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2章 这是你的,别的女人不能看吗?
    “气性这么大,也不知道是谁给惯的。”

    霍修默视线注视着她秀丽微凉的小脸,眉梢微蹙,却没有被她阴阳怪气的挑衅给惹怒。

    江雁声移开脸,情绪很冷淡的说:“也没让你惯。”

    霍修默闻言,伸出长指要去板过她的脸,江雁声现在一秒钟都不愿意看到这张死人脸,口中绕在舌尖的话刚要说出来。

    突然间,她看到男人眯起了深泓眸子。

    没给她时间去想,耳边就传来了玻璃窗被击碎的动静,霍修默手臂护着她的脑袋,及时将她往怀里一压,用肩膀挡住了直直的正面伤害。

    车身,也突然一个急刹。

    江雁声睁着眼微微有些迷茫,她被霍修默很好的护着,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可是裙摆跟椅座上都是破碎的玻璃渣,她心口有些发慌,还没从这个突发事件缓过神来。

    霍修默淡漠阴冷的嗓音,从头顶传来:“有没有事?”

    “没……”江雁声口中这样说,指尖抓紧了男人的西装衣角,连声问:“是谁滋事?”

    连霍修默的车都有胆砸,嫌在宛城过的太安逸了吗?

    霍修默低眸,将她浑身上下连头发丝都打量了一遍,见这女人只是脸色发白,情绪上没有崩溃的哭叫,也没有实际上的身体伤害,他脸孔上阴沉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些。

    “这事我会处理。”

    他大手握住了女人纤纤细指,温度贴着肌肤传达过来,莫名的让江雁声内心泛起柔柔的暖意,方才的过程她没看清,不过隐约看到是人骑着赛车逃了,手里还挥舞着铁棒。

    如果霍修默没护着及时,恐怕她这张脸得进一次整容院不可。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接触,极短的一瞬,就被司机给打断:“霍总,你的肩膀在流血。”

    “你受伤了?”江雁声双眸中带着真真切切的担忧和焦虑,仰着头要靠过去看他的肩膀。

    霍修默好看的大手把她身子按了回去,平缓的腔调跟平时没什么两样:“我没事。”

    他穿着黑色的西服,就算流血了没仔细看也难以察觉到,不过那股淡淡的血腥味却是骗不了人。

    江雁声先前就差点被毁容没冷了脸,这下小脸板了起来,他倒是能装模作样,这时候还在她面前保持什么风度。

    她压下脾气,对司机吩咐:“去医院。”

    司机不敢耽误事,车的反向一转,朝附近医院行驶去。

    ……

    路上,霍修默打了两通电话,第一通电话是打给霍夫人找借口临时有事不过去了,第二通电话是打给秘书查这件事。

    医院里。

    男人西装裤没有一丝褶皱的坐在椅子上,脱下来黑色的西服搁在手扶,身上的白色衬衫半解开,裸露出了一片结实性感的胸膛。

    江雁声就站在旁边,她漆黑的眼睛很漂亮,一眨不眨的盯着男人肩膀上被玻璃碎片划出的深浅不一伤口,没把自己看的心惊胆战,倒是把人家护士小姐给盯的手在抖。

    “霍,霍太太?”

    值夜班的护士刚上任实习,还是个小姑娘架不住江雁声犀利的眼神,她手拿着棉签跟药水,颤着声说:“我对霍先生没有非分之想……你,你可以放心的。”

    “……”

    江雁声面无表情地转过脸,眼角余光又朝男人一扫,看到了他唇角勾出一个不深的弧度。

    没事微微一笑给谁看?真碍眼的。

    护士小姐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把伤口处理好,期间手指都不敢碰到霍修默身上的任何一处地方,就怕江雁声再次用看死人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霍太太,伤口包扎好了。”

    护士小姐说完这句话,就跟逃命一样跑了。

    江雁声来医院说的话,都没超过有十句话,谁知道就把人给吓到了,她低垂着眼睫,眸光扫到霍先生衣衫不整的模样,走去把医务室的门砰一声关上。

    “你把门关紧,是想对我做什么?”

    霍修默依旧坐在椅子上,衬衫松垮的挂在上身,也不急的去把纽扣系好,一双半敛的眸子落在她素净的脸上。

    江雁声蹙起的眉眼就没舒展开过,她走过来,将黑色西服随手丢到男人身上,抿唇开口:“把衣服穿好。”

    霍修默身形岿然不动,淡淡的开腔:“手臂动不了。”

    “你又没废了两只手。”怎么就穿不了衣服了?

    男人腔调漫不经心的说:“谁叫我要见义勇为给你挡玻璃,听你的语气很遗憾我没废两只手?”

    江雁声盯着他,不说什么。

    霍修默站起身,任由黑色西服从腿上滑落下去,挺拔的身形上带着点点血迹的白色衬衣跟黑色西装裤,让他的形象看起来有种颓废的感性魅力。

    他迈开长腿,作势就要这样走出去。

    江雁声精致的小脸很冷漠,走到门前堵住。

    霍修默挑眉,看着她这种行为,突然压低声问:“你做什么?”

    “外面冷,你现在是伤患又成病患不要命了?心里没点数?”江雁声的理由找了很牵强,她的语气却一点都不牵强。

    总之,衣服没穿好就不许出去。

    霍修默眼神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喉间溢出了低笑:“你这女人是被男人哄惯了,还是专制霸道的毛病没人去治?你不帮我穿好衣服又不许我走出去,说说,你还想怎样?”

    他身高接近一米九,就算江雁声脚上穿着高跟鞋,也不过是到他肩膀过,两人面对着站在一起,她视线平视,便落到了男人健硕的胸膛上。

    霍修默的肤色偏白却不清瘦,上头的肌肉纹理清晰分明,是典型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

    她漂亮的眼眸眯了起来,突然间抬手,白皙的指尖把白色衬衫的纽扣一个个的给他扣好,也把他的好身材全部都严实的藏起来。

    “这是你的,别的女人不能看吗?”

    耳旁,突然响起了一道男性低沉的声音,让江雁声手指动作顿住,神经敏感处好像被什么碰到了,反射性伸手把他给推远点。

    霍修默英挺的身形站在她面前不动,低低静静的看着她发红的小脸,唇角勾起的弧度很微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