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58章 老婆工作,老公送花庆祝
    工作愉快?一点都不愉快好吗?

    江雁声坐在化妆台前转过身,视线落在这束浓艳的玫瑰花上,几秒钟后,她长睫掩下眼底的神色,伸手接过消费单签字。

    周围立即就有人小声议论了起来。

    “哇,老婆工作,老公送花庆祝,要不要这样啊!”

    “一看霍先生就是个宠妻的!”

    “都过了新婚期还送花,这两人很相爱吧。”

    过来勘察工作的蒋夫人刚好听到大家都在说,她皱眉,第一眼就看到了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坐在化妆台前的江雁声,心生不喜。

    本以为是哪个追求者送的,一听才知道是霍先生送的。

    蒋夫人眉眼舒展了些,走过去对江雁声口气冷淡道:“你丈夫很疼爱你。”

    江雁声签收下霍修默送的玫瑰花,隐约是猜到了他的用意,当看到蒋夫人的表情,就更加确定了下来,清丽的脸上扬起甜蜜的笑容:“可能是他比我年长,对待我就像疼惜女儿一样吧。”

    这句话,很容易引起蒋夫人的共鸣。

    她丈夫岁数比她大上10岁,所以很多时候都在纵容自己。

    这也是为什么蒋夫人看到有女人打扮的光鲜靓丽,就认为是要抢她的蒋先生,外界还传这对夫妻俩很恩爱。

    蒋夫人现在看着像个甜蜜小女人一样的江雁声,觉得比先前要看的顺眼多了。

    江雁声见好就收,继续秀老公下去就显得刻意了。

    ……

    褚思娅在一旁却看得眼睛冒火,无它,就因为她新交了一个富二代男朋友,答应今天会送花过来庆祝她签下Boucheroi顶级珠宝品牌代言的。

    结果,被江雁声抢先一步风光了。

    她拍摄完定妆照,走到蒋夫人面前说:“江雁声是靠男人拿下代言的么?”

    蒋夫人现在对江雁声的敌意淡去了不少,连眉头都没有皱:“我先生会选她做代言,也有这方面的元素吧。”

    说白了,就是借了男人的势!

    褚思娅眼底露出了鄙夷之色,想也是,不然江雁声这种靠唱几首歌为生的女人,怎么可能拿下大牌的代言,这些品牌分明就是她们时尚界的女人专利好吗?

    下一组代言人合照,褚思娅故意用身高来碾压江雁声,微仰着下巴,摆造型上完全散发出女王的气场,纯粹把对方当成绿也来衬托自己。

    江雁声本来就是纤细的身架,气质偏柔美,穿着一袭洁白的礼服站在比她高出一个头的褚思娅面前显得小鸟依人。

    她无视了褚思娅的攀比,一直浅笑对着摄影师的镜头。

    这样不会闹事的性子,又让蒋夫人看了顺眼起来,亲自指挥两人换了位置,多摆几个造型挑选。

    结束后。

    江雁声卸好妆,去洗手间一趟。

    她站在洗手台前,双手捧着凉水洗脸,身后传来了女人高跟鞋的清脆的走路声响。

    “有空喝一杯吗?”

    褚思娅双手环胸,姿态高高在上的。

    江雁声语气平淡拒绝:“不了。”

    褚思娅也是随口一提,接下来话里带上了极重的讽刺:“想不到你挺有手段的,蒋夫人现在对你印象好上很多。”

    很不屑于江雁声这种故意秀恩爱给人看行为。

    “你要想,也没人拦你。”江雁声对于褚思娅这种凭空来的敌意看的很冷静。

    大概是利益冲突了,两名代言人公司会留谁下来长期合作,褚思娅从一开始就针对对手,恐怕是从蒋夫人那里听到了什么,便无畏的变本加厉起来。

    褚思娅看她容色平静,心底就有股不知名的怒火,好像自己这半天来在她面前一直都像个小丑,当即就冷下脸:“也是,你老公都花钱捧小三了,怎么会不捧你这个正妻呢,不过你的婚姻情况都这样了,蒋夫人还能被你一束玫瑰花就忽悠过去,我很钦佩你。”

    江雁声伸手从纸巾盒里抽了两张纸巾擦拭去脸上的水滴,唇瓣笑的十分的浅:“看来你事先了解过我……”

    “上网查一下,谁不知道你在微博上曝了一个十八线女星的黑料。”褚思娅是被好友介绍给蒋夫人做Boucheroi的代言,她早就听说过蒋夫人很不喜欢江雁声的形象。

    不过是看在蒋先生签下的份上,不好发作,才会另请一位代言人,后期在找理由换掉江雁声。

    换句话来说,Boucheroi顶级珠宝品牌是不需要两个代言人,江雁声没有被换下来,那被解约的就是自己。

    在利益上,褚思娅丝毫不能退让半分。

    江雁声转过身,迎视上了褚思娅的眼神,只见她轻笑了声:“嗯,那你可能还不知道,郭佳美出事后,我老公把所有媒体的嘴都给堵严了,不许传有关我一个字的负面新闻,我呢,脾气不好的。”

    南浔是花不了这么大笔钱去堵媒体的嘴,也没这个能力,当时曝出来网上一片哗然,又在当天被压了下去。

    霍修默没有跟她提半个字,她心里也清楚着。

    褚思娅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江雁声看似一句无关紧要的话,实际上是在清楚的警告自己。

    不管霍修默在外养了几个女人,她看不惯谁收拾了就是了,反正总有人去收拾烂摊子的。

    你还惹?我要不客气了哦。

    江雁声将纸巾扔到垃圾桶里,抬眸间看了眼褚思娅,又是一声袅袅的轻笑:“很期待跟你下次见面。”

    刚走出洗手间,便听到里面垃圾桶被踢响的动静。

    江雁声脚步微顿,冷意爬上浅笑的唇角,今天算是记住了褚思娅这个女人。

    且不提霍修默外面养没养别的女人,她这人对自己的东西有很强的独占欲,说都不许别人说一个字,还敢跑到她面前说?

    呵,真要死呢。

    ……

    今天拍摄定妆照工作结束,江雁声抱着浓艳的玫瑰花束走到公司门口给车司机打电话,这时,她看到一辆黄色跑车停驶过来,从车上走下来一个捧着玫瑰花的年轻公子哥。

    两人在上下台阶的时候擦身而过,对方转头,眯眼打量了她一分钟。

    很快,便被身后传来了一道女声打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