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63章 想救你外公,就得害季沉!
    “你不要什么事情都怪在你的身上,乐乔,你没有错,这一切都不是你可以选择的,你从来没有主动伤害过任何人,你才是最无辜的人。在这一次的灾难中,有人把你当做是牺牲品,有人把你当做祸水,还有人……”

    “你不要再说了。”乐乔的情绪有些失控,她不太压制得住自己内心的怒气和不甘,她咬着唇,艰难道:“不管是谁的错,不管我是不是无辜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季沉他为了我已经做得够多了,我不想让他做更多,我也不想连累他。”

    “也许他不觉得这是一种连累呢?也许在他的眼里,你的离开才是对他最大的伤害呢?”

    ——你的离开才是对他最大的伤害。

    乐乔的心头,泛起一阵汹涌的苦涩。

    她的离开才是对季沉最大的伤害。

    她不该离开,是吗?

    可是现在,她又怎么能不离开呢?

    “季沉会保护我,但他没办法保护我在意的那些亲人,一旦他出手,只能是害了他自己。你知道么,季沉那次出任务的时候我就有不好的预感了,我只是没想到,他是去找我外公的犯罪证据。这证据是他找的,是他给总统大人的,如果他突然去帮我外公,总统大人会怎么想,他找的那些证据又会不会成为假的?”

    乐筱蹙起眉,仿佛想到了什么,“如果你想救你外公的话,倒是有一个办法!”

    乐乔没想那么多,她一听到乐筱的话,不由得道:“什么办法?”

    “关键全都在季沉身上,你刚刚不是说了么,如果季沉去帮云江,或者是他自己出了事,被拘留或者规避起来,那他找到的那些证据就会暂时被封锁,进行再一次的核查,有了这个时间的话,你去救云江……”

    “不行!”乐乔直言打断了乐筱的主意,“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为了救外公就伤害季沉。我相信季沉不会冤枉我外公的,我只是……只是无法看到我的亲人就这么出事。”

    乐乔说完,放下碗,站起身来,道:“我累了,我要上去休息一会儿。”

    “乐乔。如果季沉出事,就能救你外公,你还是不愿意去伤害他吗?”

    乐乔的手紧紧的握着,指甲嵌入手心里,几乎流血,她咬着唇,低低道:“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绝不伤害他!”

    语罢,她用最快的速度上了楼,去了自己的卧室。

    乐筱一个人坐在餐厅里,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动着。

    不一会儿,她出门了。

    在一间阴暗的房子里,她眯起了眸子,“我没有办法说服她对付季沉,你也听到了,这不是我的问题。”

    “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问题,你做的很好,只是乐乔自己太倔强了,看来……她是真的铁了心,哪怕是让自己的外公这么老了还要坐牢,也不愿意对付那个男人了。”

    “乐乔是个分得清是非黑白的人,她不会为了救人就去诬陷一个人,并且这个人还是疼她爱她的丈夫!”

    乐筱的话更是让岳程憋闷,他咬着牙,冷冷道:“是吗?那如果我去帮她做呢?”

    闻言,乐筱连忙道:“不可以,如果你去帮她做了这件事情的话,她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见岳程不说话,乐筱生怕岳程会真的这么做,她继续道:“如果你陷害了季沉,乐乔会恨你,恨你一辈子!岳程,乐乔已经把你当做了自己的朋友,在你如此“落魄”之际都不曾嫌弃你,更加不曾怀疑你,如果你这么做了,你对得起她吗?就算你不爱她,但你敢说,你没有把她当做是一个朋友?”

    乐筱不愧是那个人调教出来的,三言两语便让岳程的心思变了,神色微微一动,他道:“云江那是罪有应得,他本来就该得到这样的报应,我不去救他,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的外孙女都不管他的死活了,不是吗?”

    听到岳程这么说,乐筱的心总算是放下来。

    “乐乔要去临城,这事儿,你应该也知道的吧?”

    “我知道!”岳程道,“你们的谈话我都已经听到了,她想去临城就让她去吧,如果不亲眼看到云江有多惨,她又怎么能下得了决心离开季家,离开江州呢?”

    眼神狠狠的闪烁了一下。

    乐筱清冷的道:“你可真是个狠心的人,为了让她再也不想回来,真的要做的这么绝吗?”

    “你觉得我做绝了?我自己可觉得,我仁慈了许多呢,好了,你回去吧,如果她发现你不在,会多疑的。”

    大丰集团,执行总监的办公室里,办公桌上已经堆了好厚的一堆文件,很多都是董事会那边的人传来的。

    大丰集团属于云氏企业,现在云江出了事,这些人都急了,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欧阳谨懒洋洋的坐在办公椅上,双腿交叠着,放在办公桌上,十分慵懒潇洒的动作,只可惜……看起来有种风流二痞子的感觉。

    “叶小姐,您不能进去,您……”

    “让开!”

    门被打开,一个女人气势汹汹的站在门边。

    欧阳谨见状,看了眼助理,示意他下去。

    反手关了门,强势的女人大步走了过来,怒气冲冲的看着欧阳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云氏企业突然就被封了,你到底还想瞒我多少事情?”

    欧阳谨抬了抬手,眉头邪邪的挑着,“想知道真相?过来,我慢慢告诉你。”

    “欧阳谨,我和你说正经的,云氏企业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阳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还能是怎么回事?不就是你的眼睛看到的这样,云江这些年做了不少事情,都是违背国家法律的,他被抓,是迟早的事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