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75章 冷战,谁先服软(3)
    “上次,你发到我手机上黄色的网站,我看了。”

    霍修默一句话,让江雁声生气的小脸都略微的僵住,花了好一会功夫才消化掉他话里的意思。

    看,看了?

    这事,他当时只口不提,现在都过去几天了?

    霍修默低着嗓子说完这句,大手便伸到裤袋里掏出了一个套,他眼神灼灼的盯着她,用牙齿利落的撕开。

    江雁声睁大的眼眸里,瞳孔细细的缩紧。

    他一开始来霍家就想着跟她打一炮?

    不然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做什么,还跟她玩口撕……

    比起她的惊慌失措,霍修默的动作慢条斯理了许多,今晚对她更是势在必得的架势。

    他一手很快就戴好,扣住她纤细的腰肢,两人的身体贴近到毫无缝隙的距离。

    又烫又硬,清晰地传达过来。

    江雁声很抗拒地躲着他,不停的去推他胸膛:“我不要……”

    “我在你发的网站上学习了不少姿势,你不想知道?”霍修默大手扣住她纤细的手腕,然后按在了墙壁上。

    江雁声又听他提这事,终于忍不住了:“我一点都不想知道,还有,那网站你妈发给我的!”

    被他说了,好像是她专门找给他去学习的……

    霍修默眸色微暗,高大的身躯压住她乱动的身体,低首去吻她的脸颊,炙热的呼吸气息扑洒下来:“姿势我学习了,套我也戴好了,你还不让我进去?”

    江雁声被气的都快没脾气了。

    这么会有这种男人。

    她真是低估了他的无耻功力,而比这点更重要的是,也高估了他的品性。

    这三天冷战下来,两人同住在别墅里他没有来骚扰过她一次,呵,江雁声都差点以为跟霍修默回到了当初互不干扰的婚姻相处模式。

    “霍修默……你别忘了,我们在走……啊!”

    男人突然找准位置朝前一送,然后紧接着江雁声闷哼了声,她咬紧了唇瓣,后半句始终没机会说出口。

    霍修默滚烫的大手把她举起,然后狠狠的抵在了墙壁前,他带着浓重的呼吸,伏在她的耳畔低低的说:“放心,发现了也会假装不知道……”

    江雁声脑海中的神经跟身体都绷的很紧很紧,手指发白的揪着他衬衫,拧眉,纤长的眼睫毛沾染上了晶莹的泪珠。

    她快呼吸不上来了,红唇微张,声音也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

    安静的走廊上,灯光照映着紧紧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隐隐听得见很细微的压抑呼吸声,还有衣服摩擦的动静。

    如果这时候有人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被抵在墙壁前的女人一点都不配合,她用力地挣扎,气得眼泪直掉。

    这里是霍家。

    很可能会被霍夫人发现,霍修默却肆意就在这里欺负她。

    江雁声放不开,张嘴用力的咬了他肩头一口。

    霍修默大手抱着她纤细的双腿,动作倏地一顿,低首,炙热的眼神看到她小脸布满了泪痕。

    几秒钟的动摇,他敛着眉目的神色,双臂抱着她发抖的身子,踹开房门大步走进去。

    砰一声。

    门被紧紧的关上,江雁声同时也被男人压了上去,裸露的纤细后背紧贴着这扇门,让她莫名的有了些安全感。

    “叫出来……现在没有人听得见。”霍修默大手紧扣住她细腰,滚烫的身躯紧贴着她不放,那湿湿的吻亲吻着她的脸颊,沿吻到了脖侧处白皙肌肤上的细细青筋。

    江雁声被他磨的厉害,在长达一分钟的坚持下,终于又细又软地叫出声。

    换来的,是霍修默更过分激烈的占有。

    ……

    后半夜。

    江雁声趴在了大床上被男人新学的姿势折腾的快没命,她红潮的小脸埋在枕头上,长睫毛轻颤个不止,哪怕完事了,急促的呼吸很久都没平复下来。

    霍修默滚烫的大手还摸着她娇软的身子,时而重重揉一下,又轻轻的抚摸几下,炙热有力的薄唇沿着她纤美的后背密集细吻着。

    大概是看她累坏的小可怜模样,他把她浑身都亲了一遍,却没有再来一次,薄唇贴着她的耳旁亲昵的低语道:“睡吧,明天在洗。”

    江雁声低垂的眼帘没半点反应,等男人下床走到卫生间去冲洗,她才缓过劲来,慢慢的支起身起来。

    ——

    十分钟后。

    霍修默从卫生间走出来,挺拔高大的身躯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健硕的胸膛还有水滴从线条分明的肌肉滑落下来。

    他看到江雁声穿了一件男士衬衫坐在床沿,挑了下眉,走过去:“不累?”

    江雁声小脸已经褪去红晕,从枕头下把银行卡跟一张钞票都放在床头柜上,跟他说:“虽然我们是夫妻关系,钱还是算清楚了好。”

    霍修默尊贵英俊的脸孔上,神色微沉。

    这个女人,还真有本事惹他。

    江雁声用行动,很清楚的告诉了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别以为找她打一炮就没事了。

    卡不要你的,睡一次还给你一百块。

    霍修默怒极反笑,压低怒意问她:“嫖我?”

    江雁声平静的眼眸看着他,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在挑战他的底线:“我只要不赌就会有很多钱,还没要你养的地步,而且我没有义务给你睡,你也没有权利随便睡我。”

    所以啊,你再敢这样睡我,我就给你小费,把你当成鸭给嫖了。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对视上,谁也没有移开。

    霍修默神色有些阴沉不定,长腿迈开,作势要上前来。

    江雁声下意识一躲,对他有着强烈的防备,平躺回床上,拉着被子就裹紧了自己的身体,声音淡淡的传来:“很累了,你还想赚一百块等我歇够了吧。”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就站在床沿,深冷的眼神盯紧了闭上眼睡觉的女人,起伏的胸膛内在强烈控制把她被子掀开收拾一顿的冲动。

    江雁声躲避他是真,很累也是真,她被折腾了大半夜,现在心身都有种被男人里里外外糟蹋了一万遍的感觉。

    她刚躺在床上还很清醒,三分钟不到,没听见霍修默有动静,便再也敌不过席卷而来的睡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