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8章 想通了还是戏多?
    这一刹那间,气氛陡然剑拔弩张了起来,梁宛儿急促地呼吸一顿,双目血红地瞪着江雁声。

    “江二小姐,你能好好说话吗?我当修默是朋友才找他来帮忙,你不满意可以直接说,有必要每一句话都在侮辱我!”

    看她一副遭受了莫大的委屈样,多大的事。

    江雁声挑起唇角,语气嘲弄道:“哦,朋友啊?

    梁小姐,你这样做就不怕影响到你朋友的夫妻夜间生活?还是当你未婚夫死了啊?不是听说你要嫁人了吗,大晚上跟一个已婚男士单独相处,合适吗?”

    “我……”

    梁宛儿被怒对的哑口无言,她无助地看着霍修默,声音很颤抖,带上哭腔:“修默,你走吧,今晚是我不该找你过来。”

    江雁声冷冷的笑了下,这女人的套路在她眼里根本不够看,发生了这种事,梁宛儿怎么会放过找霍修默的机会呢?

    霍修默深邃的眸色很冷静看着两人争吵,等她们都不闹了,他才打破了短暂的沉寂,语调依然很淡对江雁声说:“梁倬杰的事情,你想插手,等情况稳定了再过来。”

    说罢,一只修长的大手才从裤袋伸出来,拽起江雁声白皙的手腕,将她从长椅拉起来。

    “好啊,不过有件事我得跟你说。”

    江雁声没有挣扎,只是抿着唇开口,一字一句很清楚的告诉他:“你妈催我给你生儿子,什么时候有空,约下呗。”

    说出这句话,反应最大的却是梁宛儿,她咬着红唇,神色很紧张的看着霍修默。

    霍修默薄唇微微勾了勾,视线一直落在江雁声挂着浅笑的脸颊,眼梢微眯,像是在端详她内心真正的想法。

    “闹离婚的是你,想生孩子的是你,想通了还是戏多?”

    谁能比得过你戏多!

    家里供着一个,外面养着一个,这种掉人品的行为,自己心里还没数吗?

    江雁声心底有股被背叛的愤怒感油然而生,这种不舒服的感觉维持很久了,她表面上越是装的轻风云淡道:“你妈都怀疑我不能生了,我要是不生个给她看看,我不要面子的啊。”

    霍修默眼中酿出淡冷的意味,开腔道:“真看不出来你还知道要面子。”

    “没办法呢,我可不想随波逐流成为宛城豪门中生不出儿子被休弃的一员,这样茶余饭后的笑话不适合我。”

    一件事上,江雁声总能找到无数的理由,只是要看她想不想找了。

    霍修默冷嗤了一声,叫人根本就猜不透他下一步会怎么做。

    江雁声被他看的,有几分恼意。

    就好像她隐晦的心思被他给轻易看破了一样,刚想要怒对他,突然有个护士从梁倬杰的病房跑出来,扬声大喊了起来。

    “不好了,快送病人到抢救室。”

    梁宛儿一听,前秒钟还在旁边担忧霍修默会真走了,后一秒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她猛然站起来,一脸的惊恐绝望看着医生和几个护士匆忙的跑进病房。

    “OK,你们忙。”

    江雁声识趣的,毕竟人命关天么。

    她甩开男人的大手,转身走。

    “江雁声!”

    梁宛儿的声音,带着一种恨意近乎了尖锐,从后面喊住她:“如果我弟弟有什么闪失,我就算赔上我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好过!”

    江雁声脸上极淡的情绪都没了,她转过身,正对着这个愤怒到极致的女人,语气很平静的说了一句:“你知道为什么在监狱里蹲了十年吗?因为明明只是个小配角,偏偏有颗抢主角戏的心,作的!”

    她说完,也不看霍修默的脸色,面无表情地朝电梯方向走去。

    ……

    早上,卧室处在暗色里,江雁声睁开眼醒来,她看了下窗外朦胧的白光,伸手去拿搁置在枕头下的手机。

    按亮的屏幕上,显示是六点五十分,还有一通来自南浔的未接电话和几条未读的短信。

    她指尖,点开了短信。

    然后,逐字把这一条条的内容读完。

    【江雁声,你别仗着自己记性不好,就以为十年前的事情这么过去了,修默早晚会发现你是一个恶毒可怕的女人。】

    【我替你坐了十年的牢,这样还不够,一定是你故意指使你弟弟来害我弟弟差点丧命,这笔账,我会慢慢跟你算清楚。】

    【江雁声,我和修默的交情是你想象不到的深,你有本事就永远保持着最好的一面,否则,你就等着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婚姻吧!】

    这三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都是晚上凌晨两点半发来的,那时候她从医院回到公寓,直接倒头就睡了,第四条短信,显示发送时间是早上五点钟——

    【他们都说你跟修默闹离婚,你根本就不是想他离婚!】

    呵,看来这位梁小姐是一晚上都没睡啊?

    也难怪呢,有这个闲情逸致跟她发短息宣战。

    江雁声神色悠然地躺在暖和的被窝里,睡饱了心情自然就不错,她唇角微翘,伸出细白的手指,敲打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回复过去。

    “是不离婚啊,我们夫妻生活太平淡,玩点小情调,你管得着吗?”

    发送成功,她根本不给梁宛儿怒对回来的机会,直接把这个号码拉入黑名单。

    江雁声放下手机,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床上不起来,也没有给南浔回个电话。

    她把脸蛋埋在洁白的枕头里,默默地想,梁宛儿这种智商在监狱待了十年,怎么就没见长呢?

    霍修默还好意思说她岁数是白长的,呵,他的这位小青梅才是真正白长的吧?

    一个成天臆想能干掉她成功上位的女人,还来挑衅上了?谁给她的勇气?

    江雁声从枕头抬起脑袋,又把手机拿过来,将梁宛儿第三条短信内容转发给霍先生,附上一句话:“要么处理好你的事情,好好过,要么赶紧离婚,不要耽误我找下一春。”

    滴一声。

    霍先生短信秒回,两个言简意赅的字:“找死?”

    威胁谁呢。

    江雁声挺秀的鼻子皱了皱,把手机扔下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