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3章 早点养好身体,今晚继续
    一句老公,算是把霍修默叫爽了。

    他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皱巴巴的脸蛋,嗓音不大,很清晰:“天黑了要回家吗?”

    “要!”

    “我的电话接吗?”

    “接!”

    “还赌博吗?”

    江雁声下意识犹豫了几秒钟,在男人压迫的眼神下,她很听话的摇头:“不赌了,以后没有你允许我绝对不上牌桌。”

    霍修默阴沉的脸色这才有所缓解,抬起大手拍拍她的脸:“这三句话你最好给我记在脑子里,有下次,就别怪我教训你。”

    江雁声唇角笑的很牵强,她身体朝他靠近,柔若无骨地依偎在男人胸膛上,像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儿。

    她纤长的睫毛掩下眸底的冷色,指尖转动着无名指上的婚戒,调出娇软的声线,问起:“霍先生,这婚戒你是怎么得来的呀?”

    霍修默此刻被她成功顺毛,堆积了快一个月的郁气也彻底的散了,神色慵懒地说出三个字:“郭佳美。”

    “她啊。”

    江雁声在笑,小脸却冷的很。

    “嗯,今晚早点睡?”霍修默不愿这些女人身上浪费时间,他低头贴近她白皙的脸颊,眸光很深,话里透着很明显的暗示。

    江雁声知道是逃不过,两人冷战和好就想办事,果然是大男子主义风格啊,一点甜言蜜语都不会说的。

    她唇角含着笑,主动亲他。

    ……

    ……

    这一晚,江雁声被霍修默压在了大床上往死了弄,她大概是能猜到这男人禁了一个多月的欲,没有趁着她不在家去找女人,所以把她哄回来了,就兽性大发要把先前的补回来。

    江雁声是半点都没有从这场激烈的恩爱里享受到的,霍修默在她身体上有多享受她不知道,不过他是真的一整晚都没有歇停下来。

    窗外的天色刚露白,微弱的光线照射了进来。

    卧室里,在那张凌乱的大床上,男人矫健结实的身躯压在一个美丽的女人,低首,密集的吻都纷纷地落在了她脖间的肌肤上。

    江雁声睡的迷迷糊糊的,动一下就觉得身体疼。

    “不要了……啊!”她还没完全清醒,男性清冽的气息已经强势地占据了她的感官。

    霍修默将她推他胸膛的纤手抓住,长指滑进她的手指间,亲密的相扣在一起。

    两人手指上的婚戒在淡色阳光的照映下,闪烁着浅金色的光芒。

    他烫人的薄唇碾压着她白的柔亮肌肤,亲昵地吻到她脸颊跟唇角上,嗓音暗哑透着哄慰的低柔:“乖,把腿开一次,很快就好。”

    “这话我昨晚已经听了无数遍了。”

    江雁声眯着漂亮的眼睛,迷糊的视线瞪着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孔,他一整晚都在她耳旁说:你叫娇点,在叫娇一点,就快好了。

    变态的老男人!

    还要她怎么娇?老公哥哥叫个遍,就差真叫他爸爸了。

    霍修默低低的笑,在她身体餍足一顿后,心情指数明显上佳:“真累?”

    江雁声终于睁开了带着红丝的眼眸,连生气都娇俏的很:“你要大开着腿平躺在这张床上一整晚,还有个人不停的撞你不停的撞,你累不累?”

    “这么可怜?”

    “你以为!”

    对于她很重的起床气,霍修默此刻怎么看都觉得惹人疼爱,没有半分被惹怒的现象,还低头,怜惜的亲了亲她疲倦的眉眼:“那睡,早点养好身体,今晚继续。”

    江雁声听到后半句,呼吸加重。

    还继续?

    霍修默难道没发现自己技术真的很一言难尽吗?床品也没见得有多好,还有脸跟她说继续。

    江雁声好生气。

    而这个觉得自我感觉良好的男人,已经掀开被子下床,他也不怕被看,光着挺拔健硕的身体,大步走到浴室去洗漱。

    江雁声侧头,就防不胜防地看到了男人结实的臀部。

    她紧闭眼睛,用被子捂住了发红的小脸。

    要命!

    ……

    下午,江雁声终于恢复了体力,从床上缓慢地爬起来,去洗澡穿衣服,然后坐在餐桌前小口吃完佣人准备的饭菜,才出门去工作了。

    早上有发短信让南浔把配音的工作推迟到明天,下午只要拍摄一组杂志照。

    到了工作场地,江雁声走到化妆间,找了位子坐下来。

    “我没迟到吧?”

    “你嗓子……”南浔听出不对劲。

    她以为江雁声是感冒了才没办法给剧中人物配音,可是现在听着,似乎有点像是叫哑的。

    江雁声清咳了下,她是伤到音带了,一开口出声就带着淡淡沙哑,入耳有几分娇媚,可是配音的角色是要求柔和细袅的声音。

    她面对南浔质问的眼神下,脸上维持着不失尴尬的笑容:“昨晚睡在霍修默的床上,好了,打住。”

    南浔眼睛露出了不可言传的深意:“看来夫妻吵架床尾和这话说的没错,你昨晚很难过吧?”

    “你一个单身大龄少女,我说了怕你受刺激。”江雁声拒绝谈这种私密的话题。

    南浔呵呵两声:“少转移话题,说说说……你俩冷战了一个多月,怎么又勾搭上了?”

    江雁声淡淡的笑,举起了右手问她:“我戒指好看吗?”

    “……,需要我吐槽你直女癌的审美观?”

    当初买婚戒时南浔也在场,她是眼睁睁看着这女人走心的选了一款最便宜的。

    江雁声语气透着股凉静的冷意,说道:“郭佳美拿着这枚戒指去找霍修默呢,我昨晚呢,被他给逮住了……理亏没办法,只好陪他睡,在他面前夹着尾巴装乖。”

    所以啊,她且是能轻易就饶了郭佳美这个女人,就算郭佳美去把远在寺庙里静修的江家老太太请出来,都挡不住她弄死她的心。

    南浔恍然大悟道:“怎么说这个整容货能拿到好的资源呢,原来是拿你的戒指去找霍修默谄媚邀宠啊!”

    江雁声这人情仇这东西,算的最清楚:“以后她有什么资源,我们就截胡什么。”

    南浔故意打趣:“拍戏你也要?”

    江雁声指尖摸着婚戒,轻声喃喃:“拍戏有亲密戏,我怕老公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