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56章 季闻的枪,比这夜晚更冷
    “你……”

    “你不也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才告诉他真相,希望他用他的真心和对乐乔的痴情来保护乐乔吗?不得不说,你们女人真的很愚蠢,你这么做不是在帮他,是在害他!当然,你为了乐乔,自私一点也没什么,对不对?”

    乐筱的心里泛起了恐惧,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恐惧一个人。

    他连最细节的地方都算到了。

    如他所说,季沉的软肋是感情,是乐乔,如果他真的利用季沉对乐乔的真心去对付季沉的话,季沉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想到这里,乐筱严肃道:“岳程,季沉的身份特殊,如果你敢对他做出什么事情的话,就算是大人也不会赞同的!”

    “哈哈哈……你真的以为我会对他怎么样?不用我对他做什么,只要乐乔一走,这个男人就会如一盘散沙,彻底垮了,用得着我动手?笑话!”

    岳程眯起眸,“如果没有别的问题,你明天就可以安心的离开这里了。”

    “等等,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说吧。”

    “乐乔的孩子……你会对付那三个孩子吗?”

    岳程听到乐乔的孩子,脑海中浮现了乐乔那张脸上的母爱光芒,当然,也想到了她和季沉在一起陪孩子玩耍的场景……手掌握紧,掌心中浮现了湿润,“那三个孩子是季家的人,与我有什么关系?只要乐乔放得下,我便不会对他们怎么样,若是乐乔放不下的话……”

    “若是乐乔放不下他们,你会如何?”

    岳程蹙起眉,“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你……”

    岳程走了,门被砰的一声关上。

    乐筱现在就像是被人关在监牢里的囚犯。

    她不敢打电话,甚至不敢做出任何的反抗,岳程是个魔鬼,一旦她真的反抗,或者是留下什么讯号的话,被他发现,倒霉的人就会是季沉和乐乔。

    她不能害了那两个人。

    季沉那么爱乐乔,他不会让乐乔被带走的,可是乐乔……在季家受了那么多委屈,又看到那么多你以为的亲人出事,你真的能挺过去吗?

    我求你……挺过去,好吗?

    医院里。

    乐乔突然从噩梦中惊醒。

    她醒来是,病房里一个人也没有。

    乐乔摇晃了一下脑袋,很快就清醒过来。

    胸口还是很痛,后背的骨头就跟散架了一样,但乐乔知道自己没有受太大的伤势,她当初在部队里参加训练的时候,也经常会有这样的感觉。

    乐乔现在无比感谢当初在部队里的那段训练时光,让她除了毅力变得坚毅,就连身体都变得坚强。

    起身之后,乐乔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手背上的针头拔掉。

    她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也没有看到季沉,轻轻打开门出去……

    医院里,消失了一个人,却没有谁发现。

    季沉回来后,看到病房里一个人也没有,急了,疯了……

    立刻去医院的监控室里找到乐乔什么时候离开的,看到她就这么穿着一身病服离开了医院,季沉的额头上冒出一根根青筋。

    立刻让明封帮忙一起找人,他自己也联系了叶子阳那边。

    方圆的人脉广,也跟着一起找乐乔。

    这一夜,所有人都在寻找中度过。

    没有一个人知道乐乔去了哪里。

    乐乔她……去了舒兰小区。

    在舒兰小区的栏杆外,她坐在一棵树下,草地上的水珠弄湿了她的裤子和鞋子,她坐在树下,仰头看不到星光,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秋日的夜晚,真的好冷!好冷!

    季闻的枪,比这夜晚更冷。

    约莫,没人知道被自己的亲人用枪抵着脑袋的感觉有多痛苦绝望吧。

    缩了缩身体,乐乔的脑袋一阵晕眩,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恍惚之间,她看到了一个人美丽精致的女人朝着自己走来……

    “妈?”

    她不知道自己叫的是云雨月,还是乐筱……

    在这种无助的时候,她本能的来到了这里。

    也许在她那小小的记忆深处,模糊的那张脸还存在着,她还没有彻底忘记自己有一个母亲,也没有忘记这个人为了守着自己,一直在这陌生的地方住了二十多年……

    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气,需要多浓重的爱。

    乐乔醒来后,觉得房间里的空气很温暖,也很湿润,和她昨夜感受到的冰冷一点也不一样。

    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这里的摆设和装饰,乐乔眨巴一下眼睛。

    全新的公主房,粉嫩的颜色,还有那些精致的小玩意儿……这明显就是一个女儿卧房。

    她是躺在哪里?

    乐乔动了动身体,浑身无力,脑袋还有点疼,大约是发高烧了吧?

    她久病成医,已经能够很快确定自己的病症了。

    她醒了没多久,卧房的门就被轻轻推开了。

    一个人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

    等等,这人不是乐筱,而是……

    “程岳,你怎么在这里?”

    他穿着舒兰小区的工作服,虽然把自己打理的很干净,但脸上的烧伤疤痕还是很明显。

    别说乐乔不是个脸盲,就算乐乔是个脸盲,也能一眼认出端着一个碗走进来的男人就是程岳,那个当初在咖啡厅外乞讨的男人。

    面对乐乔的疑惑,岳程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他沙哑着嗓子,干干的说道:“我晚上去巡视的时候看到外面躺着一个人,没想到是你,我想起你上次是来这个别墅找朋友的,我就通知了你的朋友。”

    乐乔闻言,放松了一些警惕。

    在他的眼里,乐筱是自己的朋友吗?

    “那……这个别墅的主人呢?”

    “她已经睡了,我给你熬了姜汤,你昨天晚上躺在外面,浑身都冷冰冰的,这么冷的晚上,你的身体很虚弱,还发烧了,你知道吗?”

    乐乔看到他眼底的关心,忍不住自嘲道:“生病也没关系的,只要还活着就好!”

    至少她现在还活着,而不是被季闻一怒之下开枪打死。

    眼神微微一动,岳程低着头,把药放在床边的桌子上,“这个是姜汤,里面放了一点药,你赶紧喝了吧,我去看看你的朋友醒了没有。”

    “好的,谢谢你。”

    点点头,岳程笑了,“不用谢,我们是朋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