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8章 查一下江雁声那层膜是不是补的
    “我……”

    郭佳美话到嘴边要说,就看到了紧闭的病房门被人推开,她突然坐起身,指着门口的女人破声尖叫:“你!”

    “没被奸死呢。”江雁声砰一声,反手将病房的门关上,她踩着尖细的高跟鞋走进来,一开口就存心是要刺激人。

    郭佳美十分的愤怒,看到她就无法控制情绪。

    没等自己说出难听的话,江雁声这边对坐在椅子上装好人的江斯微,语气淡淡:“我有话跟郭佳美说,你出去。”

    江斯微很想问她,凭什么?

    江雁声挽起唇角,随手将茶几上的水果刀拿在手上把玩,漫不经心地说道:“嗯,万一争吵的过程中打起来,我错手伤了谁,爸爸也不会怪我的哦?”

    年幼时,江雁声亲手用玻璃片划得郭佳美满脸是血的画面,如今江斯微还历历在目没有忘记。

    她顿时起身,一句话都不用多说,直接走出去。

    如今病房没了外人,江雁声拉开床沿的椅子坐下来,好整以暇的看着床上愤怒的女人:“听说你去江家告状了?”

    “你还怕我告状?”郭佳美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满目狰狞。

    “是不怕的,就是觉得烦呢。”江雁声唇角含着笑,眼底却好无半点笑意:“玩不过人就跑去告状,说说看你还有什么招数?”

    郭佳美愤怒过后,唇角出现一抹笑,看起来很扭曲,压低声量提醒她:“你18岁就跟男人同居的事,没记性不好忘了吧?”

    江雁声脸上表情未变,红唇吐出两个字:“继续。”

    “你昨晚故意不让霍修默来救我,害我被人轮了……江雁声,你把事情做到这份上,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郭佳美这个把柄在手,这些年来一直都很有底气,说完冲她冷笑了两声,继续道:“本来不想这么快露底牌,谁叫你逼我!”

    江雁声静静地看着她,很有耐心的把话听完,然后才笑了:“你作风问题被人给奸了,反而就是我的错了?”

    真真是有病啊这女人。

    郭佳美被她笑的难堪,有些撑不住:“没有你,霍修默会来救我的。”

    “你到底哪来的自信?”江雁声眯起眼睛打量她浑身上下,最后在那张整的残次的脸停留了几秒钟,挑眉道:“莫非是觉得跟我长得像的女人,霍修默都爱?”

    “他捧我,肯定是要爱上我了。”

    郭佳美从小在江家长大,很清楚江雁声的脾气跟软肋,她这种占有欲极强的女人,最讨厌别人碰她的所有物,所以故意要这样说。

    不料江雁声听了,嘲讽的看着她笑:“你就死了这条心啊,像他这种有修为深度的尊贵男人,只会爱上美丽又性感,放得开的女人。”

    郭佳美这样浑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整过的女人,霍修默要有胃口吃的下去,江雁声早就把他给踹了。

    不然,留着恶心她呢?

    “你是有美丽的外表,你也脏!”郭佳美提起这事,底气又回来了:“我要告诉霍修默你跟人睡了三年,他就是……”

    “比黑料,你会比我少吗?”

    江雁声语气突然冷下来,没有任何预兆就从椅子上起身,伸手掐住她的脖子,五根白皙的手指随着她说出的话,也渐渐收紧:“整容陪睡给人做小三,甚至高中时就被一群混混在巷子里给轮了,你天真以为当初跪下来求我别声张报警,我就给忘了?”

    郭佳美脸色发白,脖子被掐的快呼吸不过来。

    江雁声的手却一点都没有松开,红唇冷冷的一勾:“上次你在霍修默面前阴了我一把,还没跟你算账,又来惹我?郭佳美,我的脾气不是很好,你又不是不清楚。”

    郭佳美眼睛瞪的很大,充斥着血丝,她甚至是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被江雁声这个恶毒的女人活活给掐死。

    当她绝望的时候,脖子的力道突然松了。

    “咳咳咳——”

    郭佳美一脸害怕的捂着胸口在咳嗽,眼角泪珠溢了出来。

    江雁声站在床沿,很冷静地看着她:“这些年整容想变成我,费尽心思学习我的一言一行,看来是也没少跟踪我的,你如果真想被当成神经病送到医院去治疗,我会成全你。”

    郭佳美狼狈地躺在床上,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甚至在江雁声转身离开病房,也没有再做任何的疯狂举动,因为自己心里一清二楚,这个女人听到了风声跑来医院就为了警告她别找死。

    呵!

    郭佳美扭曲的脸孔划过了一道冷笑,她都成这副德行了,还会怕么?

    她将放在枕头下的手机拿出来,从通讯录找到霍修默的电话,手指每个键都按得很用力,拼打出了一段话发送过去:“霍总,你最好去查一下江雁声那层膜是不是补的。”

    ……

    走出医院的江雁声,并不知道郭佳美还在找死,她上车后,接到了南浔的来电。

    “我找人调查清楚了,昨晚是郭佳美被捧的几天,就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在会所不给一个暴发富的老板的面子,被当场给收拾了。”

    “……嗯”

    “我会用工作室名义发声明给外界一个解释,你找个机会跟霍修默同框出现,千万别被媒体那些贱人有机会传婚变。”

    南浔把贱人这两个字咬的极重,可见她是多痛恨媒体了。

    江雁声挂完电话,她没有急着开车走,而是仰后靠在椅背上,指尖揉了揉皱起的眉心。

    有些头疼,让她的意识想这样混混沌沌的陷入深度睡眠,这种感觉一闪而过,却让江雁声蓦然睁开了闭起的双眸。

    她呼吸微微的急促,立即将这个冲动赶出脑海。

    不可以,她不能在这种状态里睡去!

    江雁声低头,浓翘的长睫毛下,眼神没有任何情绪的看着自己指尖掐进了手心里,然后慢慢地溢出粘稠的血意,才让自己保持冷静下来。

    久良,她抽出了一张干净的纸巾,见手心上的血迹擦拭去,然后叠好,在发动车子的同时缓缓降下车窗扔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