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97章 你可是季沉的妻子
    “还没和爸妈说呢,他们都出去给你买东西了,你帮我转告给他们吧。快的话,一个星期,慢的话,一个月。”

    “好,我知道了,我一定帮你转告!”

    容容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又伸出双手,“大哥抱抱!”

    “嗯,抱抱。”

    容恒把自己的妹妹抱在怀里,目光低垂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紧紧抱着容容,那力气大的容容都觉得疼了起来。

    “大哥?”

    “嗯。”

    “你能不能轻一点,我有点疼。”

    “呵,好!”容恒放开了容容,无奈又心疼的看着她,“我走了,妹妹!”

    我走了,妹妹。

    这话,容容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乐乔在医院里看望林夏。

    不知岳鑫是怎么想的,竟然没有把林夏带走。

    也许是林夏求了他,也许是他舍不得让林夏美梦消失。

    “乐乔,你和季沉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其实这些林夏都知道,不过她还是想听乐乔说。

    乐乔微微挑眉,看着林夏这张和自己很相似的脸,她的眼神变得深邃了几分。

    “我们是在……”

    乐乔开始说起她和季沉在一起的一点一滴,从开始,到现在,就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淡然。

    说了很久,林夏的脸上早已是泪流满面。

    “没想到你经历了这么多的挫折。乐乔,你想过没有,如果你不是生活在江州,你不是杨家的人,或许……你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了。”

    她被奶奶养大,是被当做公主来对待的,虽然去部队里参加训练的时候吃了很多苦,但总体来说,她的人生是幸运的。

    不像乐乔,上天好像从来都与她过不去,总是要刁难她,折磨她,让她意志消沉。

    可每一次,她都挺了过来。

    “这有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抱怨过自己的命运,我只是……不喜欢有人掌控我的命运罢了。林夏,你喜欢季沉,是不是?”

    “我……我没有喜欢季沉,我只是……”

    “你别说谎了,我是看得出来的,你很喜欢季沉,不然的话,你也不会替他挡子弹。如果不是喜欢到了极致,是没有人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护着另外一个人的。”乐乔淡淡的说着,仿佛早已看透了一切。

    林夏以为她会生气,但她没有。

    她此刻好像一个看戏的人,一个旁观者。

    “如果你真的喜欢季沉的话,或许……我可以答应你,让你和他在一起。”

    “你说什么?”

    林夏彻底震惊了。

    整个人都变得惊恐起来,她不解的看着乐乔,咬牙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可是你的丈夫!”

    “我知道他是我的丈夫,可我已经不喜欢他了,我不爱他了,我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呢?你跟他在一起,不是很好吗?当然,前提是……你不是真正的M国人。”

    “我、我是!”

    “是吗?如果你是的话,那就好了。”乐乔的眼神带着几分莫名的笑意,“我和你说实话吧,其实我查过你,你根本就不是M国的人,你其实是被捡去的孩子。你的家,应该是在临城!”

    林夏闻言,眼神狠狠的收缩起来,“你、你胡说什么呢!”

    “你为什么和我长得那么像?真的只是巧合吗?”

    林夏的脑袋里,瞬间充满了乐乔这句话的疑问。

    是啊,她为什么和乐乔长得这么像?

    她被捡到M国的时候,正是八岁的时候。

    八岁,她已经记得一些事情了,只是后来发高烧,都已经给忘记了。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是临城的人,不对,乐乔怎么会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临城的人?你有什么证据?”

    “我没有证据。因为我知道的那个证据,她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你、你什么意思?”

    看着林夏惊恐的模样,乐乔有些不忍,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刚知道身世时的不安和忐忑,还有浓浓的恐惧。

    “你的妈妈,应该就叫龙小云。那是我母亲云雨月的表姐,也就是说,你的外婆,与我外婆是姐妹。如果不是翻阅了外婆的日记本,我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龙小云没有结婚,但她怀孕了,她一个人生下了孩子,这个孩子就是你,在你八岁的时候,你和她走丢了……”

    “那……她现在在哪里?”

    “我说了,她已经死了很多年。”

    她和林夏长的像,是有原因的。

    哪怕只是一点点的血脉,但如果遗传的基因是相似的,那她们长得像就是正常的了。

    林夏听到这话,眼神都变得凛然了许多。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不能不相信你的血!”

    说完,乐乔从包里取出一个资料袋,放在了林夏的面前,“这是我用你的血去化验得出的结论,正好与龙小云的DNA匹配,事实证明,你们就是母女关系!”

    林夏的手颤抖着,抬起来,想去拿那份报告,但又不敢去拿。

    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最后,她终究是没有去拿那份报告。

    抬起眼,目光带着些许冷然的看着乐乔,“乐乔,你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我记得,之前的你明明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可现在你为什么要把别人最害怕、最恐惧的事情摆放在别人的面前呢?乐乔,你的手段变得好可怕!”

    不管是她暗中拿自己的血去化验,还是她要选择把这个真相放在自己的面前,又或者是……她做这一切的动机。

    她到底想做什么?

    以前的杨乐乔,不是不耍心机的吗?

    乐乔冷笑了一声,语气莫名道:“我如果没有手段的话,岂不是任由你们耍的团团转了?你们既然是来找我的,那就要付出代价。”

    看着乐乔冷笑的神色,林夏的心里一寒,从来没有过这样空旷而又不安的感觉。

    “乐乔,你……”

    “废话不多说了,林夏,你到底想不想和季沉在一起,只要你给我一个答案,我就可以把一切都给你。”“我……你难道就不想和季沉在一起吗?你可是他的妻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