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3章 酒店般的初恋感觉
    “酒店般的初恋感觉?”

    霍修默被她气的没脾气,这女人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出口。

    他也没了歇在这里的心情,霍大总裁什么时候沦到要死皮赖脸才能留在女人家里的处境了?

    他站起身,指了她一下:“换身衣服,跟我回去。”

    “啊!”

    江雁声刚想说都这么晚了啊,转瞬间,收到了男人一记沉色的目光,她闭嘴,认命去主卧换衣服。

    ……

    霍修默在客厅等待她的时间里,也打量了几眼她的住处。

    格调以洁净的浅色为主,布置简单大方,墙壁上挂着一副素描画像,漂亮的恰到好处的点缀,整体给人素雅的质感。

    他视线注意到了书房,也没想走进去窥探她的隐私,但是,看到门口上了一把锁。

    他心想的是,这女人是把全部家当都藏里面了?

    将门反锁不够,还要特地上把锁?

    女人的心思永远都别去猜,就算猜中了,她们也能随时看心情去变化,让你心神俱疲。

    霍修默无法理解她这种古怪行为,全当是小女人心思了,他等了五六分钟,看到江雁声换了件象牙白的长裙出来。

    他淡漠的收回视线,朝门口走去。

    ……

    两人回到都景苑已经是半夜。

    佣人听到了外面有车熄火的动静,便上前来:“先生,晚饭需要热一下吗?”

    霍修默大手拽着江雁声的手腕走进来,淡声道:“拿去热。”

    “喂,你到现在没吃饭吗?”江雁声从他身后探出脑袋,那语气很是诧异呢。

    霍修默没好气看了她一眼:“你有脸问?”

    “……”江雁声。

    是你要找来的,我有叫你找哦?

    十五分钟后。

    佣人上前:“先生,晚饭已经热好。”

    “你去吃吧,我先上楼睡觉了。”

    江雁声没有吃夜宵的习惯,她虽然算混半个娱乐圈,只在乐坛发展,身为一个女人,女歌手,也是要身材的。

    想要走,胳臂却被拽了回来。

    霍修默抱住她纤细的腰肢,俯身,薄唇都快贴到了她的脸颊,吐气温热:“留下来,嗯?”

    他这种霸道总裁风,来的太突然。

    江雁声眨着浓翘的长睫,看着近在咫尺的完美俊脸,有种鬼迷心窍的冲动,脸红点头:“嗯。”

    霍修默微微上挑的眼眸,朝她漾动了一抹温柔。

    因为这一笑。

    江雁声这个颜控狗,脑袋里完全没有理智这种东西。

    她糊里糊涂就坐在餐桌上,单手托腮,想静静地欣赏美男子吃饭的画面。

    然而——

    事实上,碎了她一颗少女心。

    霍修默吩咐佣人去给她盛了米饭,他自个慵懒的坐在椅凳上,对她说:“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吃了再去睡。”

    “what?”

    “吃啊,别饿瘦了,以免媒体要说我把你关在家里狠虐了一顿。”

    江雁声:“……”

    她只想问一句:“你这种奸狡贱格是怎么养成的?”

    霍修默不怒反笑,逐字的缓慢道:“花一晚上找你的功夫都有,看你吃饭这点时间也没理由抽不出空来,不急,你可以慢慢吃。”

    江雁声想日他!

    一张小脸,板的很紧绷。

    男人却是越看越顺眼,浪费了一晚上的郁气瞬间散光,见她不动筷,淡淡的开腔威逼她:“支票花完了吗?”

    江雁声突然抬眼看他,他已经渣到没有羞耻心了吗?

    餐厅,一时间气氛凝滞,

    最终,在他略眯起的那双修长眼眸的注视下,女人白细的手指拾起筷子,一小口一小口的扒着米饭,吃着丰盛的晚餐。

    ……

    吃到恶心,吃到想吐。

    等江雁声把一桌子的饭菜吃掉四分之一后,已经半夜三点多,她打了个饱嗝,相信明天绝对是节约下三顿饭钱了。

    她想起吃饭两个字,就恶心。

    霍修默那个斯文败类的男人,姿态悠闲的品尝着红酒,欣赏完她的绝望,修长的手指放下酒杯,对她笑的不要太骚了。

    “霍太太,你真听话。”

    江雁声硬生生给挤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我很乖嘛。”

    ……

    她看着男人上楼的背影,脸上没了表情。

    像这种一手可以把你宠上天,还可以一手把你推进地狱的男人,一想到活着得被他套牢,死后,还得跟他葬在一起。

    她就觉得活着和死了,都挺没意思的。

    ……

    ……

    三楼,主卧里。

    江雁声端着一个盘子推门走进来时,看到了被扔在床上的男人西装外套,白色衬衫和领带,她听到浴室传来的水声,便等了会。

    霍修默只围着一条浴巾走出来,长期锻炼的身体肌理分明,线条完美,完全是够资格去跟男模特的身材媲美了。

    江雁声欣赏了一会儿,观感不错,手感当然也好了。

    她上回在医院没少摸,这男人的皮肤不同于女人细嫩,却充满了弹性,不像那些锻炼过度的男人,摸上去硬的跟石头一样。

    霍修默察觉到她垂涎的眼神,薄唇微微勾了勾,伸手作势要去扯浴巾。

    “喂!”

    江雁声反应极大,她是欣赏男性的身材,却不是色女。

    “你好好围着,少来事。”

    霍修默转过身,结实的胸膛上还挂着透明的水珠,无不散发着一种成熟男性的魅力。

    他慵懒的声线颇为玩味,溢出薄唇:“不想看,还盯着那么久不移眼?”

    “谁要看你那丑不拉几的蘑菇头!”

    江雁声脸上带红晕,有些忸怩了。

    男人深眸眯了一度:“蘑菇?”

    她眉角挑了下,故意咒他:“还是长了毛的,早晚烂掉!”

    “烂了也是被你挤烂。”霍修默冷冷的腔调,把她给怒对的一个字都说不上来。

    妈卖批的男人!

    她要否定,不就是等于承认自己宽松?

    她要默认,不就是赞同他讽刺自己放荡!

    江雁声咬紧牙关,对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还是不要说话可爱点。”

    她将一碟切好的香蕉拌枣递到他面前,温声软语的模样像是很担心他的胃:“你晚饭都没吃,吃点水果垫下肚子吧,霍先生。”

    就这一刻,江雁声在霍修默的眼里,才像个真正的妻子。

    他盯着她那张姣好美丽的脸,低声道:“真是活见鬼,你都懂事到,关心自己丈夫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