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71章 提醒过你,你上不了牌桌。
    霍修默长指抵着眉心,在极力压制住怒气,他透过车窗直直的看向坐在车内眼红的女人:“下来,好好说话。”

    江雁声呼吸微急,只要看到霍修默这张死人脸,就好像有什么在重击着她的心脏,泛白的手指一根根握紧方向盘。

    什么霍修默爱上了她,再也没办法在她面前运筹帷幄,只能束手就擒,她可以对他索求的贪婪一点。

    这些话,当时听到有多期待,如今就有讽刺。

    江雁声死咬着下唇,丝丝的疼痛让她稍微恢复了点理智,她不愿去跟被隔绝在车外的男人好好说话。

    或许是从她中午把霍夫人发来的了链接转发给霍修默,却一直没等到他回短信开始,又或者是从他打电话给佣人,通知她不回家吃晚饭开始……

    她对他的不满已经上达到了极点,压抑了一整晚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现在根本没办法心平气和跟他说话。

    江雁声板起的脸上神色从恼怒到委屈,最后变得没有表情了,她动作利落发动车子,直接甩了男人一身车尾气,消失在夜色中。

    霍修默挺拔的身形站在原地,那张英俊温淡的脸孔上,薄唇紧抿,表情阴沉的厉害。

    ……

    接到霍修默来电时,在花天酒地的苏湛很苏的想,他如果有预料未来的超能力,绝对会把这对不省心的夫妻号码都拉黑了,连带家里座机那种拉黑。

    然而,人生是没有如果跟重头再来一次的。

    他只能硬着头皮去走廊接电话,认错态度堪称典范:“二哥,你别说话,我错了,我不该被二嫂威胁就轻易出卖你的行踪,我应该抗死都不说,二哥……弟弟对不住你。”

    霍修默顿了一秒钟,沉着声:“把江雁声给我找出来。”

    “什么?”苏湛怔了下,不是来兴师问罪啊。

    “把她找出来,告诉我行踪。”霍修默低声重复,嗓音里的不悦都快要溢出来了。

    这下苏湛乐了:“可以啊,我一整晚就两通来电,第一个是二嫂打来查你的行踪,第二个轮到你查她的……二哥,你们夫妻俩平时就是这样增添感情的么?”

    “……”

    回应他的,只有被挂断电话的嘟嘟声。

    苏湛邪笑,吹起一声口哨。

    看来,二哥今晚夜生活过的棒啊。

    ——

    霍修默左胳膊搭在车窗外,长指间夹着一根没有燃尽的烟,车内弥漫的都是刺鼻呛人的烟味。

    他另一只修长的大手把玩着黑色手机,等着电话。

    二十分钟后。

    苏湛的电话还没打进来,他却先接到了机场的来电:“尊敬的霍先生您好,我这里是澳门当局……”

    ……

    ……

    “江小姐,你喝口水!”值夜班的工作人员端了杯温水上前。

    可是江雁声低垂着眼睫,盯着地上不说话。

    “江小姐你是睡着了吗?我给你拿一件毯子过来?”正在献殷勤的工作人员,显然是江雁声的歌粉。

    她一阵嘘寒问暖,就怕偶像冷了冻了。

    江雁声浓翘纤长的睫毛终于颤了一下,她过了片刻,缓缓抬起了朦胧的眼眸,里头还带着几许迷茫。

    她看了看四周环境,脸色很苍白。

    工作人员关切道:“江小姐不舒服吗?”

    江雁声摇头,哑了哑声:“我现在,是在机场小黑屋?”

    “嗯,江小姐不好意思,你被澳门拒绝入境了……”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赔罪。

    当时江雁声被海关扣下当场发脾气的画面,她现在都历历在目。

    不过偶像,静下来坐在椅子上平息了火气,看起来温柔亲和多了。

    “嗯。”江雁声神色有点恍惚。

    工作人员却实实的松了一口气,把水杯递上去:“我们已经通知你的丈夫来接你了哦。”

    江雁声握着水杯的动作一顿,很快就恢复平常,水杯的温度让她发凉的指尖有了暖意,心里却丝毫感觉不到暖意。

    她深吸了一口气,低头喝水。

    十五分钟后。

    霍修默出现了。

    他一身矜贵沉稳的气质荡然无存,带着刺骨的冷峻之气,从外面走进来,高大挺拔的身形,一下子就把小黑屋衬得格外拥挤。

    工作人员很有眼色都走出去。

    江雁声低垂着脑袋坐在椅子上没有动一下,黑色长发披散下来,将巴掌大的小脸几乎要完全遮住,看不清她表情,只能看到她那抿起的红色唇瓣。

    霍修默看到她又想去澳门赌,却被海关扣下的颓废狼狈模样,胸膛内有股怒火燃烧了起来,又被他克制的压了下去。

    不能打一顿,也不能骂一句,只能忍着脾气去哄。

    霍修默调整好了情绪,一张清贵的脸孔恢复如常,迈着长腿走过去,就在她的身前停了下来。

    江雁声还是没动静,像是没看到。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半天,最终霍修默在无声的较劲中妥协,他单膝缓缓的蹲下来,修长的大手摸上她微凉的小脸。

    很明显,江雁声的身体颤了一下。

    他大手捧起她的脸,强势要去看她的眼睛。

    下一秒,霍修默看到了她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情绪,眼珠子黑漆漆的,也没有半点泪意,莫名的,他的心脏感到几秒钟的窒息感。

    江雁声可以说,开车走前情绪多激烈,现在就有多平静。

    她看着他英俊的脸孔上复杂的神色,红唇微张,先一步出声:“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

    看来,还是气的。

    霍修默更愿意看到她在闹,喉间溢出低低的笑:“我不是提醒过你,你去不澳门,更上不了牌桌?”

    江雁声没话说,这次认栽了:“我来机场看风景不行?”

    男人又一阵低笑,温热的手掌摸摸她的脑袋。

    江雁声讨厌他对自己做这种宠溺女人的亲昵动作,先前没吵完的一架,他能装成什么没发生过,不代表她就愿意翻篇了。

    不过,继续吵之前,江雁声必须把一样东西还给霍修默。

    她低头,从手提包里翻出一张卡,原物归还给他:“想来想去,我还是更喜欢自己赚钱自己花,不喜欢花男人的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