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8章 一顶绿帽子戴在霍修默的头上
    “看网上和跟我来这里有什么关系?”

    “我的好妹妹,现在整个宛城都在传你出轨一个中年老男人呢。”江斯微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很期待这个生来就被老天爷眷顾的女人,跌入云泥会是什么狼狈模样。

    江雁声突然朝她走近,那慢悠悠的声音,带着她惯来的冷淡:“我就算睡了整个宛城的男人,也轮不到你来说我,自己的亲生父亲不去孝顺,倒是在我父亲面前装起孝女来,你这样,你爸知道吗?斯微!”

    江斯微死死地瞪着她,迫于在场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她咬牙没有反驳,而是……

    突然转过身,冲着江亚东喊道:“爸,江雁声来了。”

    她的声量拔高,让在场的宾客都听到。

    一时间,众人视线纷纷投了过来。

    江斯微笑了一脸和善,主动挽起了江雁声的手,装作姐妹深情的模样:“妹妹,你能顶着一身污秽不堪的丑闻过来,爸肯定很开心啊。”

    她有意提起,像是要故意挑起谁的怒火。

    果然,江亚东的脸沉了下去。

    王瑗很适宜的在旁边说道:“唉,家丑回去说,别在这么多人面前。”

    这对母女,一唱一和的。

    好像间接的在外界承认了,江雁声出轨的事实。

    即便是嫁出去的女儿,到底也姓江。

    何况江家百年来最看重名声,不然当年江雁声之母叶茗,也不可能在叶家倒台后,还能被江家为了履行婚约给娶了回来。

    “妹夫没跟你一起过来吧?”

    江斯微又补了一刀。

    霍修默本尊没出席岳父大人的生日宴,这种行为,很打脸也让人猜测是不是发生了婚变?

    江雁声在大家小声议论中,神色淡定极了,从口袋掏出了一个红包,放在了旁边桌上:“我的礼金。”

    她来一趟,纯粹是为了给父亲的生日宴上递上礼金。

    江亚东脸色铁青,有时候,连他自己也理解不了这个聪明女儿的某时候的一些行为。

    说她行事大气,脾气却又很倔犟!

    在场的气氛,很古怪。

    江雁声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来,飞机上的餐饭难以下口,她饿了几个小时的肚子,需要吃点食物补充体力。

    她低头,吃着东西,不在意别人打量的目光。

    江亚东整个生日宴下来,几乎都没笑过一次。

    ……

    江家。

    客厅灯火通明,江亚东将茶杯重重的朝地上一摔,难忍满腔的怒气。

    江斯微还要在一旁煽风点火道:“你看爸都气成什么样了,你还不赶紧认错。”

    江雁声抬起头,眼神静凉:“我马上认错,且不是让你没戏演了?”

    江斯微脸上一僵,被顶的哑口无言。

    她不敢表现的太急切,只好不甘的退到一旁去。

    江亚东怒火未消,沉声问女儿:“你真做了对不起霍家的事?”

    江雁声站在客厅中央,低眸,看着地板上的茶杯碎片,淡淡道:“一顶绿帽子是戴在霍修默的头上,你们管什么。”

    王瑗最爱装贤良淑德的慈母,她听了,就很担忧的在说:“雁声,不是阿姨说你,你这样会坏了江家的名声的,以后你姐姐弟弟名声也会被你连累的。”

    江雁声唇角极淡的弧度敛去,不为所动。

    她哪个字,是承认了?

    还有……

    她抬起眼,看着王媛说道:“斯微不过是你带来的拖油瓶,她嫁不了豪门,千万别赖我身上啊,说败坏名声,你年轻时不是亲身体验过么?”

    王瑗眼圈红了,多年的伤心事被这样提起。

    “你给我闭嘴。”

    要没这句话,江亚东还没怒到这份上。

    “她是你继母,有你这么说话?还不跟你阿姨道歉。”

    江雁声视线一转,看着她爸那张刚毅冷峻的面孔,觉得陌生的很。

    “我有说错吗?”她唇角泛着冷意。

    江亚东气得血压猛飙,怒声对王媛道:“去把鞭子拿来!”

    这是要动家法了。

    江斯微很想鼓掌,同时也庆幸江锦乔今晚不在场,否则,这条鞭子不一定能打到江雁声身上去。

    江家的家教很严,对子女爱护归爱护,该教训的时候绝对不会手软,如果前段时间江锦乔不是有王媛母女护着,恐怕一条腿少不了被打断。

    而轮到江雁声身上,王媛当然不会多管闲事,去说点好话给江亚东台阶下,她真把动家法的鞭子拿来了。

    客厅的气氛很紧张起来。

    佣人们都纷纷躲进了厨房,连围观的勇气都没有。

    江亚东握着赤色的鞭子,指着她:“给我说清楚,这段时间你到底在搞什么事。”

    “……”

    “媒体报道,是不是真的?”

    “爸,都高清画面拍出来了呢,九张图,每一张都露了脸。”江斯微深怕江雁声会狡辩绯闻女主不是她,抢答道。

    还不忘,说风凉话:“霍家脸面都被丢尽了。”

    江雁声紧抿着唇色,一言不发。

    她这样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将江亚东给惹怒的彻底。

    何况还是众目睽睽之下,他高举着手臂,最终,狠下心把手中的鞭子朝这个顽劣的不孝女抽下去。

    啪——!

    一道鞭痕,实实打在江雁声身上。

    她也倔犟的,也不躲不服软。

    “孽女!”

    江亚东又一鞭子抽下来,力道丝毫不减。

    江雁声明知道哭出来,或许这件事就会被揭过去,可是她却好像不知道疼一般,连续挨了几鞭后,冷淡的语气溢出了颤抖的唇瓣:“我妈呢?”

    江亚东动作倏地一顿,愤怒的神色变了:“你这段时间不在宛城,是去找你妈了?”

    “不是!”

    她身上疼的厉害,衣服破口的地方已经皮开肉绽了,还能着谈笑风生的说:“找她是我的执念,现在却也不是一定要找回来不可了。”

    提到前妻,江亚东不禁狠闭了下双眼,怒气降低到零点,再次开口已经平复了情绪:“去打个电话给霍修默,让他来接人。”

    王媛脸色变得微妙,做了十来年的夫妻,她很了解这个枕边人。

    早该猜到,江亚东会狠心打他宝贝女儿一顿,其实是算给霍家一个交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