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94章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你去了的话,可以在总统的面前帮他说两句话,想办法把他调离帝都,我想,总统的话他总不至于不听吧?”

    “那我该给总统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呢?”

    “你是外交部的部长,这个理由还需要我帮你找吗?”季闻冷冷道,“季光,我们季家的分支虽然很多,但在这一支主脉中,只有季沉一人。他在军区的前途不可限量,你可得放在心上。”

    季闻的话很轻,也没有任何的压迫和威胁,但落在季光的耳朵里就是那么的犀利,直接。

    沉默了片刻,季光也不是不管事儿的人,从季闻的只言片语中,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一次云江事件的严重性。

    如果上面查的厉害的话,这一次云江被抓,一定会牵扯出杨程显的死和身世,也会牵扯出很多对季家不利的事情来。

    “好,我这就去帝都走一趟!”

    季闻目送着季光上楼,等到客厅里再一次只剩下他一个人之后,他才低低的自言自语着,“如果你真的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那你就安心去吧,我们已经放弃了报仇,你也该安息了。”

    “我不走!”江州机场中,乐筱站在候机厅里,目光冷漠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西装男人。

    “不行,大人已经下了命令,你今晚必须回国。”男人的声音很正式,不带一丝一毫的情绪。

    乐筱摇着头,后退了一步,道:“我现在还不能走,乐乔还没有回来,那三个孩子我必须……”

    保护!这两个字还没有说完,男人便打断了乐筱的话,“你放心,孩子的事情大人会派别人去处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国,报告你这二十多年的工作过程和总结。”

    乐筱听到工作这两个字时,身体微微一颤,她握紧拳头,道:“我要留下来不是为了工作,我是为了乐乔,我不能让她回到江州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变了,你知道吗?”

    男人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乐筱这么说,他淡淡道:“正是因为你已经不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个工作,一个任务,大人才会召你回去。你放心吧,小姐早晚都会回到大人身边的,也会平安出现在你的面前。”

    摇着头,乐筱不愿意走,“不,我要留下来,我要等她……”

    “乐筱,你不要再执着了,你已经骗了大人二十多年,难道你真的以为大人什么都不知道吗?”

    骗!

    这个字一出,乐筱的脸色猛地变得惨白起来。

    是啊,她……骗了大人。

    “你、怎么知道的?”

    男人扬起下巴,冷冷道:“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得过大人,之所以不动声色,只是不想让小姐察觉什么,你现在如果还不回去的话,以后连见小姐的机会都不会有,你确定你要背叛大人吗?”

    背叛大人是什么样的结果,你知道吗?

    男人的眼底,传递出如此信息。

    乐筱的眼神一凝。

    是啊,她怎么敢背叛呢?

    “我、真的不能留了吗?”

    “关家的那个女人一直在暗中注意着你,你再不走的话,就走不了了。”男人淡淡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若是留下来,只会是继续连累小姐,不如离开!”

    提到会连累到乐乔,乐筱也是知道这其中的严重性的,她犹豫了片刻,道:“那好,我回国。”

    “嗯,走吧!这是你的机票。”

    看到男人给自己准备的机票,乐筱的神色变了几分,“看来你早已经准备好。”

    “我是来替大人办事的,当然会把一切可变和不可变的事情都做好准备。走吧,回到大人身边,她不会因为你一次背叛就杀你。”

    这人在偌大的机场说出“杀”这个字,一点也没有压力,仿佛就是一个简单的字眼,压根没注意到这个字给别人带来的恐怖压力。

    目送乐筱离开之后,男人扯了扯嘴角,自言自语道:“一个已经背叛了一次的女人,大人又怎么可能会相信你第二次呢?”

    关果凌住在医院里一个多星期了,她急着回家见儿子肖城之,也急着去处理公司的各种文件。

    和医生商量了很多次,下午的时候,医生检查过她的身体恢复的不错之后,终于答应她回家的事。

    司机好心的来帮她拿东西,谁知道刚拿到一半,就有一个黑影冲进病房里把司机狠狠的揍了一顿。

    关果凌惊呼,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脸色比黑炭还要可怕的男人,“容恒,你怎么无缘无故的动手打人啊?”

    “他刚刚碰到你的手了。我没有废了他,已经很仁慈了,赶紧给我滚蛋!”

    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对司机说的。

    司机其实也是认识容恒的,毕竟容恒追求关果凌的时候没有故意掩盖身份,还经常去关家,不过现在他被容恒无缘无故的打了,还真的有点痛,有点不甘心,还很无辜冤枉。

    容先生不是一个睿智懂礼、绝不随便对人动手,一般都是以德服人的好男人吗?

    怎么会最近变得这么暴躁,还这么容易吃醋、动手?

    “容先生,我刚刚只是不小心……”

    “你还不滚吗?”

    司机被容恒杀气腾腾的俊脸给吓到了,赶紧扶着墙壁站起来,一瘸一拐的离开了病房。

    见容恒周身都弥漫着可怕的杀意和寒气,关果凌的心里闪过一道道内疚的痛苦,如果不是她的话,容恒怎么会从一个认真负责、谨慎小心的正规军人变成如今这冷酷无情的模样?

    然而,反省归反省,对于容恒的利用,关果凌不想停止。

    反正他们之间已经不剩下什么感情了,剩下的……大约也只有这最后的交易了。

    “容恒,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以后我都不希望你再对我……”

    “关果凌。”容恒突然淡淡的走到了她的面前,步履沉稳有力,他扯了扯自己的衣领,目光里隐忍着什么东西,“我也记得我告诉过你,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唯独离开,唯独自由!”

    “呵,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想要什么都可以?”

    关果凌这语气,听起来格外的诡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