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0章 签霍修默的名字,这是他给我的卡
    站在床沿的男人身姿颀长,笔挺的西装衬得他气质尊贵优雅,穿着白色的衬衣,没有打领带,被他用食指扔到她面前,抿起的薄唇溢出磁性的嗓音:“起来,给我系上。”

    江雁声看着床上这条黑色领带,刚被吵醒有点恍惚,等她缓过神来,就板起了一张精致的小脸:“我不会!”

    霍修默淡淡的开腔:“名媛的礼节没学过?我妈很乐意教你。”

    江雁声在不情愿也跪坐了起来,手指攥紧了男人的领带,声音静凉道:“知道你妈是名门第一淑媛,不用拿出来显摆了。”

    她手指细长又白,动作很漂亮,轻巧就给他打好领结。

    “可以了吗?”霍小公主?

    霍修默这回满意了,手掌拍拍她脑袋:“今天记得去商场把我预订的项链取回来,今晚跟我回霍家。”

    “哦。”

    江雁声没借口不去,重新躺回床上睡觉。

    霍修默在床沿低眸,看了她温软的侧脸几秒,才转身迈开长腿下楼。

    下午两点。

    江雁声去了一趟小公寓,收拾了些衣物和生活用品让司机提上车,她换了身奶白色毛衣和百褶长裙,黑色长发柔顺的披在肩头,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清冷的气质带着几分温柔。

    做长辈的都喜欢乖的女孩子,江雁声的长相和刻意装扮出来的气质很对霍夫人的审美观。

    今晚要去霍家,她又拿出装乖那套。

    去之前,她还必须去一趟商场,把哄婆婆的礼物给取回来。

    江雁声让司机在车上等,她提着包走进了商场,上三楼层找到霍修默说的那家珠宝店。

    导购员面带微笑迎上来:“您好,请问需要购买什么?”

    “我来取霍修默订下的项链。”

    江雁声表明身份,淡淡道:“我是他妻子。”

    “好的,请您稍等片刻。”

    导购员去打电话核实,五分钟后,便端着精美的盒子走过来:“霍太太,这是霍先生预订的项链,价值一百二十万,请问您是付现金还是刷卡?”

    江雁声脸上略僵的笑容不失优雅的问:“他钱没付?”

    导购员微笑:“霍先生给了定金,有一百万的尾款没有付清。”

    “这样啊?”江雁声只能从手提包翻出钱包,指尖拿卡的时候一顿,抽了张卡递给导购员。

    “好的,请您稍等。”

    很快导购员回来,双手将卡递上:“霍太太,这张卡显示余额不足,抱歉。”

    江雁声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下去了,很好的,霍修默这个阴损的男人,又被她记上一笔了。

    导购员:“霍太太?”

    江雁声伸手把银行卡收回,她起身亲自走到柜台前,从钱包里拿出信用卡,递过去:“刷这个。”

    “妈,你上次看上的那条祖母绿项链,我问过了,这家店今天调货过来。”

    店外,有一道熟悉的女声传来。

    有导购员,态度热情地迎上去:“梁小姐,你好。”

    江雁声没回头,她低垂着眼睫,接过柜台小姐递来的消费单,一笔一划认真的签下名字。

    梁宛儿早就看到了在店里的女人,她捏紧了手提包,先让母亲坐在沙发看首饰,自己走去柜台递卡买单。

    有人不嫌自己碍眼,偏偏就喜欢出来显摆上,江雁声想无视都难,转身就看到了精心打扮一番的梁宛儿。

    她穿着黑色的淑女风秋裙,手里还提着几个购物袋,其中一个,是某男士品牌服装,这个牌子很挑人,是设计师专门给精致的绅士量身定制。

    那点心思,就差没有写在脸上。

    江雁声唇角挑起讽刺的弧度,提起首饰包装盒要走。

    就在这时,梁宛儿突然惊呼了声,很歉意的跟柜台小姐说:“抱歉,我签错字了。”

    她刻意的顿了下,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语句清晰的说道:“我应该签霍修默的名字,这是他给我的卡。”

    江雁声目光淡淡看过去。

    梁宛儿等了半天,却只见江雁声眼神淡然的看了自己一眼,也没什么动静就这样轻易走了。

    她这次主动挑衅,江雁声看上去一点都不生气。

    难道,这女人不是都把霍修默看的很重要,别人碰一下都觉得是抢吗?

    ……

    江雁声取完项链回到都景苑,上楼,去小书房给南浔发了语音视频。“借我一百万。”

    南浔:“……,霍修默不给你?”

    江雁声清丽的容颜上带着轻淡到了极致的笑:“不太想找他要,下个月还你。”

    “好,我转账给你。”

    南浔也不深究多问,又将工作上的事跟她说了:“郭佳美最近复出了,我这边准备了一手料证明被曝出跟老总过夜的不是你,你自己也有个数。”

    “南浔。”

    “嗯?”

    “接点配音的工作,我欠了不少债。”

    “……”

    ——

    江雁声将银色的笔记本合上,她纤细的手臂抱着双膝坐在椅子上,微微低着头,黑色的长发遮住了清丽的容颜,神色仍旧是一片寡淡。

    窗外的天色逐渐开始暗淡下来,书房没有打开灯,漆黑一片。

    久良,江雁声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她坐好,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女士香烟和精致的打火机。

    点烟的动作,好似已经练习了无数次。

    她白净的手指夹着一根细细的香烟,点燃后,优雅的递到了唇上,吸进来的烟味让她喉咙一阵发痒,忍不住咳了起来。

    江雁声却带着某种执着地把香烟一点点的抽完,她眸色很淡,用指尖去碾灭了烟蒂,接着放回烟盒子里,连带打火机都重新扔到了抽屉。

    之后,在椅子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缓缓地闭上眼。

    七点二十分。

    霍修默下班回到都景苑,进门问佣人:“太太呢?”

    “太太在上楼,一直没下来。”

    佣人知道今晚不用准备晚餐可以,说完便退下了。

    霍修默走进客厅,目光看到放在茶几上的珠宝礼盒,他抿起的薄唇淡勾,抬步走上楼梯。

    三楼很安静,走廊跟卧室都没有开灯,霍修默找了一圈,最后走到小书房门前,修长的大手握着门把,缓缓推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