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72章 机场过夜,也总比跟你过夜安全吧?
    霍修默没有接,一贯清贵的五官在此刻显得过于深刻冷漠,眸子盯紧了她,薄唇慢慢的抿成一条直线。

    江雁声脸上很认真,态度上表现出了这件事不会让步和妥协一分。

    她知道霍修默这种修为深度的男人,肯定认为接回卡是一件很有失风度的事。

    所以她很懂事,主动将卡往他西服口袋放,指尖一伸过去就被他大手紧紧的攥住,力道不小。

    江雁声呼吸一顿,在短短数秒钟的功夫里,仰起头对他,双眸带笑很是明媚灼人:“你很难伺候啊,不花你的钱也不行?”

    霍修默目前还能把情绪冷静在一个稳定的度内,薄唇轻扯出淡漠的话:“有事回去说。”

    说白了,就是先哄她回家,关起门来谁知道怎么发火呢。

    江雁声动了动唇,想拒绝。

    霍修默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先一步沉声道:“难道你准备在机场过夜?”

    江雁声语哽住,看着他有些阴沉不定的脸。

    很想说:在机场过夜,也总比跟你过夜安全吧?

    ……

    事实证明,夫妻俩都是要面子的。

    霍修默在外面不会做出跟妻子吵架这种有失君子风度事。江雁声更不会在人前做出有损女神形象的事。

    两人离开机场时,英俊的男人搂着女人的肩,清丽的女人依偎着男人,在外人眼里俨然是一对模范夫妻。

    上车后。

    江雁声唇角的笑意很淡,低头系好安全带便闭上眼睛。

    她的态度,很明确拒绝跟人交流。

    霍修默一言不发开车回都景苑,路上他接了三个电话,低沉着嗓音在交代什么事。

    江雁声虽然闭着眼睛,却没有真的睡着。

    她耳边隐隐听到电话那边李秘书在说有关于梁宛儿解除婚约的事……

    即便听了,自己的心口微闷,还是没办法逃避这个事实,霍修默亲自去为梁宛儿处理解决婚约的事?

    呵,朋友做到这份上,她都开始自叹不如了呢。

    ……

    ……

    到了别墅,霍修默车刚熄火,他转头,想把睡着的女人抱下车,而江雁声已经睁开了没有半分朦胧睡意的双眸,解安全带,然后拉开门下车。

    她的气息比之前更冷了几分,踩着高跟鞋朝别墅里走,也没有要等身后的男人。

    霍修默身高腿长,几步就追了上来。

    他有种很强烈的预感,要不去抓她,这个女人上楼肯定是往客房走,还会把门给反锁上。

    霍修默眸子一眯,上前攥住她的手腕往怀里拽。

    “霍……”江雁声脾气上来了。

    他到底烦不烦啊,还想怎样?

    “嘘。”男人低头,用薄唇封住了她的唇瓣,没有吻,像纯粹只是想让她别叫,溢出低沉的嗓音散在两人的唇齿间:“大半夜佣人都睡了,你这样会吵醒大家。”

    江雁声胸口气的起伏,却没有在叫。

    她沉默的用手去推男人结实的胸膛,不愿意让他亲密的抱着自己。

    霍修默强健的手臂更加用力搂住她的纤细腰肢,带着她,大步朝前走几步,然后借着自己高大的身躯,把她抵在了客厅的墙壁前。

    江雁声双眸划过了恼怒的火光,没想到他明知道在楼下会吵醒佣人,还无耻到这份上。

    “我们谈谈。”霍修默把她困在了墙壁跟身躯间,俯首在她的耳畔,眼神太深,直直的盯着她洁白细滑的脸蛋。

    江雁声试图推了推,堵在面前的男人却丝毫不动。

    她最后也放弃了,仰着头看着他在暗黑光线里的那张英俊完美面孔,声音从唇齿间一字一顿挤出来:“好啊,你说,我洗耳恭听。”

    霍修默面无表情的脸色稍有了许些的缓和,低声跟她说话,带着刻意诱哄的意味:“Sorry,以后我每晚都会回来陪你睡觉。”

    江雁声真的很累,一整晚都处于很累的状态里,现在连笑都很吃力:“霍先生,我该感恩戴德了不是?”

    霍修默深眸闪烁了一下,继续压低着声线问她:“你闹了一晚上,不就是想让我晚上在家陪你。”

    “是吗?”江雁声轻声说。

    她现在有种唱独角戏的感觉,连解释都不想了。

    算了,他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霍修默靠近她一点,薄唇先摩挲了下她的唇角,细细的亲了一下:“这样就乖了,你听话我会更惯你。”

    男人轻碾着她柔软的的唇瓣在低语,唇舌还想探入她的唇内去,江雁声本来都不想跟他争辩什么了,可是一听到那句乖和听话,就再也忍不住用力地推开他。

    她红了眼角,从小在江家就有人不停告诉她,你要乖,你要听话。不停的告诉她,人在这个世界上有被利用的价值,才会被人接受。

    如果说江雁声喜欢去装乖,不如说本性被压制的习惯装了。

    霍修默防不胜防被她推了一下,没有任何防备,后退了几步,眼底的神色闪过一丝讶异。

    江雁声没有被惹怒了底线,一贯都是在亲和浅笑,很少会带着攻击性,她现在清丽容颜上冷冰冰的,看人一样。

    “霍修默,真的……有很多事,是要发一点疯就能做出来,你别在一而再三的惹我,不然我是无法拿你怎么办,弄死梁宛儿倒是容易的。”

    她很生气,丢下这句话转身上楼。

    就在男人要跟上来前,早就冷声提醒他:“你敢碰我一下,明天我就弄死她。”

    霍修默挺拔的身形站在漆黑的客厅里,深沉的眼神看着女人决然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眉头微皱,眼底闪过了极为复杂的暗芒。

    他此刻在想到底哪个字惹了她,说翻脸就翻?

    ……

    当晚,江雁声就睡客房去了。

    她甚至不愿跟他住同一层楼,跑到四楼的客房住,第二天也故意晚起,避开了霍修默上班的时间。

    用完饭后,江雁声又问佣人找了房门的钥匙,把四楼住的那间客房钥匙收走。

    两人开始分房睡的事情,当然也瞒不过求孙心切,在别墅里放眼线的霍夫人。

    在连续三天里,江雁声人是没有搬出别墅却都歇在客房,跟霍修默一面都没有见,然后,有人先沉不住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