    “爷爷,您输了!”

    ——爷爷,您输了。

    在这黑夜之中,在早已被这场精彩而又毫无悬念的决斗里,在两个卫兵和身体不适却强忍着等到结果的乐乔面前,季沉冷冷的宣告着这个事实。

    季闻不甘心!

    他咬牙,瞪着季沉,威严被人挑衅,这样的愤怒又岂会是别人能理解的?

    “你真的觉得……你已经赢了吗?”季闻冷冷道。

    季沉松开季闻,后退一步,“爷爷,愿赌服输,您既然已经输了,就不要再对乔乔进行人身攻击和伤害,而我……也要离开了!”

    说完,季沉看向了乐乔,一步步朝着乐乔走来。

    刚走了两步,季沉就耳尖的听到手枪保险被拉动的声音。

    “现在你还觉得你赢了吗?”季闻目光深邃,满是深意的看着季沉。

    季沉站定。

    对着惊愕、恐惧的乐乔绽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他转过身,扬起骄傲的下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