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7章 你没养小三,你赚的钱都拿来养我了?
    ……

    医院。

    梁宛儿从病房里走出来,她就看到了站在走廊打电话的霍修默。

    他颀长身姿包裹在考究的西服下,英俊的五官映衬在灯光下,线条完美,眉目神色带着那种阅尽千帆的成熟内敛气质。

    这样一个在宛城能叱咤风云的尊贵无比男人,让她有点熟悉,却更多的是十年没有相处的陌生感。

    还有,那些道不尽的思念与隐晦的重逢欣喜,都是那么的……难以的吐露给他听。

    梁宛儿垂着眼眸,走到他身旁。

    “修默。”

    霍修默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回裤袋,他转身,深沉的目光微含淡淡关切之意。“情况怎么样?”

    梁宛儿眸光带着隐忍的泪意,担忧的说道:“倬杰撞进河里没有被抢救及时,医生说严重呛到了水,肺部很可能会感染,他小腿也有轻微的骨裂。”

    霍修默看她憔悴的面色,朝走廊旁边的长椅一指。“坐。”

    梁宛儿乖乖听话的坐了下来,见他并没有想象中的表态,心底有股复杂的情绪在影响她思维。

    这么多年过去,她在监狱蹲整整十年青春,外表看上去,还像曾经那个文静安分的平凡女孩,可是,心底都很清楚一点。

    她和他的关系,早就不同了。

    “修默,这些年我也听倬杰提起过……你都在帮衬着梁家的生意,可能是倬杰误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他才会跟江家……跟那位小少爷闹起来,抱歉,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梁宛儿手指放在膝盖上攥紧在一起,说话小小声的,带着自责之意。

    霍修默看着她,平静沉寂之下的那双眼眸里,没有多少情绪的外露,他薄唇轻扯道:“没有什么麻烦。”

    “你不是……”

    梁宛儿看着他,心里有几许的期待他否认这个所有人都清楚的事实;”我听说你跟江雁声结婚了。”

    “嗯。”

    提起那个成天就想气他的女人,霍修默烟瘾就犯了,他皱着眉从口袋掏出烟,想点了一支抽,又突然想起来医院禁止吸烟。

    他一个皱眉头,在梁宛儿眼里却多了另一层意思。

    她好像是压抑了很多年的委屈找到了缺口,情绪来的很快,颤着声问他:“修默,当年的事,你信我吗?真的不是我害徐慕庭的妹妹摔下楼梯,如果不是江雁声有个厉害的爸爸……”

    说到这个,梁宛儿的双眼里流露出了一丝卑微的痛楚,咬字极为用力道:“我根本不用给人做了十年的替罪羔羊!”

    “宛儿,这些已经过去了。”

    霍修默的态度很明白,十年都过去了,凡事都早已经尘埃落定,到底是谁才是行凶的人,早就已经不重要。

    梁宛儿放不下的,谁都不懂她,不懂监狱里是多难熬,那些她的青春,她爱的男人,都统统的被江雁声夺走了。

    她环抱双肩,脸上一片暗淡之色:“她是你的妻子,我不该这样跟你说她。”

    “修默,其实我只要你……”

    梁宛儿最后一个信字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一阵清脆的高跟鞋脚步声打断。

    “我没打扰二位吧?”

    江雁声款款现身,扬唇,带着笑容。

    大概是她出现的太过突然了。

    梁宛儿被吓了一跳,双眼死死盯着她。

    江雁声一步步走近,她今晚穿着灰色宽松针织上衣和大红色半身裙,身段纤细,气质非常的优雅迷人。

    在搭配上那张清丽的五官,被灯光映衬下,看上去美的好比像一幅画。

    比起五官平淡,不过是眉眼长的有几分姿色的梁宛儿,江雁声生的很美,也很有气质,不管是哪方面都毫无悬念的强势碾压她。

    这也说明了一点,她这十年过的太好了。

    梁宛儿被刺激的眼睛都红了,下唇死死被牙齿咬住。

    江雁声看了霍修默一眼,就往长椅一坐,坐在了梁宛儿的旁边,唇角隐隐浮现出些许的讥讽。

    “我这是打断了梁小姐的一腔深情,还是让霍先生错失怜香惜玉的机会?”

    她这句话,明明是朝着霍修默说的,可是梁宛儿觉得每一个字,都是刺在她的心尖上。

    十年未见,第一回合刚开始交手,梁宛儿额头上就有小小的青筋依稀冒起,像是很努力的克制住对这个女人极深的恨意。

    她收起内心激烈的情绪,表面上焦急而担忧的解释:“江雁声,修默是被我喊过来的,你别误会他!”

    江雁声根本没去理她做作的演技,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霍修默看到她大晚上跑来医院,没有半点惊讶,声音低沉磁性:“来给江锦乔收拾烂摊子?”

    “是啊!”

    江雁声调整了下悠闲坐姿,笑的很假:“我弟这人脾气容易冲动,一听到自己姐夫在外面养了小三,气的开车去撞河,不小心把梁少爷给蹭下去了。”

    霍修默深沉的眸子眯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嚣张欠收拾的模样,低声重复了她的话:“养小三?”

    江雁声很平静,像是没有情绪地陈述着这个肉眼可见的事实:“你没养小三,敢情你赚的钱都拿来养我了?”

    “你不是走事业路线的女强人吗?还用的我养?”

    霍修默落下这么一句,又对她说道:“别闹了,回去。”

    【别闹了?】

    这世上多少女生是因为自己的男人一句‘别闹了或者是多喝水。’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吵架闹掰的?

    江雁声唇角挑着,笑意却从来没有爬上眼底,直接拒绝他:“那不行,我还要看看梁小姐要多少钱赔偿呢?”

    “你够了!”

    梁宛儿家境本来就不好,听她话里的意思是指自己想趁机敲诈一笔钱,突然很气愤的诉控她:“钱能买我弟弟一条命吗?不小心蹭到河里这种话,你也敢说出来。”

    “你看样子很生气?”

    “……”

    “这样说,你不是碰瓷的?”

    江雁声先跟她确定好,这才开口,淡淡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里清晰万分:“梁小姐,下次有什么问题就联系我爸,我家锦乔最不服管教了,有时候连我这个做姐姐的都没有资格去指手画脚,就别说一个姐夫了,这一出事,你不把江家人找来,找我老公?

    呵,你不说清楚来,我还以为是你弟弟没了,要我赔偿你一个男人的呢,我也只好拿钱搪塞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