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87章 杨程显是怎么死的
    医院里,林夏的伤势已经处理好了,子弹也取出来了。

    季沉带走了子弹,要好好查一下这一次袭击他们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至于林夏?

    他还是把林夏一个人放在了医院,但已经安排人暗中保护了。

    回到维尔酒店,已经找不到乐乔的踪影。

    季沉急的满头大汗,不断地给乐乔打电话,可乐乔就是不接。

    “她一定是生气了。”季沉自言自语着,本来是要去找人帮他的,谁料到这个时候欧阳谨来了帝都。

    欧阳谨急切的要见到欧阳武,季沉答应过欧阳谨,会带他去见欧阳武,因此这个时候也不能分心去找乐乔。

    不得已之下,季沉给一个人打了电话,那人一定会去找乐乔的。

    到了约定好的地点,季沉让欧阳谨蒙着眼睛,然后带他去见欧阳武。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后,车子停下,欧阳谨也取下了眼睛上的黑布。

    “用得着这么神神秘秘的吗?”

    “欧阳武关系到多少事情,多少人,你应该也是清楚的,小心一点总是没有错,况且我不这么做的话,你根本见不到他!”

    季沉的解释,让欧阳谨的眉头微微挑起。

    “见到他之后,我是不是就要被扣留了?”

    “你怕吗?”

    “哈,我什么时候怕过了?不过季沉,在我见到欧阳武之前,我还有一句话要问你。”

    欧阳谨之前帮了季沉,他又是个聪明人,季沉很欣赏他,因此愿意让他这么问自己。

    “如果我真的被抓了的话,至少要判多少年?”

    “这个……得看你这些年来做的事情。”

    “如果我说很多呢?”

    “你之前帮过我调查云江,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无法调查出这么多有用的信息,你放心,我会帮你说话的。”

    欧阳谨扯了扯嘴角,“算我欧阳谨的眼光不错,没有看错你。如果我真的进去了,记得帮我照顾叶子青!”

    他唯一的牵挂,只有叶子青了。

    季沉的眼神微微一暗,“好。”

    进去后,守在门口的士兵向季沉敬礼,季沉也回礼之后,带着欧阳谨进去了。

    熟门熟路的来到关押欧阳武的地方,季沉对着监狱的门叫道:“欧阳武,有人来看你了。”

    欧阳武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压根不在意谁来看自己。

    季沉打开门,“进去吧。”

    在踏入监狱门的那一瞬,欧阳谨的心里产生了紧张和害怕的情绪……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绪波动,尽管早就知道欧阳武还活着,但这一次却是他们父子俩第一次见面。

    时隔二十年了,他们终于见面了。

    深吸一口气,欧阳谨走了进去,看到坐在木板床上,神色颓废又苍白的老者,他的心微微抽搐了一下。

    季沉见他已经进去,想着他们父子俩还有话要说,于是转身出去了,也把守在外面的士兵带走了。

    欧阳谨定定看着老者的侧颜,“你不想见我吗?”

    这嗓音……有几分莫名的熟悉感。

    心口的血液,在这个时候滚动的更加急切了。

    欧阳武缓缓抬头,伸手把额头前的头发撩开。

    当他看到欧阳谨的那一刻,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这是……

    他的儿子?

    尽管他长大了,可这张脸、这身气质,和他记忆中的儿子一模一样。

    他的眉宇和轮廓之间,都还带着自己的影子。

    “谨儿?”

    欧阳武太过激动,声音都变得沙哑了许多,他试探的叫了一声。

    欧阳谨听到这声“谨儿”,身体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他握紧拳头,手背上冒出一根根清晰可见的青筋。

    “你还记得我?”

    这语气中,充斥着无边的讽刺和悲哀。

    欧阳武的眼角,滑落了泪水。

    他沙哑着嗓子,“对不起……谨儿,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妹妹,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

    欧阳谨突然大声吼了一句。

    “你对不起我,对不起我妹妹,对不起我们这个家。你知道我妈去世的时候说了什么吗?她说,如果你还活着的话,她一定会继续恨你的。可惜……你已经死了!”

    欧阳谨冷冷的看着欧阳武,继续道,“可……你怎么没有真的死了呢?我妈如果知道你还活着的话,她一定会继续恨你的,是你让我妹妹被人杀了,也是你……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是你,是你毁了我们这个幸福的家!”

    欧阳武的身体颤抖着,他挣扎着站起来,摇头道:“谨儿,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毁了我们这个家,我也没有想过你的妹妹会被人绑架,被人用来威胁我,我没有办法,你知道吗?穆阳生是我的上级,他的命令我必须听,哪怕是让我去死!”

    “所以,穆阳生让你把杨乐乔从杨家的手里偷出来,你做了,他和云江抓了妹妹,要威胁你去M国,你也同意了?”

    “不,我没有,我没有同意,我只是把杨乐乔给带了出来,你的妹妹……好,她的确是我害死的,我对不起她,可是没有办法。我不能帮着别的人去害一个无辜的人。”

    “无辜的人?那我妹妹呢,她不是无辜的吗?她被丢了的时候,还是个襁褓里的婴儿,你对得起我妹妹吗?”

    欧阳谨大步走向前去,一把捏着欧阳武的脖子上的衣领,他冷冷的看着欧阳武,眼中没有丝毫的父子之情,“你知道吗,这些年来我一直活在你的阴影之中,我时常梦见我妹妹被丢进河里的那一幕……你不是疯了吗?如果你是真的疯了,我可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可你没有,你还很清醒!”

    “谨儿?”

    “你不要这样叫我!欧阳武,你欠了我和妹妹的,欠了我妈的,都要偿还!”

    欧阳武低着头,眼泪不断地落下。

    他曾经是个多么坚强阳刚的男人,可现在,却是在流泪。

    他的心里有多苦,谁都看得出来。

    欧阳谨的心里有些不忍,他的冰冷和无情都被欧阳武的眼泪给洗刷了不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