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2章 被老男人爱上,像旧房子着了火。
    晚上七点。

    霍修默下班回到都景苑,佣人已经把晚饭备好,他将西装搁在沙发上,抬手扯了扯领带,视线扫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女人的身影。

    通常到饭点的时候,他下班回来,都会第一时间看到江雁声坐在餐桌上等他吃饭。

    “太太呢?”

    佣人:“先生,太太上午出去后,就没有在回来。”

    霍修默眉头轻皱,迈步朝楼上走去。

    他推开了紧闭着房门的主卧,里头床上的被褥整洁叠好,窗户前摇椅只放置着一张薄毯,也没有女人坐在上面听歌的身影。

    他大手松开门把,又走到小书房去。

    江雁声这女人事多,声称要隐私,不跟他用一个书房,搞得他不嫌弃她一样,便在走廊最里面为她整理出小书房。

    霍修默找了一圈,把她平时在家养伤经常待的角落都找过。

    等重新从楼上走下来,他大手拿起搁在沙发上的西装,作势要出门。

    佣人上前问:“先生,不吃饭吗?”

    “放着!”

    霍修默沉声留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离开别墅。

    ……

    一辆银色的保时捷缓缓从夜色中驶来,停在了路边,徐慕庭下车,走向了双手插袋伫立在迈巴赫车旁的男人

    他从家里赶来,身上还穿着淡灰色上衣和休闲裤,一派温润气势。

    “苏湛打电话给我,说你为了找江雁声那女人都快把宛城搞的翻了天,她是出了什么事?”

    也别怪徐慕庭会这样想,他最近正在跟何家扯官司上的事,如果把对方惹急眼,很可能来找江雁声算账。

    霍修默紧蹙眉头抽出一根烟。

    过了一分钟,他嗓音低冷:“没出什么大事。”

    显然徐慕庭是不信的,没出什么事你派人满城风雨的找她?

    他突然压低嗓子,试探一句:“该不会是她,真送了一顶大帽子给你?”

    霍修默眉眼神色变得冷峻,开腔道:“她敢,我打断她的腿!”

    徐慕庭嗤嗤的笑:“别把你老婆当成良家妇女看,这才闹腾了多久?就强安了两顶帽子在你头上,兄弟,说实话你是不是没控制住脾气家暴她了?她才跟你闹。”

    “说她一句就给你蹬鼻子上脸,还想跟她动手?”霍修默面无表情地捻灭烟蒂,心情阴郁的很。

    这时,苏湛的电话终于打来了。

    他接通,言简意赅的问:“她在哪?”

    苏湛:“……七星小筑。”

    下一秒。

    霍修默挂掉电话,转身上车,一刻都不容久待。

    徐慕庭站在原地没有跟上去,他看着远去的迈巴赫,薄唇微微勾了勾:“老男人谈恋爱,就像旧房子着了火,没救了。”

    ……

    三更半夜,门铃被催命似的急按。

    江雁声穿着睡衣出来开门,当看到这个身高腿长的男人时,都怀疑自己在做噩梦没醒呢。

    霍修默垂颈点烟,一身手工裁剪的西装衬的他身形英挺,抬起头来,英俊的脸孔被走廊灯光照映着愈发的成熟,那深沉的眼神直直盯着她,带着某种晦暗之色。

    “你,怎么找来的?”

    男人眼底掠过深冷狭长的寒意,语气也是:“上回睡完提上裤子就走,这次要到钱转身就走,什么便宜都被你占尽,你这玩男人的德行没被人打断腿,睡的很开心?”

    喂,你说话别这么恶毒好吗?

    我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好好坐下来说啊。

    江雁声被他控诉的,好像是干了抛夫弃子这种遭雷劈的事。

    不,不对。

    她上哪去找孩子来弃!

    “行行行,您老委屈了,现在搞不好就有个狗仔在角落头拍着呢,先别吵,进来?”

    江雁声让道,请这位小公主心的男人进屋。

    霍修默一脸拽爷模样大步走进来。

    ……

    这种单身公寓,本来格局就不大,加上霍修默这尊大佛摆在这里,就变得更加狭小了。

    他坐在淡米色沙发上,接过她递来的白开水,脸上的神色略略有点嫌弃:“有宽敞的别墅不住,来住这种地方,你体验生活?”

    江雁声:“……”

    她捏了一把口袋的支票,忍了。

    “小别胜新婚啊,怕你腻了我呢。”她慢慢地坐在旁边,低着脑袋小声说。

    这样的姿态,让她露出一小截白透细腻的颈项,黑色长发柔顺披肩,纤细的身段上穿着布料柔软的睡裙,看起来气质很美好。

    像个,细致干净的小女人。

    霍修默眼神微眯,他与江雁声算不上青梅竹马,少年时期却因为徐慕庭妹妹发生意外的事,早就知道有这号人物。

    如今她卸下精致的妆容,脱下高跟鞋这些外表的装扮,只穿着一件简单的裙子乖巧的坐在这。

    跟印象中那个羞涩的她,慢慢地重逢了。

    江雁声小时候很乖的,一点都不叛逆,如她所言,从小就是个学习成绩优秀,给父母长脸的好女儿。

    和现在这副气死人不偿命,满身反骨的模样截然相反。

    霍修默手指骨节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茶几,心想:这女人,她的青春叛逆期,是不是来的有点晚?

    他不说话。

    江雁声也装死,内心戏很丰富的在补脑。

    大半夜的,霍修默亲自找到这里来,以前都没见他殷勤到这份上,该不会是怀疑她出轨在外开个酒店房间,跟小白脸滚床单吧?

    所以……

    他是来抓奸夫咯?

    江雁声越想越觉得可能,不然他哪来的闲情逸致跟她浪费时间?她不回家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客厅气氛死静一片,最终被霍修默打破,他看她认错态度尚可,便暂且饶过她,嗓音平缓道:“天色不早了,休息吧。”

    有点眼色的,都立马把他请床上去了。

    然而,江雁声却突然抬起头,皱着眉心说:“我家不留男人。”

    霍修默周身的气息,骤然降到了零度。

    他冰冷了神色,盯着她说:“你再重复一次?”

    “我……”江雁声张了张嘴,却被他煞气吓得扼住了呼吸,深怕说完,小命就搁这了。

    她想了一个主意,打着商量的语气道:“霍先生,你想体验初恋般的感觉吗?不如跟我去酒店开个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