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76章 她说,我想搬到你家住,你妻子却不喜欢我。
    凌晨五点多,江雁声睡的迷糊,被一阵急促的手机来电铃声吵醒,她本来没有什么床气,却因为一整晚都被霍修默抱着睡觉,负面情绪很快就上来。

    她紧闭的长睫毛轻颤,要醒来发脾气了。

    霍修默抱住她娇软身体的手臂一松,很快便起身,伸出大手拿床头柜上的黑色手机。

    他看了眼手机屏幕,又转过身把被子给熟睡的女人盖好,然后走出卧室。

    房门被轻轻的掩上,没有发出半点动静声。

    江雁声在同时缓缓的睁开了眼,小脸一片平静,她转头,看了门口的方向几秒钟,也掀开被子下床。

    ……

    外面天蒙蒙的刚亮起,空气中还有些清凉的冷意,江雁声轻轻的步伐走出了门口,就停在了一处路灯杆下,浅淡的光线洒在她脸上,显得神色愈发的寡淡。

    那一双漆黑的眼眸,就直直的望着院子外的男女。

    “修默……”

    梁宛儿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下子扑到在了霍修默的怀里。

    不等她说话,霍修默眉头皱着又把她拉开。

    “怎么回事?”他语气很淡漠,也没管她单薄的身板快要被风吹倒了一样。

    梁宛儿的眼眶红的更是厉害了,声音无法自控地哽咽起来:“冯州龙又上我家要钱了,他还说不给他钱去赌博就……就把你找人逼他解除婚约的事传出去,说你抢他的女人。”

    霍修默看了她一眼,薄唇轻扯:“下次有事打我电话,不必过来,我现在送你回去。”

    梁宛儿咬着隐隐发白的唇角,她站在原地没有走,而是很害怕的样子跟他说:“冯州龙就是一个赌鬼,他上次把我爸打进医院,我怕他会对我出什么,修默,你能不能让我到你那去住……”

    说着,她自己又觉得是在痴人说梦,很凄凉的苦笑:“我忘了……江雁声不喜欢我跟你做朋友的……”

    霍修默高深莫测的眼神无一丝的波澜,他忽略过她喃喃自语的话,淡漠道:“我会让秘书安排新的住处给你。”

    “会不会麻烦到你?”梁宛儿一脸隐忍的忧伤,又抬手,快速的抹去眼角溢出的泪水。

    霍修默略眯起深色的眸子,看着她似有若无的委屈小脸,:“麻烦就不找我了?”

    梁宛儿话哽在了喉咙里,她憋了半天,心底很难堪很狼狈,带着哭腔说:“其实这门亲事是我爸在赌场上跟冯州龙相识后自作主张订下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如果会因为我损坏你的声誉,修默,我情愿你别管我死活。”

    “冯州龙的事你不必担心,我送你回去。”

    霍修默大手插着裤袋,态度上很淡漠,不再跟她多说什么

    这让梁宛儿一颗心仿佛被酸楚窒息的感觉紧紧绕上,硬生生把眼眶的泪意憋回去。

    她一抬头,视线越过了男人挺拔高大的身躯,无意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路灯下的女人。

    三秒钟还是几秒钟,梁宛儿脑海中几乎没有一点犹豫,她身体突然再次朝霍修默扑去,踮起脚尖,仰着头要吻他英俊的脸。

    就在快亲到时,她抬起的红肿眼睛对上了男人深冷的眸子,眼神太过犀利精锐直直的看着她。

    这让梁宛儿莫名的乱了阵脚,唇瓣在离他的脸一指距离便再也没有勇气亲上去。

    霍修默表情冷漠,薄唇始终紧抿着。

    “对……对不起。”梁宛儿惊慌失措的朝后退两步。

    她颤抖着声音道歉的时候,眼角余光时有时无地扫向路灯处,发现江雁声已经转身往回走,心底存了一些报复的快感,不过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

    “修默,我,我刚才是……”梁宛儿磕磕巴巴的在说话,是想给方才唐突的举动一个解释。

    霍修默却无心听,溢出薄唇的嗓音不知是掺着清晨的凉意,听得有几分的冷冽:“下次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给李秘书,他会帮你处理。”

    梁宛儿知道刚才举动触碰到他的底线了,也不敢在说什么惹霍修默生气的话,她现在表现的出奇乖巧:“好,修默,你回房休息吧,我能自己回去的。”

    她这句话刚落下一秒钟,前方有道强烈的车灯照射了过来。

    梁宛儿下意识的抬手挡住了脸,透过手指的缝隙,她隐隐看到了一辆车出现在视线内。

    霍修默也看到了,五官上一贯淡漠的神色微变,他长腿迈开,朝缓缓行驶出院子的车子走去。

    车上,江雁声细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见男人过来,她便停下来,主动把车窗降下。

    霍修默低沉的声音传了进来:“你去哪?”

    江雁声已经换下了睡衣,穿着昨天的一字肩黑色长裙,长发披在肩头,洁白的脸上没化妆,看起来几分的素净柔美。

    她看向车窗外,很平静的对男人说:“哦,南浔一大早打电话叫我过去有事。”

    霍修默皱起眉头,深邃锐利的眸子几乎要把她穿透。

    过了一会,江雁声语气冷淡问道:“要我顺路送下梁小姐吗?还是你想亲自送?”

    没有质问没有发脾气,这不符合她的作风。

    霍修默盯着她的表情,薄唇扯动:“她找我有事……”

    “知道了。”江雁声打断他想说的解释,一脸的不感兴趣:“朋友间有难帮忙么,我能理解的。”

    前方,两人的话是一个字都不差落入了梁宛儿的耳朵里,她心底想什么只有自己知道,走了过去说:“修默,让江小姐送我吧!”

    当事人都同意了,江雁声也不跟霍修默继续说什么,平静的视线落到了梁宛儿的身上,对她说:“上车吧。”

    “好。”

    梁宛儿点头,她走到了车旁上去前,还回头对霍修默扬起了微笑,轻声说:“修默,别担心我。”

    江雁声听了,眸底凝着一抹冷意。

    霍修默却没有理会她的这句话,眼神盯紧的是坐在驾驶座上的江雁声。

    “麻烦你跟妈说一声了,我早饭去南浔家吃。”江雁声仿佛没有看见男人紧锁的眉头仿佛在忍耐着什么。

    交代完后,便将车窗升上去,也不看霍修默的脸色,开车走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