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6章 修默,你的妻子欠了不少赌债!
    ……

    走出摄影棚,南浔就说了:“你别死要面子活受罪,刚才季总已经有改变主意的打算了。”

    江雁声跟她站在走廊等电梯,她看着被人放置在墙根的玻璃碎渣道具,淡淡开口:“你要我跟郭佳美抢资源?南浔,你恶心谁呢?”

    “噗——”

    南浔笑喷:“分明是郭整容来抢你啊。”

    “无所谓了。”

    江雁声蹙眉,低低说道:“大不了再找霍修默借点钱。”

    南浔:“……,你有老公,装逼哦?”

    “好了,我今晚是必须去霍家了,我得讨好未来的金。”

    ——主大人。

    后面三个字没来及说出口,江雁声突然被从摄影棚冲出来的女人给猛力推了一把。

    她脚上踩着尖细的高跟鞋没站稳,一时身体重心失去,朝前方重重摔在地上。

    南浔大惊失色:“声声!”

    “嘶!”

    江雁声倒吸了冷气,她膝盖跌倒在地,偏偏好死不活被她碰倒了放置在墙根的玻璃渣。

    等电梯时,她就在想这东西放这里,万一扎到人怎么办?

    没想到转眼间自己就遭殃了,膝盖上和左手都按在了玻璃渣上,细嫩的手心溢出了鲜红色的血液。

    南浔看了一脸愤怒,她用帕子包住了江雁声的手,眼神像看个死人一样,看着发神经的郭佳美。

    “你要死啊!”

    郭佳美也料到自己就推了一把,能把人推的满手是血,她有点后怕,又鼓起了底气说:“是她惹我先的,也是她自己撞倒道具的,再……再说她又不怕疼的,她,她根本就个疯子。”

    南浔:“你在说一遍试试?”

    郭佳美怕被打,但是,当她看到江雁声一脸冷静,用那种她最讨厌的眼神看着她时,到嘴边的话就无法抑制的气愤了:“我凭什么不能说?你问她,要说被玻璃渣弄伤,有我十二岁时严重?”

    南浔看她的神比喻,直接说:“你没病吧?”

    “有病的是江雁声。”

    郭佳美指着被南浔护在身后的女人,她就是这副德行,每次在外人面前都装的很淡定无辜,只有私底下才会恢复本性。

    她抬手摸了摸脸,冷笑:“呵,我为什么会整容?南浔,你问问她啊!江雁声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是个恶毒的女人,斯微也知道,江家人都知道,我以前那张脸是被她亲手用玻璃片划破的。”

    “江雁声毁掉我的脸,我就要整成她的模样,这是她欠我的一张脸。”

    郭佳美那一声声尖锐的质问响彻在整个走廊,南浔不管是真是假,反正掐死这个女人的心,是有了。

    而江雁声平静的眼眸里,什么情绪都没有。

    她忍着痛站起身,抿唇开口:“说够了吗?”

    “江雁声,你怎么不讽刺我了?”郭佳美情绪激动得红了眼,咬字很重:“你就是心虚!”

    “随你怎么想。”

    这时电梯来了,江雁声连看她一眼的兴趣都没有,直接走进去。

    ……

    医院。

    医生把玻璃渣从手心的肉里取出来,又把药水涂在伤口上,南浔旁观者都看得心惊肉跳的。

    这一段时间,江雁声好像麻木得没有知觉了,坐在椅子上,始终没有开口喊医生轻点,或者她疼。

    南浔看了她一眼,跟医生询问完情况后,又重新走回椅子旁边:“郭佳美那张嘴我回头给她堵上,她明显就是要踩你上位,整容史也迟早会被挖出来。”

    江雁声低垂的长睫毛轻颤了下,看了包扎好的手心几秒钟,她将袖子拉下,掩饰住了左手的异样。

    过了半响,才听见她声音在说:“你没有想问的……”

    “……”

    南浔立马问:“你毁过她的脸?”

    江雁声那双平静没有波澜的眼眸抬起,里面没了平日里的伪装和提防,还带着许些的迷茫。

    她沉默了很久,摇头说:“记不清了……”

    意料之中的答案,南浔摊摊手:“早就知道你记性不好,算了……你还去霍家吗?”

    “不去了。”

    江雁声低头看着膝盖上被包扎的地方,没有手心伤的严重,但是,走起路会看起来很奇怪。

    她最近惹的话题太多了,不想在添一桩。

    ……

    晚上八点,霍夫人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大家都到齐了,却不见江雁声的身影,她当即就冷着脸给儿子打电话。

    此时,霍修默正在包间跟朋友打牌,他捻灭烟蒂,一手接电话:“喂,妈。”

    “修默啊,你到底是娶了个什么媳妇在家供着啊,不是妈说她半句不是,全家人都等她吃饭,不来了也不说一下,礼貌都没有。”

    霍夫人告状,让霍修默眉头皱着,牌桌上的人都在等出牌,只见他修长的大手把牌摔到桌中央,起身,走向阳台去。

    苏湛很有眼色,立即叫了个人上来替补。

    坐在沙发角落头的梁宛儿也看到了这幕,她微睁着眼注视男人精致的五官轮廓,意图想从他的表情上发现点什么。

    霍修默通话时间很短,大多时候都是在哄霍夫人,语气温和,英俊的脸却面无表情得厉害。

    “修默。”

    梁宛儿等他挂完电话,才走过来。

    霍修默敛起眉目间的神色,淡淡开腔:“嗯?”

    “我……我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梁宛儿小声说,脸上有几许的犹疑。

    在男人深不可测的眼神注视下,她将手机掏出来,给他看了几张照片:“是这样的,前阵子我爸从澳门赌场回来了,他说他有看到江雁声在澳门赌博,就是媒体传她绯闻的那段时间……”

    霍修默目光落在了被偷怕的像素很模糊的相片上,硬长的睫毛掩饰去了他眼底的情绪。

    梁宛儿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来告状的,很是担忧的说:“我爸说她当场就欠了不少赌债,修默,江雁声这阵子过的会很辛苦。”

    “嗯。”

    霍修默没有她想象中的当场冷脸,也没有被火上浇油而发怒,他表情淡漠的拿起椅子上大衣,离开包间。

    梁宛儿站在窗外,看着男人从会所走出来,上车,发动引擎。

    她捏着手机,心底默默地想:身为霍家长媳,又是跟男人传绯闻又跑去澳门赌博,像霍修默这种高高在上的男人,能忍受下去?

    呵,她就说过了,那女人根本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纯良无害,霍修默早晚有一天会发现江雁声的真实面目!

    也早晚会明白过来,谁最合适做对他百依百顺的妻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