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4章 我们每次做,我都没有吃药
    下午六点收工。

    江雁声去了趟超市,她自己一个人推着购物车在逛,对货架的零食不感兴趣,走到水果区买了点新鲜的草莓荔枝,又推着车去结账。

    在排队等结账的时候,她眼睛定定看着收银台旁架上摆满了色彩鲜明的小盒子。

    想到霍修默在床上从来不戴这东西,她当即就推车走过去把货架上的一扫而光,全部都装到购物车里。

    后面跟着排队的几个大男人,看的目瞪口呆。

    这个直黑发的女人戴着口罩,看不清容貌,却能从她气质看上去很美丽动人。

    一货架的避孕t都要?

    可以的,这很强势。

    江雁声推着车继续排队结账,后面有个帅气的小年轻跑过来,有点急促说。“咳,小姐姐?能不能留给我一盒?”

    江雁声淡淡看了他一眼:“自己拿。”

    小年轻红着脸,他快速伸手到购物车里拿了一盒出来,然后低头匆忙地看了眼,又放了回去。

    就这样反复翻找了一会儿,他被江雁声看的不好意思,张口解释:“那个好像,没找到我的号。”

    这东西,还有号的?

    江雁声问他:“你要什么号?”

    “小,小号。”小年轻无地自容了。

    “哦。”她低头,伸手到购物车翻了几个看看,找出包装尺寸是小号的递给对方。

    “谢谢。”小伙子拿了,马上溜走。

    江雁声也不在意,推车走上前,轮到她结账了。

    ……

    七点十分。

    江雁声回到都景苑,她将新鲜的水果递拿给了佣人洗,晚饭后她要吃的,然后提着一袋避孕生计品上楼了。

    又过去十来分钟,等她换了身浅色家居服下来吃饭,霍修默也从公司下班回来了。

    两人坐在餐桌前,安静用餐。

    她现在可乖了,霍修默看的顺眼,吃饭时还用公筷给她夹了一块五花肉。

    江雁声看着碗里的肥肉,筷子在细微的发颤,很快就恢复正常,低头小口小口的嚼着米饭。

    霍修默见她快把第一块五花肉吃完,又夹了第二块肉过去。

    江雁声娇弱的胃有点承受不住他的宠爱,小脸很苦恼的盯着这块油腻的肥肉,好像是多看几眼就能把它看没的。

    她发誓,以后霍修默收拾她根本不用武力,准备一盘油腻的肥肉,绝对能让她双膝自动跪键盘。

    “喜欢就多吃点。”

    霍修默薄唇扯动,对低垂着眉眼的女人说道。

    江雁声面无表情地抬起头,将肥肉夹还给他:“我吃一块就够了。”

    男人看着她举动,挑眉:“不喜欢?”

    “……”她表现的有很喜欢吃吗?

    霍修默半眯着眸子打量她身段片刻,淡淡开腔:“最近瘦了许多。”

    江雁声脸上一顿,分明看到他的目光朝她胸前扫了下,她心底埋汰着他色狼的本质,表面很不在乎说道:“女人一瘦就瘦胸的,都这样。”

    “我有指你的胸?”

    “……”

    是是是,是我误会你纯洁的思想了。

    ——

    大概是晚餐吃了肥肉的缘故,江雁声总觉得今晚的胃很油腻,盘腿坐在沙发上,一口一个将洗好的水果都给吃光。

    才九点不到,霍修默已经站在楼梯口催了她两次了。

    “还不睡?”

    听到这三个字,江雁声腿软,是怕软了。

    她将水果盘放到茶几上,抬起脑袋,眸光看到了催她去睡觉的男人。

    霍修默早就洗好澡,高大的身体穿着一件黑色的睡袍站在楼上,领口微敞,隐约露出胸膛和健硕的肌理,他表面不显,眼底某种幽深的神色早就暴露了他。

    江雁声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了,在男人目光的迫压下,她最终还是关掉电视机起身,板着小脸不耐烦的说:“哦。”

    霍修默看着她上楼,走进卧室,然后从衣帽间拿了一件丝绸睡裙去浴室洗澡。

    整个过程短短三分钟不到,江雁声关紧了门,然后开始慢吞吞的洗澡,完了又把头发细细的洗了一遍,还耐心用吹风机吹干。

    等她重新打开浴室的门,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倚在墙上的男人。

    他长指夹着一根烟,薄唇吐着白色的烟雾,暖色的灯光映下来,让原本就英俊深刻的脸孔看起来更加的立体分明。

    江雁声后退了一小步,想重新回去洗一次澡。

    霍修默这边已经捻灭烟蒂,伸出大手将她拦腰抱起,然后迈着步伐朝深蓝色的大床走去。

    江雁声心脏砰砰砰的直跳,她就知道他打着什么注意,当被放在柔软的被子上,眼见这个英俊的男人俯身下来,突然伸出手心抵住了他的胸膛。

    霍修默深邃的眸子闪烁过炙热之色,也不顾女人的无声挣扎,挺拔沉重的身躯完全压下,大手掐着她柔软的腰肢,就要往下摸。

    “你等下!”

    江雁声看他开始要步入主题,喘着呼吸说:“我们每次做,我都没有吃药。”

    霍修默倏地停下来,盯紧了她。

    江雁声睁着眸,淡淡的笑了:“吓到你了是不是?怎么可能呢,真是的……”

    霍修默嘴唇抿的有些紧,五官更是过于的面无表情。

    江雁声伸手趁机推他起来,也没顾得把肩头滑落掉的细带穿好,去把床头柜的抽屉打开。

    “那药有股味我不喜欢吃,以后记得戴上。”

    霍修默视线一转,从她的脸上移到了满抽屉的避孕盒上,默了两秒钟,深敛下的眼皮狠狠的抽了下。

    江雁声转头看他,笑的很娇美:“我是不是很乖?”

    这种东西都是男人去买的,她呢?亲自去超市买了一抽屉回来。

    “乖?”霍修默咀嚼着这个字,抿紧的薄唇溢出了低低的冷笑,真是乖的让他一手想掐死一个。

    江雁声坐在床上等了会,见他好像没有想继续做的意思,她将被子扯过来,佯装很困倦的说:“啊,明天还要工作呢……”

    霍修默能轻易饶过她都见鬼,大手将被子扯开,嗓音没有半点起伏情绪:“去拿一盒给我。”

    江雁声躺在床上不动,睁着眼睛就这样静静看他。“抽屉就在你手边,闭着眼睛都能拿到,为什么要我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