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3章 老公保护老婆是天经地义的
    江雁声看到他这副吃定自己的模样,不知怎么就来了火气:“你要想别人看我也会一点都不吝啬的成全你,把你扒光丢到大马路上示众。”

    霍修默迈步,高大的身形突然朝她靠近一步。

    江雁声下意识戒备的后退,睁着双眸像是防贼一样的盯着他。

    “你试试,是我先把你治服帖了,还是你把我扒了示众?”他话里意味很深长,带着成年人的暗示。

    江雁声话被哽在了细喉里,被他无耻到了。

    “……”都半残疾人士了,你很嚣张哦?

    她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转身拉开门出去,耳朵都是烫的。

    两人回到都景苑,霍修默的秘书办事速度很快,两个小时后就把事情的始末给调查出来了。

    霍修默接电话时,掀起眼皮,扫向了坐在身旁吃苹果的女人。

    来回路上折腾了一通也没吃成饭,佣人现在在厨房里忙着准备晚饭,江雁声是开始饿了,从冰箱翻出一个苹果填肚子。

    她小口咬着吃,抬头见男人看着她,很大方的将手中的苹果分享给他:“给你给你,看我干吗。”

    霍修默语调淡漠:“卖相啃成这样,你也递的过来?”

    “就你事多,爱吃不吃。”江雁声还不给他吃了,纤细的身子却依偎着靠了过来,竖起耳朵要听他手机里的内容。

    那边秘书语速很快,大概的意思是何肖霖被踢爆了蛋,罪魁祸首却被霍修默给护着,然后有几个狐朋狗友就看不眼了,想给江雁声一个教训。

    嗯,谁知道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时候,就倒霉碰到了霍先生在场呢。

    霍修默面无表情的听完,嗓音低冷吩咐秘书:“把人给我找出来,一个也不许放过。”

    他说完,便把电话挂断。

    江雁声在旁边装无辜,安静吃着她的苹果。

    装也没用,霍修默长指朝她脑门弹了一下:“霍太太,你少来点事,我还能长命百岁。”

    江雁声低垂着眼睫毛,小声的反驳道:“老公保护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你短命也得认命。”

    霍修默听力好,直接被她歪理气的怒极反笑。

    吃完饭,江雁声拉开椅子起身上楼,走进卧室,就被跟上来的男人叫住。

    “去放水给我洗澡。”

    霍修默迈着长腿走过来,黑色的西服朝沙发一扔,很嫌弃满身的药水味跟淡淡的血腥味。

    江雁声好心提醒他一遍:“我记得医生叮嘱你伤口三天内不能碰水。”

    “你让我这样睡?”

    男人眼神很重,盯着她淡静的小脸。

    江雁声浅色唇角微勾,说道:“我可以去隔壁睡的,一点都不用担心熏到我,霍先生。”

    霍修默朝沙发一坐,姿势懒散优雅:“你能闻着睡着,我也无所谓。”

    江雁声接收到他无声无息的警告,脸上笑容未变一下,咬牙说:“不能呢,隔着这么远我都能闻见你身上那种深入骨髓的恶人味道,我怕闻着睡会做噩梦。”

    她找了个皮筋将披散在肩头的长发绑好,也懒得看坐在沙发上等伺候的霍小公主,抡起袖子朝浴室走去。

    浴室里。

    在浴缸注满水,温度适中,白色雾气絮绕在空气里。

    江雁声站在浴缸前,微仰白净精致的小脸,手指将男人身上的衬衫解下,两人身体站的很近,几乎是要贴在了一块儿。

    霍修默深色的眸子,盯着她细长白皙的指尖,看着她一个个解开系扣,然后往他西装裤的皮带上伸去。

    头顶上有一道强烈的视线,让江雁声极力去忽略,她抿着红唇,把男人的裤子也脱了下来。

    一时间,深蓝的男士内裤就暴露了出来。

    她淡定转身,伸手去摸摸水的温度,想借此掩饰尴尬的气氛:“好了,进来吧。”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站直没有动,深沉的视线看着她弯腰时,衣领处的精致锁骨和一小片白皙肌肤,扯着薄唇,嗓音有点哑了:“你没脱光。”

    江雁声一愣,她又不洗要脱什么?

    等转过身,双眸接触到了男人过于暗示的眼神,她才理解到男人所指的没脱光是什么意思。

    顿时,想抬脚去踹他宝贝:“遮羞布还是留着吧霍先生,你那东西我怕看了羞死过去呢。”

    “你不洗干净,到时不要嫌它脏就好。”

    霍修默总有招是可以治病她的,未了,眼神意味深长的朝她腹部一扫,淡漠开腔:“想要找到地方洗干净还不简单?”

    允许的话。

    江雁声会把他头摁在浴缸里,好好的去洗一洗他脑袋里那些龌蹉邪恶的念头。

    霍修默脱了表层的衣服,他雅痞的流氓本质就彻底暴露出来,像个资深变态老男人一样,惹人厌。

    江雁声内心吐槽他个遍,绯色的唇瓣被细白的牙齿咬着,脸上带着不甘愿去扯那鼓起硕大的轮廓内裤。

    这下,真光了。

    霍修默身体散发出来的男性气息,好像一下子就把她包围住,每一处都充斥着对女人的强势占有。

    江雁声后退了一小步,直觉感到很危险。

    而霍修默却什么也没做,挑眉盯着她眼睛:“这么喜欢看?”

    江雁声目光还停留在他健硕的身躯上,突然听到这句话,就像被什么烫到了眼睛,马上移开。

    “你洗不洗?”

    她声音,有些羞恼了。

    霍修默薄唇撩开淡淡的笑意,没真想把人给惹跑,他走进浴缸里,水的高度只是达到他结实的腹部,不会沾到肩膀上的伤口。

    江雁声清丽的脸蛋紧紧的皱着,抬手把架子上的男士沐浴露拿下来,不嫌多的往他身上挤,小公主要香的么?她就给洗香点。

    霍修默稳坐着不动,让她折腾去。

    江雁声把沐浴露都成了一大片泡沫,又拿毛巾很敷衍的在他很有弹性的肌肤搓了几下,然后很随意的说:“好了。”

    霍修默这是第二次,重复的提醒她:“你又忘了一个地方。”

    “霍先生,你适可而止。”江雁声手指轻动,是真会忍不住把他头往水里摁的。

    让她亲手脱就算了,还要她亲手去洗那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