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50章 霍先生,我的名字很深情!
    ——

    苏湛打了通电话回来,包间的牌局也开始了。

    霍修默坐在真皮沙发上,昂贵手工西服被搁在手扶上,他低首,修长好看的大手拿着手机在拨打号码。

    旁边,穿着暴露的性感女人上前搭讪,遭到了冷待。

    苏湛见状,走过去挥挥手让女人走,他在单人沙发翘着二郎腿坐下来,调侃道:“今晚大嫂演出大哥去捧场,三哥在家要哄他宝贝妹妹睡觉不能出来打牌,不是吧?二哥,你也一秒钟都离不开女人?”

    霍修默神色淡漠,从茶几上的烟盒抽了一根烟点燃。

    苏湛也不怕冷场,笑的很浪:“就说女人有毒,二哥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家里没女人了才被我一通电话给喊出来了。”

    霍修默薄唇轻扯:“多话。”

    “你老婆还口是心非。”苏湛说出这句话,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挑着邪魅的眼眸提起了一件事:“二哥,前阵子嫂子要跟你闹离婚,是在跟你玩套路吧?这过去才多长时间?就把你勾的神魂颠倒了。”

    霍修默眼眸微眯看着他,薄唇缓缓勾起了深浅不明的笑意:“她勾的我神魂颠倒?”

    苏湛一语道破真相:“不然二哥你一副离开江雁声就要疯的架势,是做给我看吗?”

    霍修默神色变得深沉,一时间抽烟也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过了漫长的一分钟,他指腹捻灭烟蒂,起身,大手将搁在沙发手扶上的黑色西服拿起。

    苏湛一边点烟,一边问:“二哥,你这就走?”

    霍修默淡漠开腔,没有什么情绪在里头:“不走,疯给你看?”

    苏湛听到这话,顿时被吸进一口烟给抢的不轻,猛烈的咳了起来,等他抬起头时,包间里早就没了霍修默的身影。

    ……

    霍修默从会所出来,直接开车去江家,在半路上,他拨打了一通电话回别墅。

    嘟嘟了两声,很快被佣人接通。

    霍修默沉声问:“太太回来了吗?”

    佣人:“半个小时前回来了。”

    霍修默掐掉电话,大手握着方向盘一转,改了方向,往都景苑的方向行驶去。

    四十多分钟的路程,他缩短了一半,回到了别墅。

    一楼很安静,佣人这个点也都回到房间休息,霍修默将车钥匙扔在茶几上,便迈步上楼。

    他先推开主卧的房门,里面阴暗一片没有人气,正当他要关门时,眼神却看到了站在玻璃窗前的女人。

    霍修默看到她低垂着脑袋,纤细背影静静的生出一股单薄的错觉。

    看到她在家,没有让他脸上阴沉的神色有半分缓和,反而让他心脏徒然一紧,想紧紧的把她抱入怀。

    霍修默长腿迈开走过去,脚步声响起,修长的大手还没碰到她,就听到了女人平静的声音:“我想一个人待会,给我点空间可以吗?”

    霍修默眸色深深的盯紧她背影,过了半响,他低声说:“好!”

    ……

    男人稳沉的脚步声再次在死寂的卧室响起,伴随着关门的声音,江雁声隐忍克制了多时的情绪才爆发了出来。

    她一只手紧紧捂着嘴,连哭都压抑到了极点,没让自己发出哭泣声来,双眸溢出的泪珠砸落在手背上,视线也一点点被模糊。

    这一刻,她哭到连站都没了力气。

    江雁声身体缓缓下滑,双膝跪在地板上,整个人的状态脆弱得一塌糊涂。

    她连卸下坚强,也不愿让最亲密的人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

    这种无用却绝望的哭泣,没有维持多久,哭对于她而言,只是发泄某种压抑下去就会崩溃的情绪,等哭够了,她哑着声抽泣了几声,便慢慢的止住了眼泪。

    江雁声在冷静情绪,没有注意到身后关上的房门早就被打开了,男人挺拔高大的身影就站立在不远处,隐于黑暗的光线里。

    霍修默眉头皱紧着,等她哭够了,才大步走过去。

    江雁声听到有脚步声传来,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他伸来的手臂横空抱了起来。

    卧室没有开灯,或许是霍修默给她留点自尊心,只是把她抱到了床上坐。

    江雁声睁着红肿的眼睛对视上男人深邃的眸子,她红唇微张,要说话却一出声就是哭。

    霍修默沉着声,略有嫌弃的给她擦脸上的泪水:“丑死了!”

    江雁声白皙的手指揪着他的衬衫,眼泪掉个没完,反正最狼狈的模样都被他偷看到了……说好给她私人空间的,这个大骗子!

    霍修默薄唇抿成一条线,伸手把她重新拥入怀里,大手轻轻的拍着她哭到颤抖的肩头。

    江雁声往他衬衫上擦了把鼻涕眼泪,带着很重的哭腔说:“我又不是你女儿,拍什么。”

    霍修默眉头皱紧了几分,忍住想收拾她一顿的冲动:“你也就有胆子在窝里横。”

    “你还凶!”

    说着她多委屈似的,眼泪再次砸落了下来。

    “以前你都是装的,就这么爱哭?”霍修默语气不由自主的放柔,长指捏起她精巧的下巴,低首要吻下去,却在靠近时发现她左脸颊上有道很浅的巴掌印。

    他深眸陡然冷鸷了起来,薄唇冷冷扯出三个字:“谁打的?”

    江雁声不想提这事,她在笑,声音一片自嘲:“你知道吗?我一直都觉得爸爸是爱我妈妈的,不然怎么会生了我取名叫雁声呢?

    鸿雁情深,悠悠此心,声声传相思……你听啊,是多深情的名字呢,可是,为什么他这么深爱一个女人,又会放她走呢?”

    霍修默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俯身靠近她的耳廓,溢出喉间的嗓音掺杂着隐忍的怒意:“第二次了。”

    他老婆被江亚东打了两次了,作为父亲教训女儿他没有立场说话,却不代表没有资格去管。

    江雁声懂他话里的意思,第一次有人疼,是这样的感受。

    从小,江亚东只给她物质上疼爱,他没了心爱的女人,一心投入公司里,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她在江家过的好不好,这种现状维持到她对郭佳美跟江斯微下狠手,甚至是发生了那件事后,江亚东才想要弥补什么般,每次都对她表现的再三容忍。

    可是,她已经不渴望父爱了,她极度缺母爱,很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