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1章 日进斗金的女人
    “这就是你的靓照?”

    男人语气很是冷静,不为美色所动。

    “你看了我,保持的住?”

    她拍的这张海报,迷倒了多少家庭妇女?连女人都为她沦落了,就别说男人这种爱长针眼的种族了。

    看这有胸有腰,细胳膊细腿的,她都等着他来个狂野反扑了!

    霍修默眯着深眸,没有什么温度的话从薄唇中溢出:“你以为你脱光我就会喜欢你?够幼稚。”

    江雁声站直了身体,学他一脸讽刺,红唇冷哼了声:“女人这辈子遇到个好男人,一辈子都不需要长大的,你这种渣的都无人能敌的男人能懂什么?”

    “霍太太,你别让我对女人绝望。”

    霍修默说完这句话,深眸闪烁了下,他淡抿的薄唇平缓地溢出:“有生之年,我还想跟一个女人谈一场恋爱。”

    都娶了老婆的老男人一个了,难不成还妄想谈个忘年恋?

    换做平常,江雁声小脾气上来,没怒对死他都跟他姓!

    但是,一想到她有事求人,就不得不把姿态放低,假笑奉承他:“像你这样成熟多金的男人,我是很愿意为你的爱情轰轰烈烈一次。”

    霍修默很无情的拒绝了她自荐:“有你这种性子的女朋友,我无福消受。”

    有种女人,美只是一副皮囊,但性格之恶却能深入骨髓。

    江雁声很清楚他话里话外透着这个意思,她装的脸上都快僵了,没一巴掌扇过去都算对得起她霍太太这个身份。

    她扬着清丽的容颜,隐隐浮现出淡淡的讥讽笑意:“没办法啊,讨人喜欢是天性,模仿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与时间,我是事业型的女人啊,哪有空去研究你的口味。”

    “何况……”她用眼睛去斜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语气一转,低低道:“有人的性格和外形天生就讨喜,有人差那么一丢丢,这一丢丢要补起来,简直是伤筋动骨,有时候补着补着,就成了东施效颦。”

    男人一语道破:“说到底,你就是不肯用心在我身上?”

    “不,我是一想到要学梁宛儿那种小白花……算了,不说了,我这是恶心谁呢。”

    江雁声把话打住,朝他伸手:“言归正传,借我点钱呗。”

    扯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要钱。

    霍修默薄唇溢出低笑,难辨他的态度:“冠上乐坛天后就这么不值钱?你每年的版权费用,商业演出和活动代言,随便来个环球演唱会,都能赚的盆满钵盈,霍太太,你缺钱到舔着脸找我借钱,难道是都拿去包养小白脸了?”

    江雁声脸面挂不住,故作镇定的说:“传闻不可信你不知道吗?别人要说我是个日进斗金的女人,我能有什么办法。”

    “都自称是事业型的女人了,没日进斗金也亏得你好意思天天挂在嘴边。”

    霍修默唇角挂着分明是温淡的笑容,可是却让刺眼的很,一看就知道是带着对她不以为然的嘲笑。

    有句经典名词,叫人穷志短!

    江雁声连点头附和他的话:“是是是,我是一个对金钱非常饥渴的穷鬼,你借我点钱花,回头算上利息还你。”

    她说完,眯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男人那张英俊尊贵的脸孔。

    江雁声敢举三指对天发誓。

    如果霍修默敢说一个不字。

    她当场绝对会送他三个字:mmp!

    不,她还会找根绳子,半夜就吊死在他家门口!

    霍修默注视了她一会儿,没拒绝也没同意肯借钱,只是淡淡的开腔:“算上利息还我?你这是在讽刺你自己,还是在讽刺我?”

    江雁声眨眼,好像是戳到了霍先生一颗敏感的大男子主义自尊心了唔?

    强买强卖也不行,厚脸皮来也不行,她干脆来个温柔小意,走过去,一屁股坐到了他结实的腿上。

    霍修默没料到,她能没脸皮到这种地步。

    一阵属于女人的馨香骤然的包围住他,几秒钟的时间里,怀里的女人已经伸手圈住他的脖子,用软软的脸蛋蹭着他下巴:“唉唉唉,除了没人疼,浑身都哪里都疼……老公!”

    娇里娇气的,一声老公叫的余味伸长。

    霍修默心中那股淡的不能再淡的心绪被轻易触动,他低眸,看着她干净美好的侧脸,声音深沉道:“利息我每天都要收,要别的……”

    ——

    江雁声手捏着一张支票,离开了霍氏公司。

    她面无表情坐在出租车上,一张红唇被吻得红肿,谁见了都知道她几分钟前距离了些什么事。

    在霍修默把她压在沙发上用力地亲嘴时,她就决定今晚不回都景苑睡了,让他独守空房去吧。

    她打车回到自己的小公寓,有一段时间没来住,又没请钟点工定时打扫,江雁声看着四周的摆件都覆上了层薄薄的灰尘,真是……一言难尽!

    穷,这一个字贯穿了她的人生。

    江雁声认命地抡起袖子,将小公寓彻底清扫了一遍。

    就在她勤勤恳恳的做个爱干净的女孩子时,南浔赶了过来,还带了一个绝对劲爆的厄运!

    “亲,网传你出轨的绯闻公司都还没压下去,你又被曝出在夜店长期与多名富家公子玩的开,甚至玩多人成年游戏的过程中,把其中一名姓何的男子玩的不育了。”

    南浔一口气说完一大段话,喘着气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江雁声听后,沉默了许久,红唇吐出一句话:“那些人,蠢的令人心碎!”

    “我看这条丑闻是何家放出来的。”

    南浔分析道,很担忧看了她一眼:“你这次少说又要被打一顿吧?”

    别怪她用这么寻常的语气问,实际上,没几个人知道江雁声从小只要是犯了错都会被打一顿。

    这也导致了,她爱装的很乖巧,性子却截然相反。

    江雁声现在身上的鞭痕都还觉得疼,她想了想,眯着漂亮的眼睛说道:“这些人怎么就阴魂不散呢,还爆我玩男人,当霍修默绿帽子带上瘾了啊?”

    南浔犹疑的说了句:“大概是,霍先生天上就适合戴绿帽子。”

    “用这种阴损的招数让霍修默受连累被讥笑,这些人……就等着买副棺材收尸!”

    江雁声有霍修默这个大杀器在手,怕谁?

    这种蜜汁的自信,大概来源于她欠了霍修默一笔钱,她要没了赚钱的路子,那小气吧啦的男人找谁要钱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